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61章 不见不散
  第461章不见不散

  华灯初上,春风茶舍,一片安静。

  韩擒虎坐在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里,隔着车窗盯向内部装修四个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嘴里的香烟也不断喷出烟雾。

  半支烟后,他扭头看了看叶天龙,露出两颗大金衣笑道:“大哥,真不动手吗?”

  “我盯梢盯了一天,确认黄雀就在里面,咱们现在动手,可以轻易把他拿下。”

  韩擒虎还夹着香烟的手,一点后面挤出一句:“我今天带了十几个兄弟来,足够要他的小命了。”

  招风耳也伸长脖子喊道:“大哥,让我直接带人杀进去吧。”

  从金学军别墅赶赴到这里的叶天龙,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不能进去,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

  韩擒虎意外看了叶天龙一眼:“陷阱?”

  叶天龙尽力平息自己的情绪:“在百里花和姚飞燕的情报中,黄雀是纳兰霸旗下的情报和追踪高手。”

  “他为纳兰霸立下汗马功劳,纳兰集团几次危机都是靠他化解,这样一个人,你觉得,他强不强大?”

  韩擒虎点点头:“能够得到纳兰霸重用,还能撑起半边天,肯定有过人之处。”

  叶天龙又问出一句:“他对纳兰霸忠不忠心?会不会为他复仇全力以赴?”

  招风耳不解叶天龙意思,但还是接过话题:“他连上位机会都不要,直接来明江报仇,这忠心毫无水分。”

  “他也一定会全力以赴。”他挠挠脑袋:“大哥,他忠不忠心,全力以赴,跟陷阱有什么关系?”

  叶天龙笑着开口:“黄雀全力以赴,那派出跟踪各方的人,是不是最精锐的手下?”

  招风耳点点头:“是!”

  叶天龙又问出一句:“黄雀这么强大,这么死忠,训练出来的精锐,会不会是软骨头?”

  韩擒虎似乎捕捉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亮起回道:“当然不会是软骨头,还会跟黄雀差不多坚硬。”

  “这种精锐,又怎会轻易被我们发现跟踪呢?就算真不小心被发现,又岂是一顿拳头就能够让他招供呢?”

  “再退一步,真有怕死的人招供,也只会是个例,不该是四人都全部招了。”

  他喃喃自语:“最重要一点,手机号码和邮箱,四个人招认的都是一样,不符合隐秘守则啊”

  招风耳有点茫然:“大哥,我脑子有点乱,让我理一理”

  韩擒虎徐徐喷出一口浓烟:“不用理了,这确实是一个陷阱。”

  叶天龙拍拍招风耳的肩膀:“现在,跟踪我和金学军的黄雀手下,都被我们先后发现,还都轻而易举的招认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绝不是精锐,是黄雀丢出来的炮灰,是他故意要牺牲的棋子。”

  “有精锐不用,却用新人,他摆明是想要引诱我们上钩。”

  招风耳咳嗽一声,双手摸来摸去,在消化叶天龙这些话。

  “黄雀为什么派出新人来跟踪我们,而不是他培养多年的死忠,就是想要我们发现有人跟踪。”

  叶天龙的笑容多了一分深邃:“我们一旦发现有人跟踪,就会想法子把他们拿下审问,也就会从他们口中问出手机号码和邮箱,继而让我们锁定春风茶舍。”

  “你说,什么人才会对纳兰霸的手下感兴趣?”

  “什么人才会锁定位置后过来斩草除根?”

  招风耳眼睛亮起:“杀纳兰霸的凶手,也就是我们,想要斩草除根。”

  叶天龙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拍拍招风耳的脑袋:“想通了吧?”

  “没错,纳兰霸死了,我们也就是凶手,必须杀掉黄雀才能睡安稳觉,不然他会给我们带来无尽麻烦,所以凶手会不择手段找出黄雀。”

  “而斧头帮或者金学军他们,只要不攻击他们,他们是没兴趣理会黄雀的。”

  叶天龙把目光转向春风茶舍:“黄雀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利用春风茶舍设下陷阱。”

  “凡是锁定春风茶舍,还大动干戈的人,一定是杀害纳兰霸的凶手,所以他也也会在茶舍设局,给来者当头重击。”

  “还有一个破绽,黄雀做事小心,每一组连落脚处都独立,又怎可能偷懒把同一个邮箱给全部人?”

  “叮!”

  这时,一条信息涌入了韩擒虎手里。

  他扫过一眼开口:“老大,你的猜测没错,百里花来了信息,再次审问,死胖子他们交待,他们确实是黄雀的手下。”

  “但刚入门两个月,黄雀原本打算,拿下姚飞燕之后,就把这批棋子丢去红衣集团。”

  “结果纳兰霸死了,他们也就来明江执行任务。”

  叶天龙点点头:“很好。”

  招风耳听完一叹:“你们城里人太会玩了,看来我还是回农村吧。”

  韩擒虎看了他一眼:“你这智商回农村也不行,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我吧。”

  招风耳干笑一声,随后又望向叶天龙:“老大,这茶舍竟然有陷阱,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手指拨打了一个号码,没有多久,电话另端接通,传来一个杀气腾腾的声音:

  “他妈的!不知道老子在抗日啊?给我一个不砍死你的理由。”

  乌鸦!

  电话中,还传出娇柔女子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呻吟声,从字眼和语气判断,俨然就是东岛小妞了。

  叶天龙嘿嘿一笑:“现在才八点,乌鸦,你抗日能撑到天亮吗?”

  “再说了,你上次被我打伤了,你哪里有力气抗日啊?”

  叶天龙毫不客气打击:“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现在一定是躺着,被侵华了。”

  “啊”

  电话另端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接着又传来乌鸦的狂笑声:“姥姥的,我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人找死,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

  “告诉你,不管是正面抗日,还是背后抗日,只要最后胜利,都是中华好儿郎。”

  “得了吧,别死撑了,你最多三分钟结束。”

  叶天龙不耐烦的开口:“天色还早,出来一起喝茶。”

  乌鸦没有发飙,反而哈哈大笑:“喝茶?好啊?几天没见,我也想见你小子了,哪里见面?”

  叶天龙也笑了起来:“春风茶舍?”

  “等着,鸦哥我打飞的到。”

  乌鸦干笑一声:“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