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28章 围杀
  第428章围杀

  武凌霜也迅速跑了过去,澳门赌博网站:见到满地是血,老人生死难测,就再度拨打救护车,但电话怎么都打不出。

  女人暗暗跺脚:这信号怎么这样差啊?

  此刻的武凌霜,并没有发现端倪。

  叶天龙的手指在老人身上滑过,经验告知外婆至少八处骨折,其中肋骨还断了两根,可见金链子他们的疯狂速度。

  叶天龙动作熟练稳住骨折处,随后就让残手拿了一件衣服放草地,他让老人平躺下来。

  外婆已经内出血,趴着只会让血流的更快。

  “扑!”

  在叶天龙小心把外婆侧翻平躺时,外婆又是胸膛一挺,一口鲜血从嘴里冒出,染红了脖子和衣衫。

  残手下意识喊道:“外婆!”

  老人没有回应,只是虚弱地呼吸,随后又是一口血喷出。

  看着命悬一线的外婆,叶天龙眉头皱了下来,向打电话的武凌霜喊出一句:

  “救护车要多久?”

  武凌霜一脸焦虑:“刚才说十分钟,但现在打不通电话!”

  “十分钟?”

  叶天龙眉头皱成了川字:“打不通?”

  他隐约感觉到古怪,只是注意力被老人吸引。

  在武凌霜点点头时,残手也手忙脚乱打电话,叶天龙扫过外婆一眼,迅速打开急救箱:

  “十分钟太久了,外婆必须及时止血,不然就危险了。”

  叶天龙喃喃自语:“看来要使用定天针了。”

  叶天龙右手在急救箱摸了一会,很快找到消毒酒精和消炎药,他又让残手去车上拿一瓶净水。

  接着,叶天龙又从怀中掏出两件东西,一个是黑色药瓶,一个是黑色盒子。

  他从黑色药瓶中倒出一粒圣蝉丹,用指尖轻轻把它捏碎,随后放入残手端着的净水中。

  药丸入水即化,温水顷刻变得乌黑,跟墨汁一样,但散发着一股药香。

  武凌霜嗅到药香,精神一振,一脸惊讶:“天龙,这是什么?”

  “宝贝。”

  叶天龙淡淡抛出两个字,随后又把黑色盒子打开,里面有金银黑三枚细针。

  他取出其中的金针,用酒精消毒一下,再放入乌黑的液体中,金针像是吸管一样,倒吸一缕黑液。

  看着叶天龙的动作,残手眼中流露感激,无比的感觉,叶天龙为他付出太多了,多到连命都还不清。

  银针刚刚吸满变黑,叶天龙就拿了起来,手指悄然落下,也就这一刻,他褪去了一切轻浮。

  叶天龙的眼神变得专注,神情也前所未有凝重,再也看不到刚才的玩世不恭。

  “嗖!”

  清晰感受到叶天龙变化的武凌霜心里一颤,似乎没想到认真的叶天龙会是如此神情。

  她更没有想到,叶天龙真的会医术,这让她邀请叶天龙去京城给人治疗的信心又多几分。

  念头转动中,只见叶天龙把手指抚过外婆身体,身随意动,手随身动,金针在外婆神藏穴上一戳。

  一股药水从尖端流出,外婆的身躯微微一震。

  残手的呼吸一滞,额头渗汗看着外婆反应,他不希望外婆有事,见到外婆颤抖一下,却没有过激动作后,一颗心才稍微安宁。

  随后,他又看着外婆的神庭,太阳等五大穴道分别被叶天龙的金针刺下去。

  每一针都会引起外婆颤动。

  金针停留的时间不多,每一针大概三十秒,期间叶天龙的指尖一直抖动,宛如鬼神附身一样。

  随后叶天龙再用金针戳向膻中、气海、神阙、中府等穴位,所有动作,叶天龙一气呵成,期间没半点停滞。

  武凌霜和残手已经看得目瞪口呆。

  叶天龙那只手和金针,在外婆身体上就像是跳舞一般,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呜”

  就在这紧要关头,道路上又响起了汽车轰鸣声,随后,六辆面包车横在了越野车旁边。

  车门拉开,五十多名壮汉钻了出来,手里全都拿着一把马刀,扫视周围一眼后,二话不说,就向叶天龙包围过来。

  一个个满脸横肉,杀气凌厉,清一色的马刀闪烁着摄人寒光。

  在这群膀大腰圆的猛男后面,一张轮椅缓缓前行,上面坐着被叶天龙重伤过的敖都。

  这时,有人跑去金链子壮汉的面包车查看,很快,就跑到敖都面前低语几句。

  敖都打出一个割喉的手势。

  一名黑衣猛男马上跑回面包车,干脆利落地给金链子汉子一刀,拔刀时的鲜血,在灯光中很是刺眼。

  武凌霜作出一个判断:亡命之徒!

  她手指又按了几下电话,还是无法拨打出去,眉头不由轻皱起来,没有援兵,处境就变得危险了。

  虽然她跟叶天龙的身手不错,可是要照顾残手和外婆,怎么发挥都有限度。

  而眼前的五十多名壮汉,一看就是逞凶斗狠之徒,战斗经验和四肢力量爆棚,双方不管不顾地死磕起来,只怕己方难于讨好。

  “小子,有胆魄啊。”

  敖都轻轻咳嗽一声,看着如水平静治疗外婆的叶天龙:

  “昨天耍弄我兄弟,让他跟切糕老板火拼,今天跟着姚飞燕踢场子,不仅差点弄死我敖都,还让王爷遭受你的鸟气,就在刚才,你还废我兄弟。”

  “你他妈的真是风头十足啊。”

  叶天龙瞄了一眼药水,掐算着完成针灸的时间:“我这人,人畜无害,真让我大打出手,只能说你们欺人太甚。”

  “敖都,我有点可怜你,你下午死过一次,怎么还不夹着尾巴做人?一定要过来送死呢?”

  “欺人太甚?”

  敖都哈哈大笑,随后低吼一声:“老子人比你多,刀比你多,枪也比你多,凭什么不能欺负你?”

  “叶天龙,我告诉你,你已经招惹到我和王爷的底线,今晚不仅你要死,你身边的人也要死。”

  他的目光还侵略性扫过武凌霜:“女的**一百遍轮死,男的砍断四肢沉了明江河。”

  叶天龙冷冷出声:“真后悔下午没扭断你的脖子。”

  “你以为会点拳脚就天下无敌了?”

  敖都像是一头嗜血猛兽:“我告诉你,出来混,凭的是人,是刀,是枪,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