|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86章 这像话吗?
  第486章这像话吗?

  叶天龙跟郑小蓝说了一会话,澳门赌博网站:就被准时喂药的医生轰出病房。

  郑小蓝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在病床好好休息,特别是这需要密切观察的三天,多睡少动为宜。

  叶天龙也没多说什么,叮嘱女人好好休息。

  郑小蓝笑着跟叶天龙挥手告别。

  叶天龙离开病房后,找了一个洗手间好好洗漱了自己一番,他叮嘱残手给郑小蓝找两个护工后,就想离开医院去吃早餐。

  刚刚走到医院停车场,他就见到一辆没熄火的红色宝马,横在了自己车子后面。

  它堵住车子离开的路。

  叶天龙瞄了一眼,见到驾驶座上还有人,就小步跑了过去,想要叫司机把车挪开。

  只是刚刚靠近,却见到一张熟悉的俏脸,苍白而扭曲,眸子也用力紧闭,睫毛不断抖动,很是痛苦。

  丁流月。

  丁流月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衣衫,傲然的上身,娥娜的身材,在它包裹下很是火爆。

  下身,一双丰腴的大腿裹着非常薄的黑色丝袜,即可见里面雪白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更添诱惑。

  再配一双浅色的高跟靴,以及精致的脸蛋,简直前卫靓丽到了极点,绝对是祸国祸民的大尤物。

  叶天龙有些讶然这里看到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只是见到她痛苦样子又来不及腹诽什么,伸手拍窗:

  “丁会长,丁会长!”

  丁流月没有理会叶天龙,依然紧紧趴在方向盘,红唇张启,大口大口的呼吸。

  “靠!难道她也自杀?”

  叶天龙暗呼莫非丁小乔的戏码重演,随后就伸手拉开车门,一股香风顿时涌入出来,很是撩人心神。

  丁流月的俏脸也触手可及,叶天龙很想摸上一把,但最终还是握上对方的手,查看对方究竟怎么了

  这一握,叶天龙顿感丁流月的手腕冰冷,他眉头轻皱了一下,接着又瞄了丁流月的双腿一眼。

  很快,叶天龙作出了判断。

  他动作利索的把丁流月安全带解下来,然后把她放到后排座椅躺下,给她盖上一条空调毯子。

  他还把空调扭到暖风模式,让车厢变得暖和起来,最后,一脚油门开着车离开医院。

  他跑了几个便利店,然后来到一个阳光晒到的空地。

  待整辆车子都暖洋洋时,叶天龙又拿出一枚黑针,在丁流月的腹部刺了几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丁流月闷哼一声醒了过来,她摇摇有些昏沉的脑袋,让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

  随后就把目光转向四周,她先是看到身上盖着空调毯,接着又见到驾驶座的叶天龙,俏脸止不住一变。

  “啊”

  丁流月猛地坐直了身子,还本能发出一声尖叫:“叶天龙,你干什么?”

  正晒阳光补觉的叶天龙,挪移了一下身子,嘟囔一句:“美女,一只,美女,两只,美女,三只”

  接着他又干笑一声:“真白,真大,我喜欢。”

  毫无疑问他还没有睡醒。

  只是想起叶天龙昨天中午的挑逗,丁流月就本能地抱住傲然上身,一脸羞怒,不知发生什么事。

  她只记得自己去医院检查身体,开车到停车场的时候,肚子忽然剧痛无比,她就趴在方向盘上休息。

  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猜测自己是痛晕过去了,接着就被恰好路过的叶天龙有机可乘

  聪慧的女人作出了自己判断,随后低头检视自己身体,看看有没有受到伤害。

  很快,她发现,双腿之间有些疼痛,车子的真皮座椅也有殷红,丁流月的俏脸瞬间爆红,也暴怒。

  **了!

  绝望和杀意丛生。

  “叶天龙,你敢碰我?”

  丁流月悲愤吼叫一声:“我要杀了你。”

  她直立起上身,本能去掐叶天龙的脖子,只是还没碰到叶天龙,手指就被他的双手握住。

  感受到危险的叶天龙醒了过来,盯着丁流月一脸不解:“丁会长,你要干吗?”

  “我要干吗?我要杀了你。”

  丁流月死命挣扎想抽回手,却被叶天龙握得紧紧的:“你趁人之危,夺我身子,简直禽兽不如。”

  “靠!”

