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68章 不划算
  第468章不划算

  “砰!”

  房门最终被斧头帮子弟撞开了,房内的景象顿时让每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除了一片狼藉硝烟弥漫血腥刺激之外,十多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全都是熟悉的帮中兄弟。

  而乌鸦也半跪在沙发旁边,浑身是血,脑袋低垂,脖子上有着一把武士刀,武士刀另端在和服女子手里。

  而和服女子的脖子上,也有着一把斧头,斧头的主人,是满脸血污生死不明的八两金。

  “大哥!军师!”

  涌入进来的斧头帮子弟足足呆愣了半分钟,直到一阵夜风涌入窗户,众人才惊醒了过来,忙吼叫着一涌而上扑向现场。

  有的去查看敌人痕迹,有的抱着乌鸦哭喊,还有人去试探八两金和其他人的生死。

  斧头帮的专用医生也很快抵达,一番忙碌之后,他们宣告了两个消息:

  第一,乌鸦死了,脖子大动脉被切断,死得不能再死,第二,八两金也受了重伤,一度处于死亡边缘,但经过抢救终于活了过来。

  没有人知道七楼发生的事情,所以听到八两金醒了,十几个头目就马上围上去,询问发生怎么回事?

  乌鸦究竟是杀的?

  勉强睁开眼睛的八两金,一脸悲愤告知众人,乌鸦是皇刀会杀的,皇刀会想要乌鸦帮忙,在明江开设一个堂口,更好壮大皇刀会的势力。

  乌鸦一口拒绝,还说要扩大东岛毒品市场,结果让皇刀会不快。

  今晚皇刀会跟乌鸦再度通话,双方又是不欢而散,恼羞成怒的皇刀会就给和服女子下令,杀了乌鸦换另一个合作者。

  于是和服女子趁着乌鸦他们喝酒出手,不仅杀掉了八名好兄弟,还把乌鸦也斩杀了。

  八两金拼尽全力才杀了和服女子,但自己也因此受了严重的伤。

  听到八两金这一番话,没有人怀疑,一个个义愤填膺,既感乌鸦死得光荣,有骨气外,还对皇刀会恨之入骨,纷纷喊叫着要为乌鸦报仇。

  八两金忙劝告他们,暂时要收拾残局,稳定斧头帮现在的局势。

  不要给飞龙帮他们有机可乘,待元气恢复,人心凝聚,再给乌鸦报仇不迟。

  众人觉得八两金说得很对,于是决定暂时忍辱负重,免得遭受飞龙帮和警方双重打压。

  众人还决定,斧头帮不能群龙无首,推举八两金为过渡帮主,期限三个月,待局面稳定再选新主。

  第二天早上,乌鸦的死讯传遍了整个明江,立刻在黑白两道掀起了波澜。

  谁都没有想到,恶名昭著用来吓孩子的乌鸦也会死,还是被东岛人杀了,所以很多人都不信。

  直到斧头帮公开宣告乌鸦已死,三天后葬礼,各方势力才算相信,乌鸦真死了,只是精神多少还有些恍惚。

  乌鸦的死,对各方影响各不相同。

  对于明江民众和辖区的商铺来说,乌鸦死了,少了一个压榨自己的恶人,他们觉得未来生活有更多希望,不用提心吊胆被乌鸦盯上剥皮拆骨了。

  而保护费也很大可能会降下来,总之,乌鸦死了是好事。

  对于飞龙帮等黑道势力来说,乌鸦死了,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少了一座,脖子上的绳索松了下来,黑道格局将会因此改变。

  所以不少人都磨刀霍霍,准备重新洗牌,澳门赌博网站:或者从斧头帮嘴里抢几块肥肉出来。

  而对于警方,高兴之余也是全城戒备,担心斧头帮大乱影响安定,也担心黑道洗牌引发大乱斗。

  总之,各方都因乌鸦死去作出了连锁反应。

  唯有叶天龙,好像完全不当一回事,在众人兴致浓浓,流传各种乌鸦死亡的版本时,他正神情自若坐在常一碗的店里喝羊杂汤。

  浓郁的汤汁,可口的羊杂,还有脆香的芝麻饼,让叶天龙吃得十分惬意。

  对面的韩擒虎也是心满意足,一口喝了两碗汤,四个烧饼才停下来。

  百里花则喝了汤,羊杂倒给了叶天龙。

  吃饱喝足后,叶天龙他们就笑着跟老板告别,然后钻入韩擒虎买的吉普车。

  韩擒虎一踩油门,嗖一声离开了常一碗,开出五十多米后,韩擒虎微微偏头,露出两颗大金牙笑道:

