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79章 我又赢了
  第479章我又赢了

  见到叶天龙一口报出葡萄酒的产地、牌子,甚至年份,丁流月的俏脸露出难于掩饰的讶然。

  几名靓丽女子也彻底僵滞了笑容,神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没有人想到,叶天龙会这样打脸,还是毫不客气一大耳光。

  丁流月本能拿出那支放在桶里的酒,转动一圈确认上面没有标签,也没西餐厅的标注。

  这说明,叶天龙不是对着标签说出来的,而是真正品尝出来的,可是这样一个小业务员,他怎么可能品尝出来呢?

  沉默良久,丁流月挤出一句:“你以前喝过这酒?”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自己所问愚蠢,叶天龙这样一个小业务员,怎可能有机会品尝这两万美金一瓶的酒?

  无论是自己买的还是他人请的,这概率都微乎其微,可如果不是这样,叶天龙怎能一口品出来?

  在丁小乔眼里绽放光芒时,叶天龙淡淡一笑:“这重要吗?”

  丁流月嘴角牵动了一下,又眯起眼睛问出一句:“你法语哪里学的?留过学?”

  在潘大胖给出的资料和收获的情报中,丁流月并没有发现叶天龙的留学背景,可是叶天龙如果没在国外沉淀,法语是不会有那种法式腔调。

  法籍经理的惊讶神情,就说明叶天龙的法语标准的无与伦比。

  面对丁流月的发问,叶天龙又是一笑:“我是底层人,哪里有机会留学?”

  丁流月俏脸变了一变,觉得叶天龙态度很是无礼,几个靓丽女人更是柳眉倒竖,就差对叶天龙发飙。

  她们向来被男人众星捧月,万众瞩目,何时受过叶天龙这种绵里藏针的态度。

  一个靓丽女子按捺不住,下意识飙出一句英文:“小人得志!”

  叶天龙闻言绽放一个灿烂笑容,一串英文从唇间吐出:

  “小人得志,是因为太多狂妄自大的上流人士没实力装叉,所以他才能轻轻松松打脸,比起不学无术的上流权贵,得志的小人更真实,更难得!”

  “真正的高贵的人,既从容,又宽容!

  叶天龙轻声一句:“而你们,没有从容,也没有宽容。”

  炉火纯青的伦敦腔。

  叶天龙犀利的言语,原味的英文,让丁流月她们神情变得更加阴沉。

  见到叶天龙人畜无害的笑容,又感受着法籍经理他们的目光,靓丽女子脸颊多了一抹烫红,双腿也下意识夹紧。

  她听出叶天龙的英语是正宗伦敦腔,也听出那几句英文的意思,她相信,大家都听懂了。

  这一个打脸,火辣辣的痛!

  见到同伴这样被叶天龙羞辱,另一名耳环女子脸上有点挂不住,用德语冷嘲热讽一句:

  “想不到你会多国语言啊。”

  丁流月她们这个圈子满世界的跑,很多国家语言都会一点,用来装装门面完全没问题。

  因此见到叶天龙连说法语、英语,她们就本能想压回叶天龙,希望可以用叶天龙不熟悉的语言上打击,讨回彩头。

  虽然这样有点胜之不武,但只要能群嘲叶天龙出口恶气,她们就无所谓。

  此刻,耳环女子正用德语补充一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她的意思很简单,叶天龙这样出风头,迟早会被世俗撇弃或压垮。

  刚才的靓丽女子冷笑一声:“小子,这个听得懂吗?德语!我们圈子水深着呢,不是你能叫板的。”

  “妈,你们干吗欺负天龙”

  不等丁小乔把话说完,叶天龙轻轻挥手示意,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笑意,出声纠正耳环女子一个语法错误。

  然后他也用德语抛出一句:“人的一生可能燃烧也可能腐朽,与其腐朽成泥,还不如热烈燃烧!”