  叶天龙止不住爆粗一句,一脸郁闷地回道:“你跟丁小乔果然是母子,诬陷起人来理直气壮。”

  “我见你晕倒在车里,怕你闷死,就把你解救出来。”

  他很是无辜的样子:“我根本碰都没碰你。”

  “解救出来?你是想占我便宜吧?我告诉你,我要告你,让你牢底坐穿。”

  丁流月杀气腾腾:“没碰我?我腿上和座椅上的证据,是怎么来的?”

  “大姐,拜托,你家阿姨来了,你自己都不知道?”

  叶天龙没好气地开口:“你怎么做女人的?”

  “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在车里吗?”

  叶天龙一把按住女人:“就是你家阿姨来了,你有强烈的痛经,身体又极度虚寒。”

  “加上你昨天喝了不少酒,所以在医院把你痛晕过去了,我本想把你送医院,可觉得这小事。”

  “没必要浪费医护人员时间,再说了,这会让你尴尬,毕竟痛经痛晕的人,你也可以说是第一个。”

  “所以我就给你盖上被子,开了暖风,晒了太阳,这不,一暖和,你就好了。”

  “你既然误会成我上了你,真是太伤害我弱小心灵了,再说了,真上了你,我傻乎乎留下干什么?”

  “我早就跑掉了”

  “而且我是有道德的人,你是小乔她妈,小乔是我朋友,我上朋友的妈,这像话吗?”

  为了少一事,他隐瞒了自己的针灸,总不能说,自己还是摸了两把滑嫩的下腹。

  听到叶天龙的话,丁流月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掐算一番,这几天确实是经期,那份痛也确实是前兆。

  只是这出痛的太厉害,厉害到让自己忘记一切。

  看着座椅上的痕迹,丁流月的俏脸有些尴尬,缓缓夹紧双腿,随后把手抽回来:“谢谢,对不起。”

  “我差点被你掐死,一句对不起就了事?”

  叶天龙轻轻哼了一声:“你怎么也该好好补偿我。”

  丁流月冷眼一瞥:“你想要什么补偿?”她语气一冷:“开个价吧。”

  “开个蛋啊。”

  叶天龙看着这个总是充满戒备的女人,把路上买的一个保温瓶递过去:

  “我连月薪五万的品酒师都不要了,你觉得救你会为了钱?举手之劳而已,刚才也只是开玩笑。”

  “你啊,总习惯用有色眼镜看人。”

  “你总把每个交往的人,都看成贪财好色者,觉得他们不是企图你的财产,就是谋取你的人。”

  “你这样绷紧神经警惕每一个人,固然可以给你排除不少危险,可也会让你少了很多乐趣。”

  “比如像我这样善良可爱的人,你如果拒绝跟我做朋友,你的人生就等于少了一半欢乐。”

  丁流月冷冷回应:“你的脸皮真厚。”接着又拿住叶天龙塞来的保温瓶:“这是什么?”

  “毒药,喝了之后,你就浑身发热,欲火焚身”

  叶天龙悠悠开口:“你如果怕的话,你就不要喝。”

  丁流月神情一怔,随后哼了一声,打开保温瓶,红糖和姜片气息扑面而来,她望着叶天龙嘴角牵动。

  神情复杂,鼻子还有些发酸。

  很普通的姜片红糖水,可于丁流月来说,这是第一次有人给自己弄这个,而这人还是可恶的叶天龙。

  她一口气把糖水喝完,借助热气迷糊自己的眼睛,随后把保温瓶丢给叶天龙:“谢谢。”

  叶天龙把保温瓶放在旁边,一转方向盘开口:“晒完太阳了,也喝完红糖水了,没事了,去哪?”

  “我送你过去,然后我再叫车回家,让你多休息一会。”

  换成以前,丁流月会毫不犹豫拒绝,但这次,鬼使神差挤出一句:“流月别墅,我回家换衣服。”

  “然后你再送我去水云间会所。”

  叶天龙当场抗议:“我不是你司机”

  “华药正面临一场不小的官司,主审法官是铁面无私的苏正红。”

  丁流月很简洁给出一句:“我中午见的人,有一个就是苏正红法官的妻子。”

  叶天龙瞬间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