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11章 我被人打了
  第411章我被人打了

  大哥?你才是我大哥!

  金链子听到叶天龙的喊叫,差一点就要委屈发飙。

  他们久经江湖,双手也染过血,也就清楚木哈克这些人的彪悍。

  不仅经常耀武扬威欺行霸市,还常常聚集一起闹事,有些人,背后还有很强大的背景。

  叶天龙现在掀翻人家六车切糕,绝对是就地开战的节奏。

  “三天之内,把保护费交给我大哥,知道吗?”

  叶天龙手指点一点金链子壮汉三人,向木哈克告知那是自己兄弟:“一克保护费三块,记得了。”

  随后,他又松开手去教训其他切糕老板:“你,你,还有你,全部给我交保护费。”

  “混蛋!”

  愤怒的切糕车主想跟叶天龙拼命,可是每个人几乎没出手机会,尖刀刚刚挥去,胡椒粉就打在脸上。

  常一碗餐厅的胡椒粉货真价实,中招者马上满脸通红。

  在他们连连打着喷嚏的时候,叶天龙就无耻地偷袭,不是踹他们的小腿,就是拿切糕砸他们的头。

  见到他们被叶天龙这样折腾,不少路人和商铺老板,心里都暗暗高兴,感觉像是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六名切糕老板一分钟不到就被放倒,眼睛还火辣辣的异常难受。

  所幸,这时又有十多名切糕老板赶过来助阵:“木哈克,怎么回事?”

  “他们砸场子!”

  木哈克晕头转向,捡起尖刀,一时找不到叶天龙身影,就一指到现在还懵比的金链子三人。

  随后,木哈克怒吼一声,向金链子三人冲了过去:“老子跟你们拼了!”

  其余切糕老板也都从车底抽出利刀,嗷嗷直叫扑向金链子壮汉他们,还有人拿去电话叫援兵

  “妈的!”

  金链子壮汉三人隐约感觉被叶天龙算计,只是此刻根本没有时间辩解,木哈克也不会让他们解释。

  因为他们已经红着眼睛,挥舞尖刀向三人砍了过来。

  金链子马上把手中切糕砸了出去,趁着木哈克他们身上生痛躲避,上前踹出一脚。

  这一脚,踹在木哈克几人的膝盖,后者当场哎哟一声,身躯摇晃着摔倒。

  几人倒地后,金链子又敏捷一踢他们脑袋,直接把两人踢晕过去。

  接着,金链子三人右手一闪,也多出一把锋利匕首。

  木哈克见状连滚带爬退后,帽子掉了也没空去捡,歇斯底里吼叫:“砍,砍死他们。”

  十多名同伴嗷嗷直叫冲锋。

  金链子壮汉他们想要脱身,但所有路都被对方堵住,无奈之下,只能跟这群大胡子激战起来

  场面,刀光剑影,旗鼓相当。

  “太难吃了。”

  叶天龙躲在人群中,手里拿着几块切糕,咬两口就放弃了,实在不好吃,而且硬的差点崩掉牙齿。

  他把切糕先后抛了出去,不是打在木哈克的大鼻子上,就是打在金链子的眼睛,让双方对抗更激烈。

  随后他悄悄走到常一碗身边,掏出两百块塞给他:“一百块是早餐钱,一百块是你给木哈克的。”

  揍木哈克的时候,叶天龙把常一碗的钱拿了回来。

  常一碗一愣一惊,随后就是感激,想要说什么却被叶天龙制止:“赶紧回店里呆着吧。”

  他扬一扬手机:“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要来了。”

  常一碗看看打成一团的两伙人,又看看玩世不恭的叶天龙,为前者的未来下场叹息一声。

  道行深啊。

  只是还没等到警察现身,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叶天龙躲去旁边带上耳塞,很快传来南宫雄哭腔:

  “大哥,我被人打了”

  叶天龙微微皱眉,寻思一会,给三女和九叔各发了一条短信,随后就动作利索离开原地。

  “别走”

  金链子见到叶天龙要跑路的影子,下意识侧头吼出一句,只是话音还没落下,脑袋就砰一声被重击。

  鼻青脸肿的木哈克把一大块切糕砸在他脑袋。

  切糕比石头还硬,这一砸,木哈克脑袋开花。

  “干你娘!”

