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48章 活着
  第448章活着

  “师父,澳门赌博网站:你们这么快完事?”

  在雪狼摔门回自己病房后,梁子宽鬼鬼祟祟的闪入进来,扫过凌乱的病床一眼后,很是不好意思道:

  “师父,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们在切磋床技,我太担心你的伤势了,所以一时冒失闯了进来。”

  他还扬起双手的精美食盒:“我给你带了早点,你一定还没吃吧?来,尝一尝,大师傅手艺。”

  叶天龙穿好衣服下了病床,顺手敲了一下梁子宽的头骂道:

  “什么切磋床技,被六小姐听到,小心爆掉你脑袋,我告诉你,我们刚才只是打闹,一个误会。”

  “真相不是你眼睛看到的、脑子想到的那样。”

  “是,是,师父跟六小姐打闹,是我思想龌蹉了。”

  梁子宽揉揉脑袋后,又竖起了大拇指:“不过无论怎样,我对师父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六小姐那种高傲的人,看谁都是俯视的冷冰冰目光,唯有对师父你嬉笑打骂,可见师父把她收拾到什么地步。”

  接着,梁子宽又委婉出声:“只是我建议师父,以后不要跟六小姐玩那种游戏。”

  “万一她兴奋过度,或者体力不支,一脚把你那个什么踩断,你可就哭都来不及了,姿势那么多,师父应该多一点选择。”

  “得得得!”

  叶天龙直接给梁子宽三个板栗,没好气地开口:“想些什么呢?真是误会,再胡说,打断你的腿。”

  接着他话锋一转:“对了,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现在外面乱哄哄的。”

  梁子宽再度揉揉脑袋,不敢再跟叶天龙开玩笑了,笑着把食盒放在茶几,打开,把早点摆放出来。

  八款糕点,还有热粥,牛奶,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纳兰霸死了,现场厮杀的斧头帮背了这黑锅。”

  “纳兰霸是纳兰集团的主事人,每年缴税五个多亿。”

  梁子宽显然已经把外面的情况摸清楚了:“他还在草原做过不少慈善事业,在普通民众眼里,他就是一个正当商人。”

  “一个合法商人被黑社会砍死了,花园也被血洗了,舆论很是敏感,媒体激烈讨论。”

  “不少人纷纷要求警方打击斧头帮,不然以后日子没有安全感。”

  叶天龙淡淡一笑:“斧头帮日子岂不是很难过?”

  梁子宽给叶天龙倒上一杯牛奶笑道:“确实难过,乌鸦百口莫辩,他说昨晚攻击九重花园纯粹误会。”

  “而且他发誓纳兰霸不是斧头帮众杀的,他还说是你搞的鬼,做的局,只是没有几人相信他说的话。”

  “毕竟现场厮杀的都是斧头帮众,残存的纳兰霸手下,也指证对砍的人是斧头帮子弟。”

  梁子宽补充一句:“虽然也有纳兰霸的手下说听到你在九重花园出现,可监控摄像全被洗了,没有你的影子。”

  “而且他们只是听说,并没有完全见到你的人影,也没看到你杀了纳兰霸,所以供词很弱。”

  “而斧头帮指证你做局杀人的证词又没意义,因为他们是跟你有生死恩怨的对手。”

  叶天龙端起豆浆喝了一口:“能够指证我们的人都已经死了。”

  不管是第一批见到他冲入九重花园的守卫,还是灰衣男子和二楼一干保镖,全都在昨晚厮杀中死去。

  前者被斧头帮砍了,后者被叶天龙他们干掉了,再加上监控被洗,几乎没人能理直气壮指证叶天龙。

  而斧头帮他们撑死说他闯入了九重花园,一样没有人可以说他杀了纳兰霸。

  这一口黑锅,乌鸦不背都不行了。

  “我按照师父的吩咐,把谣言散播了出去。”

  梁子宽脸上很是高兴:“现在外界都在盛传,纳兰霸想要进入明江分杯羹,结果不小心跟乌鸦有利益冲突。”

  “纳兰霸恼怒乌鸦欺人太甚,就在望江楼安排狙击手爆头,事实那狙击枪也在九重花园找到。”

  “只可惜纳兰霸功亏一篑,没有爆掉乌鸦的头,反而导致乌鸦愤怒反扑,血洗了九重花园。”

  叶天龙夹起一个包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笑道:“不错,这就是我想要的版本,只可惜了雪狼那把狙击枪。”

  “十几万美元一把,不过能把望江楼的枪击,和九重花园的楼顶狙击手牵扯,这枪还是值得。”

  梁子宽竖起了大拇指:“都是师父英明。”

  叶天龙又问出一事:“乌鸦现在怎样了?”

  “他又被警方请去喝茶了。”

  梁子宽呼出一口气:“纳兰霸的死,他最大嫌疑,加上人证物证,黑道大会,估计这时焦头烂额。”

  说到这里,梁子宽还补充一句:“对了,我爹和凤姐她们本来想要过来看你和六小姐,但担心斧头帮对飞龙帮袭击。”

  “所以早上坐镇中宫开会就没有过来了,估计晚一点过来看你,要我先跟你说一声。”

  “没事,我这是小伤,梁帮主大局为重是应该的。”

  叶天龙玩味笑了笑:“不过他老人家这次应该失望了,没杀到他想杀的乌鸦,却杀了一个纳兰霸。”

  “遗憾是有的,失望倒未必,他很看得开。”

  梁子宽轻声接过话题:“特别是知道这次六小姐九死一生,就完全松一口气,他说人没事就好。”

  “不然六小姐出事了,七匹狼他们肯定迁怒飞龙帮,到时双方关系就恶劣了,飞龙帮面对的压力就更大。”

  “叶天龙,傻彪和老鹰有没有消息?”

  这时,房门再度被推开,雪狼握着电话大步流星走入进来,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他们怎么了?”

  她终究想起自己刚才找叶天龙的目的。

  梁子宽忙站起来给雪狼让位,随后低声一句:“傻彪和老鹰都遭受到袭击,三百多斧头帮子弟围杀他们。”

  “飞龙帮兄弟赶赴过去支援时,现场已经被清理,尸首那些都被斧头帮拖去旗下殡仪馆焚烧了。”

  他艰难给出一个结论:“傻彪和老鹰只怕凶多吉少。”

  想到老鹰的死,梁子宽的眼睛都有点红。

  雪狼身躯一震,呼吸变得急促,手指也微微抖动,随后悲愤吼出一声:

  “叶天龙,我要你回答我,傻彪和老鹰死了没有?”

  梁子宽见状忙溜出房门,担心雪狼大打出手殃及自己。

  雪狼身子踉跄,俏脸有着无尽悲伤:“告诉我,他们是死是活?”

  叶天龙一把搂住女人,接着一口咬住她的耳朵,简单,有力:

  “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