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71章 干他
  第471章干他

  “什么?”

  潘大胖一听勃然大怒:“这几个是东洋人?还是激进分子?”

  如不是激进分子,怎会唱半个世纪前的军歌?

  潘大胖拍着桌子:“妈的!在这里唱军歌,岂不是打我们的脸?”

  接着他又环视一眼,很想冲冠一怒,彰显一下华夏儿郎霸气。

  可是见到四周不仅没有人跟自己一样义愤填膺,还有不少食客拍着手示好,潘大胖有点底气不足。

  万一振臂一呼没人呼应,自己可就丢脸了。

  搞不好,还会被这些东洋人群殴。

  潘大胖还见到,对方同桌的几个华夏女子,更是敲着筷子,配合节奏哼唱着这一首侵略军歌。

  潘大胖认出对方的服饰,清水服饰,他拳头暗暗握紧:狗日的!以后再也不买清水家的东西了。

  “哪怕尸身腐烂也要舍弃生命,为了忠义而舍此身,使得芳名留后世。”

  高台上的五名东洋男子扯开嗓子嘶吼:“否则纵使永远活着,也没有作为武士活着的价值”

  最中间的东岛人,侧对着叶天龙,清晰可见他的鹰钩鼻,具有强烈侵略性。

  他唱得最为卖力。

  不了解的人,觉得他们唱的不错,有力量,有魄力了解的人,又不敢多嘴说些什么,担心麻烦。

  五名东洋男子高歌一曲的空档,还不忘挥手示意其他食客,跟着他们的节奏一起来。

  “嗖!”

  就在叶天龙要抄板凳的时候,黄衣女孩忽然站了起来,右手一扬,一个酒瓶直接砸入高台。

  “砰”

  一声巨响,酒瓶碎裂,惊得五名东洋人退后,还带着一抹被打断的愠怒。

  那名鹰钩鼻东洋人喝道:“八格,你的,干什么?”

  “傻逼啊!”

  黄衣女孩没有理会对方的喝斥,拿着手指点向那些四周看热闹的食客:

  “一群傻逼,你们知道他们在唱什么吗?”

  “人家在唱鬼子歌,歌颂东洋侵略者,你们这些傻逼还听得那么高兴,是不是脑子进水?”

  听到黄衣女孩这一番话,现场气氛微微一寂,一众不懂华夏语的食客,脸上全是掩饰不住震惊。

  他们似乎没想到东洋人如此嚣张,敢在华夏唱侵略者赞歌,也似乎没想到黄衣女孩敢站起来揭露。

  当下神情复杂,想做勇士,又担心被揍。

  可不做点什么,任由东洋人叫嚣,他们又觉得不是滋味。

  黄衣女孩还站在椅子上,指着渐渐沉默的食客,大声疾呼:

  “在华夏,在明江的土地上,你们这些大老爷们,任由几个鬼子哼唱战魂歌,你们还有没有血性?”

  “他们的祖宗就是唱着这首歌,杀你们亲人,家人,你们不耻辱,还跟着打节拍?”

  “脑子有病!”

  她一字一字喝道,骂得潘大胖等人脸颊发烫。

  鹰钩鼻东洋人见状踏前一步,气势汹汹:“八嘎,老子唱什么歌,关你什么事?”

  风韵犹存的老板娘也站出来圆场:“音乐无国界,澳门赌博网站:不就一首歌吗?大家不要放心上,和气生财。”

  她还示意黄衣女孩:“小姑娘,快坐下,别捣乱,别捣乱。”

  几个东洋人同桌的华夏女人,也都纷纷出声附和:“就是,一首歌而已,干吗上纲上线?”

  “怪不得外人说华夏人喜欢小题大作,一首歌都能喊打喊杀,真是受够了。”

  “没法子,有些人被洗脑了,一直呆在井里,所以看不惯井外世界。”

  她们对黄衣女孩撇嘴以示不屑。

  鹰钩鼻男子哈哈大笑,蔑视地扫过全场一眼,随后拿着话筒唱得更大声:“勇士们,我们继续来。”

  “拔起寒光四射武士刀,抱着必死的觉悟向前进。”

  他的重新开唱,也让四名同伴跟着节奏大声吼起来:“皇国之风尚,保卫武人魂魄的东洋刀。”

  老板娘一脸无奈的样子,但没有上去制止,似乎对东洋人有点忌惮。

  潘大胖开始气愤起来,杀气腾腾的卷起袖子:“这些王八蛋,欺人太甚了。”

  只是他虽然很不爽,但一个人还是不敢冲上去,他看了叶天龙一眼,叶天龙稳坐钓鱼台,悠哉喝酒。

  老潘很是郁闷,怎么向来热血的叶天龙,这次无动于衷呢?

  “傻逼,人家都踩头上了,还坐在位置干鸟。”

  黄衣女孩又捞起一个酒瓶喊叫:“上去干他们啊,一群懦夫。”

  说话之间,她又把酒瓶高举着砸了过去,砰的一声,落在高台边缘碎裂十几片:“上啊,懦夫。”

  还是没有人动。

  鹰钩鼻东洋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大摇大摆向黄衣女孩靠近:“你,过来,道歉,陪我们唱这歌。”

  “我可以原谅你刚才的无知。”

  他很是嚣张的点着黄衣女孩:“不然,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懦夫,你们这群懦夫。”

  黄衣女孩恨铁不成钢的骂着潘大胖他们:“他这样欺负我,你们都当聋子是不是?全是懦夫。”

  “他要强暴我,你们是不是也沉默?”

  “砰!”

  潘大胖按捺不住了,端起二锅头一口喝下,拍桌吼道:“鬼子,干你姥姥,欺负人也不看地方?”

  “有你大爷我在此,哪能容你们在明江放肆?”

  潘大胖反手搬起椅子,义愤填膺的冲到黄衣女孩面前:“赶紧向我们道歉,不然我们废了你。”

  他还高唱起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话音还没落下,潘大胖心神就一颤,因为鹰钩鼻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几乎是脚尖跟较劲碰撞。

  潘大胖的眼睛都瞪成铜锣,只感蛮力蔓延,瞬间倒卷飞溅,全身剧痛。

  “砰!”

  鹰钩鼻肩部一顶,潘大胖顿时倒飞出去,倒地后拖出四五米的痕迹。

  所幸叶天龙伸手才没撞桌子,饶是如此,潘大胖也全是酸痛,跟散架了一样。

  鹰钩鼻的脸上带着嘲讽笑意,眸光冷冰:“东亚病夫。”

  黄衣女孩喊叫一声:“干他!”

  鹰钩鼻的行为终于挑起了众怒,沉默的明江食客纷纷推开牵扯的女伴,吼叫着跳了出来。

  一个年轻人握着酒瓶从背后砸了过去,动作很帅气,手法也很熟练,直挺挺砸在鹰钩鼻的脑袋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