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06章 难喝的酒
  第406章难喝的酒

  此刻,叶天龙正带着花如雨四人来到潮泰酒楼。

  他一度以为潮泰是吃牛肉丸的地方,可站到面前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养生馆。

  主要是面对现代都市中的领导官员、企业老总和高级白领等高端客户群体。

  这个养生馆占地数十亩亩,建筑跟古时的苏州园林风格相似,水榭、楼阁,湖泊一应俱全。

  叶天龙在停车场扫视一眼,就发现四周早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子,而且几乎都是三百万级别的豪车。

  林晨雪的商务车虽然也是近百万,可相比它们还是逊色不少,叶天龙摸摸口袋的钱,喃喃自语:

  “早知道就不说请客了。”

  花如雨凑了过来,娇笑一声:“怕什么?反正你今天敲诈了不少,五十万入账,八千块现金。”

  “啧,怎么说话的呢?”

  叶天龙在花如雨的腰下拍了两下:“什么叫敲诈?我这是合理买卖,正当求偿。”

  陈凌儿和赵可可齐齐不置可否:“切!”

  残手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憨厚笑了笑,不管叶天龙干些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叶天龙跟三女打闹一番,随后就挥手带着四人前行。

  前行途中,叶天龙要的资料也由百里冰发了过来。

  牛泰山,明江人士,泰山鉴定学院院长,旗下有三十六间分院,遍布各个重要城市。

  十个执业鉴定师中有四个毕业泰山,称得上是古玩界的顶尖大佬。

  百里冰还告知,泰山学院资产五十亿左右,而牛泰山收藏的古玩也价值数十亿,可谓是富得流油。

  乔北斗,华西人士,是龙传古董连锁店的老板,华夏和国外唐人街都有他的古玩店。

  最让人感到牛叉的是,这位大佬在京城还拥有三条长街,更是开了一家私人玉石博物馆,齐聚世界各大品种和名玉。

  每天收门票钱都收到手软。

  两人号称古玩二叟,也是古董界的泰山北斗!

  看到这些资料,叶天龙更是暗暗感慨,这顿饭不该逞强,吃大户多好,同时寻思两人有没孙女之类。

  他一向对吃软饭很有兴趣。

  此时,天色较暗,周围路灯全开,会馆前是一个霓虹灯光照射的喷泉,看起来很是金碧辉煌。

  这里的保安没有狗眼看人低,听到叶天龙报出乔北斗和牛泰山的名号,马上叫来一个服务员带路。

  服务员彬彬有礼,挽着发髻,一脸素妆,粉红的高腰襦裙,是标准的淑女,很是符合叶天龙的审美观。

  他忍不住在她脸上多望了两眼,结果招致三女毫不留情打击。

  “叶老弟,你们总算来了。”

  三分钟后,一行人出现在三零八的厢房,服务员推开门请众人进去的时候,牛泰山和乔北斗已经在房间了。

  两人正喝着好茶看着新闻,见到叶天龙一伙人出现,马上笑着站起:“叶老弟,你来迟了。”

  叶天龙笑着回应:“遇见一点事,耽误了,待会晚辈自罚三杯。”

  牛泰山走过来拍拍叶天龙的肩膀:“痛快,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

  乔北斗向服务员喊出一句:“服务员,照我们刚才点的单子上菜。”

  接着他又望向叶天龙笑道:“今晚你是东道主,本来应该由你来点菜,可是这里上菜速度比较慢,所以我们就擅作主张点了一些。”

  “你们看看还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叶天龙笑了笑:“没事,我是第一次来,二老是熟客,你们点菜更有针对性。”

  他挥手示意三女和残手坐下,残手很老道的拿起茶壶,给每一个人倒上茶水。

  众人客套一番,说了一些古玩市场的趣事后,服务员就把酒菜端了上来,几乎都是斋菜。

  但色香味俱全,让人很有食欲。

  其中跟着酒菜送上来的酒更是特别,一个拳头大的古朴酒壶,里面有很多药材,看起来很是养眼。

  残手给牛泰山和乔北斗倒上酒,就默默坐回位置吃饭,三女也没有凑热闹,小圈子交谈。

  叶天龙举起了酒杯,扬起一抹笑容道:“很高兴认识两位前辈,以后还请二老多多关照。”

  牛泰山举起酒杯笑着回应:“应该是我们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还请你多多请我们吃饭。”

  乔北斗笑呵呵开口:“少废话了,来,干了,以后就是朋友了。”

  叶天龙先干为敬。

  药酒入喉,他却不禁皱起了眉头,勉强喝了下去。

  牛泰山也喝完杯中的酒,随后笑着问出一句:“叶老弟,这酒的味道怎么样。”

  叶天龙很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感受:“很难喝。”

  乔北斗闻言露出惊讶神情:“叶老弟,这可是潮泰养生馆最名贵的药材酒啊,每天只供应二十瓶。”

  “你知不知道,光是你喝的这一杯酒价钱,都抵得上普通人半个月的工资!这么贵的酒,你说很难喝?”

  牛泰山也点点头:“是啊,这是长生酒,两万一瓶,选用三十六种药材浸泡,百年工艺酿造。”

  “拥有固本培元,活络筋血,缓解衰老和预防癌症等多种功效,它只在养生馆供应,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

  “难道是叶兄弟很少喝药酒,不习惯这种味道,所以才会感觉难喝吗?”

  叶天龙扫过牛泰山和乔北斗一眼,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牛老,乔老,你们不仅是古玩专家,也是喝酒专家,你们其实早就喝出了我的感觉,虽然你们掩饰得很好,但眼神已出卖了你们内心想法。”

  “你们心里都有一丝惋惜,这么珍贵的药材,却酿造出这么低劣的药酒。”

  牛泰山和乔北斗身躯一震,相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惊讶,显然对叶天龙的观察力感到可怕。

  叶天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酒选用鹿茸、人参、冬虫夏草、灵芝、何首乌等五味顶级天然药材酿造。”

  “可在酿造过程中没有掌握好浸泡时间,气候变化、空气温度,导致这酒失去了应有的水准。”

  “就像古玩一样,虽然有最好的玉石,可因雕刻者的水平,最终搞得品相不好,实在难以入目。”

  叶天龙把手中的酒放下:“这酒,不仅难喝,效果也减大半,喝,还不如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