  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

  在耳环女子微微一怔时,叶天龙开始用德语跟对方日常对话,谈得风轻云淡,笑容温润,还时不时纠正对方的错误。

  三分钟后,耳环女子低下了头,脸颊红的一塌糊涂,不用问,也知道她也被打脸了。

  丁流月抿入一口酒,望着叶天龙的眸子,多了一抹若有所思。

  接着,又有两个漂亮女子试图跟叶天龙说韩语,日语,可是高傲的脑袋依然只撑了三分钟,然后就一脸沮丧的垂下来。

  她们不仅跟不上叶天龙的语速,时不时听不懂他所说的意思,还会被他不断纠正语法。

  那种感觉,就跟小学生读书发音不标准,被老师当众纠正一样。

  丁小乔的脸先是愤怒,随后愣然,接着担心,最后欣喜,差一点就要为叶天龙鼓掌。

  她也没有想到,叶天龙强大到这地步,把辣妈团打得满地找牙。

  丁流月眸子更加眯起,随后不引人注意发出一个短信。

  当叶天龙结束完最后一个对话时,卡座众人下意识安静下来,四个靓丽女人神情都有些尴尬,不敢再讥讽叶天龙乡巴佬了。

  法籍经理更是由衷赞叹:“先生,你是我见过的,最具语言天赋的天才呢。”

  “哪一国语言都说的跟本国人一样,我今天,一定要送你一瓶酒,表示我崇高的敬意。”

  叶天龙笑了笑:“经理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今天的酒菜够了,你下次再请我吧。”

  “不,不,一定要请,这是我一点心意。”

  法籍经理彬彬有礼:“喝不完,你可以存在这里,下次过来,再喝。”

  他拉过一名侍应生,低声说了几句,很快,侍应生端过一瓶酒,又是没有标签的葡萄酒。

  “叶天龙,你有点让我意外,为这个意外,我给你一个机会。”

  丁流月坐直身子,丰满的上身顿时给人压迫感:“品出这瓶酒,我对小乔放手,允许她在外租住。”

  丁小乔身躯一震,讶然看着面前的母亲:“妈,你肯让我在外租住?”

  “没错。”

  丁流月声音一股子清冷:“我不仅肯让你租住,还可以答应你,再也不插手你的恋爱。”

  在丁小乔要雀跃跳起来时,丁流月淡淡出声:“前提,叶天龙品出这瓶酒。”

  “如果他没有品出,你,跟我回家,以后专心学习。”

  她戴着钻石戒指的手,轻轻一敲桌子:“叶天龙,敢挑战吗?”

  叶天龙响指一打:“成交。”

  法籍经理迅速拿过酒瓶,澳门赌博网站:小心翼翼启开,然后给叶天龙倒上一杯。

  四个靓丽女子的目光瞬间落在叶天龙身上,等着他接下来的表演,丁流月笑了笑,有些狡黠。

  “看来这是一瓶好酒。”

  叶天龙慢慢地伸出右手去拿酒杯举到鼻子前面把鼻尖伸进酒杯里在酒面上移动灵敏地嗅着。

  那个闻酒味的过程至少持续了一分钟。

  叶天龙把酒倒了一半在嘴里,让酒慢慢地流进咽喉里去然后把气憋住让酒气从鼻子里喷出来。

  最后他把嘴里剩下的酒含在舌头下面滚来滚去,目光还故意落在丁流月的诱人红唇。

  丁流月呼吸本能一滞,好像叶天龙的舌头涌入她嘴里,她心里羞怒一声:流氓。

  一分钟后,叶天龙放下了酒杯,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经理,我点的几个菜打包,小乔,跟我走。”

  在法籍经理一愣时,丁流月冷喝一句:“你还没告诉我,喝的是什么酒?现在走人,找台阶下?”

  “它有成熟黑加仑子、洋梨、巧克力、松露以及水果香味。”

  叶天龙缓缓转到丁流月的背后:“93年的罗曼尼康帝,85年的马丁南尼,96年的马尔卡森。”

  “丁会长真是下血本,三酒混合一瓶。”

  叶天龙俯下身子,贴着丁流月的耳朵,柔声一句:“可惜,我又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