  “老大,羊杂汤确实不错。”

  百里花坐在后排,卷缩了一下身子:“可惜不在百石洲,不然恐龙他们会挤爆常一碗。”

  “没事,以后我给你们打包外卖。”

  叶天龙落下车窗,吹拂着早上的晨风,也让车内烟味散去,随后问出一句:“黄雀真在里面?”

  “真在。”

  韩擒虎一边开着车回百石洲,一边向叶天龙低声汇报:

  “那晚,我本来要下手做了黄雀,可接到你击杀改为跟踪的指令,我就一路偷偷的跟着他,他们摆脱斧头帮的追杀后,绕了半小时就进那餐厅。”

  “就是常一碗。”

  他叼上一根烟:“或许是黄雀受伤严重,身边也只剩一人跟随,也可能是他们自信摆脱了斧头帮,所以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也没有对接应的人过多掩饰。”

  “我清楚见到,就是常一碗开侧门引他们进去。”

  “只是你没有下令,我也就没动手。”

  叶天龙眼睛眯起:“这常一碗有点意思,看起来与世无争,是一个好人,想不到也跟黄雀认识。”

  韩擒虎拿出打火机,点燃,喷出一口浓烟:

  “老大,你当时要我跟着黄雀,目的就是觉得他受伤了,他会寻求其他同伴的帮助,到时一网打尽,彻底断了纳兰霸的余孽,现在我们确定了他的落脚点。”

  “是不是可以调兄弟铲掉他?”

  百里花点点头:“最好早点动手,免得被警方维护稳定杀鸡儆猴。”

  叶天龙伸伸懒腰,想起常一碗朴实的脸,淡淡出声:

  “缓两天吧,黄雀有伤在身,一时跑不了,而且他最后来找常一碗,也表示常一碗很受他信任,你继续带队盯一下,看看他们还有没有新的同伙。”

  “好!”

  韩擒虎徐徐吐出一口浓烟,接着猛地踩下刹车,车子滑出三米后硬生生停住,叶天龙差点撞了玻璃。

  百里花瞪了韩擒虎一眼:“老韩,你驾照买的?”

  韩擒虎没有说话,只是抬抬下巴。

  叶天龙抬头望过去,正见一个妖娆女子站在两米外,手里拿着手机微信,神情惊愣。

  看她年纪,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衣着很时尚,特别是裙子,有点镂空,还很短,大腿看着就诱人。

  只是气质有点风尘。

  韩擒虎是绿灯,靓丽女子是红灯,毫无疑问是靓丽女子玩手机望了看红绿灯。

  “怎么开车的?”

  不等韩擒虎说什么,靓丽女子已经破口大骂:“开那么急,赶着去投胎啊?”

  “知道我丁艳青是什么人吗?撞伤了老娘,我要你倾家荡产。”

  说完之后,她对着韩擒虎竖起了中指,然后趾高气扬的走了。

  百里花柳眉倒竖:“这女人,素质太低了。”

  韩擒虎喷出一口浓烟:“妈的!恶人先告状!真想上去把她强奸了。”

  “别,太不划算了。”

  叶天龙扫过渐渐离去的妖娆女子一眼,随后向韩擒虎幽幽开口:

  “你算一算,强奸一般最少判三年,你一个月现在至少赚一万,一年十二万,三年三十六万,在牢里失去自由三年,多半还会挨打等。”

  “再说了,你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强暴她,加上她肯定不配合,你最多五分钟就完事。”

  “三十六万,三年自由,还有种种痛苦,换五分钟的快感,你觉的划得来吗?”

  “真心不划算!”

  “那女人,虽然全身牌子货,但连手袋撑死四万,一般,三倍价格,十二万就可以搞定上床。”

  “你好好干,多努力挣钱,做足一年,存够十二万,找到她包养三天,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韩擒虎直接懵比。

  百里花俏脸通红:“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