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84章 砍错了(六更)
  第484章砍错了六更

  见到傅武彪跪下,全场又呆愣了,傅母和傅大军难于置信看着这一切。

  谁都没有想到,傅武彪牛哄哄的来,不仅没有碰到叶天龙一根手指头,还无比凄然的下跪喊人大哥。

  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看得出,叶天龙来头不小。

  傅大军嘴角牵动了一下,对叶天龙又恨又惊。

  “大哥两字,我承担不起。”

  叶天龙一脚把傅武彪踹倒在地,随后偏偏脑袋开口:“我也不想惩罚你,要动手,也是梁帮主来。”

  “只是我想要告诉你,要想活得久一点,就不要不分青红皂白欺负人。”

  “但凡我现在动点杀意,你此刻已经被家法处置了。”

  叶天龙看着汗流浃背的傅武彪:“还有,你的侄子太畜生”

  傅武彪擦了一下汗水,扭头看了嫂子和侄子一眼:

  “大哥,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军虽然顽劣,但他终究是个孩子,不至于这样遭罪,请你高抬贵手。”

  “不至于这样遭罪?”

  叶天龙缓缓走到傅大军的身边,让恐龙把傅母扯开之后,看着傅武彪冷冷一笑:

  “罪一,整天欺辱女朋友,榨取女朋友钱财,不爽还拳打脚踢,女朋友的工资,七成被他挥霍。”

  他冷声问出一句:“这样的人渣,断一只脚,过不过分?”

  傅武彪艰难挤出一句:“这不过分。”

  “咔嚓!”

  叶天龙一脚踩断傅大军的左脚,傅大军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想要挪开身子却被叶天龙死死踩住。

  “罪二,为了讨好东岛人土肥光、郭东阳,把无辜女友亲自送上门,害到刚烈女友跳楼变植物人。”

  “一只脚,不过分吧?”

  听到这一句话,不少原本同情傅大军踢到铁板的人,开始用鄙夷目光望向傅大军了。

  傅大军想要辩驳一句,又被疼痛逼得倒吸凉气,无法出声。

  傅武彪嘴角牵动了一下:“不过分”

  “咔嚓!”

  叶天龙这一次不是轻踩,而是抬起右脚,高高地,猛地砸在,傅大军的脚踝上。

  骨头碎裂声清晰可闻,就好像是爆浆的那种感觉,而傅大军的叫喊声、求饶声惊天动地,傅母更是怒吼连连。

  叶天龙没有迅速放开,而是一点点的挪,剧痛不断深入,蔓延,碎裂的声音,一点一点,震颤人心。

  傅大军眼珠子鼓胀的几乎暴裂,那个在此刻扭曲变形的身躯,极为怪异的缩成了一团。

  每一个人都为这眼前的暴虐场面给震住了,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哪里,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冰雪般的冷意。

  “罪三,女朋友变成植物人住院,不给医药费,不来探视,不予照顾。”

  叶天龙杀意冷厉:“还把我存入账户的十万块,全部取了出来,傅堂主,这一只手,过不过分?”

  “一只右手,不过分吧?”

  听到这一番话,众人望着傅大军的目光彻底厌恶,这简直就不是人做的事情,于是纷纷斥责。

  傅武彪口干舌燥,良久才回应:“不过分。”

  叶天龙又是一脚,咔嚓一声踩断傅大军的右手关节,痛的傅大军不断扭动身躯,嘴唇都咬出血了。

  “罪四,我用六十万想要买郑小蓝的余生安宁,澳门赌博网站:傅大军和他母亲却觉得奇货可居。”

  “不仅不肯撒手,还想用伤害郑小蓝来敲诈我更多钱财。”

  叶天龙忽然声音一沉,厉声喝道:“砍一只右手,过不过分?”

  傅武彪打了一个激灵,忙摆摆手:“不过分。”

  畜生啊,畜生。

  众人更加唾弃傅大军,连二十多名混黑道的猛男,都觉得自己比傅大军干净一百倍。

  叶天龙从傅大军身上挪开,走到傅武彪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好,这只手,你来。”

  他俯下身子,低声一句:“记住,我是要砍一只手。”

  此时,恐龙也放开了傅母,后者扑到傅大军身上哀嚎:“小子,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明白,明白!”

  此刻,傅武彪呼出一口长气,擦着汗水艰难起身,随后转身走到傅大军旁边,神情很是难看。

  傅母本能喊道:“老三,你要干吗?”

  傅武彪打出一个眼神,示意傅母长痛不如短痛:“嫂子,对不起,忍一下吧。”

  傅母当场炸毛,她一把抱住傅大军,吼叫一声:

  “老三,你要干吗?你要伙同外人,对你侄子下手吗?你还是不是傅家人?你对得起你大哥吗?”

  傅母紧紧护着傅大军咒骂:“老三,你不能做这事啊,你会被雷劈的。”

  “你就是一个废物,联合外人对付你侄子。”

  傅母恨铁不成钢:“老三,你为什么要听那小子的,他就是一个业务员啊,你干吗怕他啊。”

  “嫂子,大军有错,必须受罚!”

  傅武彪冷喝一声,随后也不理傅母回应,挥手让几名猛男把她拉走,自己一脚踩住傅大军开口:

  “大军,对不住了。”

  他挥手让人拿来一把砍刀,随后咬牙对着傅大军左手就想一刀:“别怕,这刀锋利,一刀就够。”

  痛过几次的傅大军神情几近崩溃:“我一刀也不想要啊,妈啊,救命啊。”

  傅母也打了鸡血一样挣扎:“大军,大军。”

  她想要挣扎出去护犊子,却被傅武彪的手下死死拉住。

  “嗖!”

  傅武彪咬咬牙,刀起刀落,一股鲜血迸出来,傅大军的左手脱落,喷出一大股鲜血,惨叫凄厉无比。

  傅武彪忙叫人给侄子止血,随后讪笑着向叶天龙开口:“叶大哥,还满意吗?”

  叶天龙淡淡出声:“砍错了!”

  傅武彪一怔:“砍错了?”

  叶天龙面无表情点头:“我要的是右手,你砍的是左手,不相信的话,你问问大家。”

  十几号猛男下意识点头:“右手,右手!”

  傅母打了一个激灵,疯狂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不准再伤害大军。”

  尼玛!

  傅武彪心里问候了叶天龙祖宗十八遍,他知道被叶天龙算计了。

  叶天龙已经踩断傅大军右手,再砍手,紧张过度的傅武彪就潜意识认为是左手,没想到,叶天龙要的是右手。

  但此时已经别无他法,他只能哭丧着脸拿起砍刀:“大军,对不起,砍错了。”

  原本惨叫的傅大军,闻言瞬间晕了过去

  “啊”

  又一声惨叫中,叶天龙走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