  金链子头破血流,身子踉跄,低吼一声,揪住木哈克捅入一刀

  鲜血迸射出来。

  切糕老板大惊失色,但没有退却,相反,更加愤怒不堪的冲锋。

  远处,四名警察现身:“不准动,不准动!”

  半个小时后,叶天龙出现在明江医院,轻车熟路来到三楼的一间病房。

  病房里,南宫雄正躺在床上闷哼不已,鼻青脸肿,身上打着纱布,一看就知道吃了不少苦头。

  房内,还有几个相似受伤的青年,脸上都是憋屈和愤怒。

  一个青涩的护士正放下托盘,给南宫雄他们打点滴,那份青春靓丽缓冲着房内低落的情绪。

  “怎么了?”

  叶天龙大步流星地走入进去,望向抓住护士小手不放的南宫雄:

  “不是被揍得快残疾不能自理吗?怎么还有空调戏护士姐姐啊?”

  见到叶天龙走入进来,南宫雄忙松开护士的小手,挣扎着要站起来迎接:“老大,你来了?”

  几个狐朋狗友也都笑脸相迎:“大哥。”

  叶天龙上前一把按住南宫雄,让小护士给他们打完针:“不用客套,说吧,谁揍了你们?”

  “几个草原佬啊。”

  南宫雄躺在病床上,很是委屈地回道:“我们哥几个昨晚喝断片了,在酒吧睡了一晚。”

  “早上醒来刚出门,就被两辆挂蒙的越野车堵住。”

  “六个人冲下来,二话不说就打我们一顿,胳膊粗的木棍啊。”

  “我们想要反抗,结果被揍得更凶,对方走的时候还踹我一脚,叫我不要多管闲事。”

  南宫雄咳嗽一声,很是愤怒表达情绪:“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还会去我家里找麻烦。”

  叶天龙淡淡一笑:“来者不善啊,知道是什么人吗?”

  “当然知道!”

  南宫雄脸上流露悲愤神情,斩钉截铁地回道:“就是纳兰霸的人,除了他,澳门赌博网站:还有谁敢这样对我?”

  “而且我已收到消息,纳兰霸昨天就来了明江,准备亲自跟姚飞燕对话。”

  “我还查了那两辆越野车的车主,全都登记在纳兰霸的一家矿企。”

  南宫雄做事也是小心的主:“纳兰霸现在住百草园,身边有五十多号人。”

  叶天龙点点头:“纳兰霸有点魄力啊,刚刚出现明江就查到了你,还直接给你一个下马威。”

  “老大,我的仇不用急,你出入要小心点。”

  南宫雄脸上多了一丝凝重:“纳兰霸教训完我,接下来不是教训你,就是教训姚飞燕。”

  “这些人全都是亡命之徒,老大你最好多留一个心眼,要不叫龙部派几个人保护你?”

  南宫雄提醒叶天龙:“他们下手没分寸的。”

  叶天龙脸上扬起一丝笑意,想起金链子他们三人开口:

  “他们已经派人来找我晦气,在明江大厦附近堵我,要带我去见纳兰霸,估计要给我下马威。”

  “只是我没给他们机会,使了小计让他们跟切糕老板死磕,现在估计躺在医院。”

  “什么?他们去找你了?还被你揍了?”

  南宫雄听到叶天龙的话,猛地一挥拳头喊道:“太痛快了,总算找回一点面子。”

  叶天龙拍拍他的肩膀,接着喃喃自语:“你被他们揍了,我揍了他们,剩下就是姚飞燕了。”

  “他们八成要教训姚飞燕。”

  叶天龙掏出手机,眼睛变得深邃:“看来,我该找姚飞燕聊一聊了。”

  南宫雄低声一句:“我刚才打了她电话,想要给她一个示警,可电话打不通。”

  叶天龙挺直了身躯:“你好好休息,我亲自去看看,夫人有难,我这管家怎能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