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52章 哪个狐狸精?
  第452章哪个狐狸精?

  爆裂的气球,澳门赌博网站:让钟向亮深深的感觉到蛋疼,好像叶天龙捏的不是气球,而是他命根子。

  “哎呀。”

  叶天龙拍拍双手,笑着靠近钟向亮开口:“钟警官,刚才气球有没有吓到你啊?身体要不要紧啊?小弟弟还能不能举啊?”

  “真是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在玩这个,早知道,我就不玩气球了,玩鞭炮了。”

  “叶天龙,你这个王八蛋!”

  钟向亮一把捂住大腿根部,愤怒不已看着叶天龙,恨不得一枪把这混蛋杀了,妈的!有这么玩的吗?”

  “他现在不仅被吓得不能人道,连身子都止不住颤抖:“三更半夜,私闯民宅,你他妈的想干什么?”

  他没有立即起来穿衣服,一是离衣服有点距离,二是不想叶天龙见到软状。

  “我路过,见到你们门没关,就看了一下。”

  叶天龙一脸无辜:“没想到这么好看,一时激动没忍住,就把气球捏碎了。”

  “路过?”

  钟向亮信叶天龙的话才有鬼呢,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怒意,不过很快又消失不见了,盯着叶天龙恶狠狠地开口:

  “你竟然是路过,那你没事就回吧,我和秦队长待会还要讨论下工作,就不招呼你了。”

  叶天龙笑了起来:“工作?”

  钟向亮脸色一黑:“你他妈的笑什么?”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钟警官,无耻的人我见多了,但像你这种无耻的人,我还是第二次见。”

  钟向亮一愣:“第二次见?”

  “没错,因为第一次是见到我自己。”

  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拿起钟向亮的外套和长裤:“这要庆祝一下。”

  下一秒,他把钟向亮的外套、内衣和长裤,向阳台外面丢了出去。

  “不要!”

  钟向亮见状忙向阳台扑过去,可是扑到边缘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衣服已经晃悠悠的向楼下坠落,还引得不少人张望,以为有人跳楼了。

  他怒不可斥,“叶天龙,你究竟要干什么?你信不信我毙掉你?”

  叶天龙捡起钟向亮的警用皮带,笑容多了一分冷冽:“钟警官,我给你留了一条内裤,赶紧穿着去楼下捡衣服吧。”

  “不然去得迟了,被乞丐捡走,到时,你就要光着身子回家了,万一被拍到,就红了。”

  钟向亮下意识抓起警枪。

  叶天龙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钟警官,上次教训还不够吗?你觉得,你有开枪机会?”

  钟向亮咬牙切齿,最终穿上内裤,拿着警枪狼狈出门:“你有种,我们走着瞧吧。”

  他扯了一个桌布裹身子。

  叶天龙耸耸肩膀:“你还真要走着,因为警车轮胎被我戳破了。”

  钟向亮哐当一声撞在电梯门。

  叶天龙反手把房门关上,随后走到秦紫衣的面前,看着酒气袭人的女人苦笑:

  “怎么做警察的?不仅被人灌醉,还被一个不怀好意的人送回来,幸亏今晚遇见了我,不然你明天早上就要哭爹喊娘了。”

  他还庆幸钟向亮没带秦紫衣去开房,不然连英雄救美的机会都没有。

  但细想一下,钟向亮开着警车,又是警察,出入酒店肯定不方便,还不如回秦紫衣家里,事后也可以解释是她主动,不然怎能进屋?

  在叶天龙念头转动之间,秦紫衣睁开了美丽眸子,有些迷醉开口:“你是谁啊?”

  叶天龙给她倒了一杯水,伺候她喝下去:“叶天龙?”

  秦紫衣呢喃一句:“叶天龙?我家的狗不叫叶天龙啊,叶天龙也不好听,你叫小龙子吧。”

  靠!我还小笼包呢,叶天龙一脸黑线。

  秦紫衣推开喝完的水杯:“小龙子,扶本宫去洗澡。”

  满脸黑线的叶天龙瞬间笑容绽放:“这不太好吧?”

  “这是命令!”

  秦紫衣故作严肃喊道:“不听我的命令,你就要死啦死啦的,走,扶我去洗澡。”

  叶天龙本着好人做到底的作风,把秦紫衣扶进了浴室,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关门出来。

  刚走两步,他却听到秦紫衣喊道:“小龙子,过来给我脱衣服。”

  接着就是扑通一声,好像摔倒的样子。

  “你怎么了?”

  叶天龙忙推开玻璃门进去,正见秦紫衣摔倒在地,腰身向上挺翘着,胸前曝露出一片娇嫩的雪肤。

  身上还洒着不少水珠,让身躯轮廓更加分明。

  她娇哼一声,艰难张腿,摸着大腿呢喃:“痛。”

  姿势撩人无比,让人不敢直视。

  “真是笨。”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如非下午刚吃完姚飞燕,估计他会把秦紫衣就地正法,他赶紧上前把女人搀扶起来。

  随后把她小心翼翼放入了浴缸,接着就帮秦紫衣脱警服和长裤,脱了很久没脱下。

  叶天龙拍拍秦紫衣的脸:“剩下的,你自己脱好不好?”

  秦紫衣哼了一声,伸出手指一点叶天龙闭嘴:“大胆,敢唆使本宫?我现在罚你,帮我脱,不然毙掉你。”

  见到女人气势汹汹,叶天龙也来了脾气:“脱就脱,奶奶的,你都不怕,我怕个鸟。”

  这一次脱衣服脱了十分钟,因为叶天龙一边脱,一边吃豆腐。

  “这脸蛋,嫩”

  捏一捏女人的脸蛋,摸一摸女人的腿,反正这豆腐不吃白不吃。

  秦紫衣也没反应,只是半醉半醒娇哼。

  “总算脱完了。”

  把警服丢在浴缸外面,叶天龙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把只剩内衣的女人放好,接着就去打水流开关。

  他想要放了热水再帮秦紫衣脱内衣,这样就不会太冷。

  叶天龙身躯前倾,寻找着开关位置。

  他能够感受到秦紫衣的热量,秦紫衣也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忽然,女人毫无征兆贴住他胸膛,随后张嘴咬住叶天龙脖子。

  “啵!”

  一个深深的吻痕,又留在叶天龙脖子。

  “哗啦!”

  吃痛的叶天龙触碰到水源开关,头顶的莲蓬头瞬间喷出水柱。

  “哎呀!”

  秦紫衣突然尖叫一声,叶天龙猛地抬头,正见秦紫衣光着身子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关闭水源。

  水是冷的!

  叶天龙判断出自己开到冷水时,也发现一个残酷事实:秦紫衣没醉!

  他连滚带爬离开了浴室。

  身后传来了秦紫衣的愤怒的声音:“叶天龙,给我站住!”

  叶天龙有多远跑多远,短短几秒就跑到电梯,恰好见到打开,他嗖一声钻进去。

  “叶天龙?”

  电梯还有一人,正是林晨雪,她见到叶天龙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里遇见他,接着盯视他殷红脖子。

  吻痕!

  林晨雪勃然大怒:“叶天龙,你又去招惹哪个狐狸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