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01章 真假之别
  第401章真假之别

  “真漂亮!”

  花如雨和陈凌儿她们几乎同时失声,澳门赌博网站:她们虽然是门外汉,但是否传神还是能判断出来。

  几个老者也眼勾勾盯着,脸上赞誉清晰可见。

  其余人也都忍不住惊呼。

  这怎么可能,叶天龙真的在大家眼皮底下画出一张落花人独立,还是如此的传神逼真,不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而更加冲击他们心灵的是,这一张落花人独立,跟郭思思手里的那张九成相似。

  唯一不相同的,就是纸质问题,但只要给点时间稍作仿古处理,那两幅画就完全能以假乱真。

  “这怎么可能?”

  在现场众人惊讶和赞许地看着叶天龙时,郭思思、高富帅和贾仁义则脸色苍白,手脚都止不住抖动。

  因为这幅画,真是郭思思当初从港城佳士得拍卖行,七千万拍卖回来的,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假的。

  可结果却是显得易见不能改变了了,两幅画真的完全一模一样。

  叶天龙再牛逼,也不可能造出徐悲鸿的真迹,叶天龙造不出真迹,那说明,郭思思的画就是赝品了。

  “叶部长,你好厉害哦。”

  花如雨三女最先拍起手来,为叶天龙讨回面子欢呼:“画得太好了。”

  沉默的人群也反应了过来,给叶天龙报于热烈的掌声,此起彼伏,都是对他这一手,表示惊叹。

  “这两幅画,哪怕没有百分百相似,也有九成九吻合,无限接近徐悲鸿大师的笔法。”

  白胡子老者用放大镜审视两幅画后,作出一个权威的判断:

  “唯一相差就是纸质新旧,虽然东来顺的落花人独立可能是真的,但更大几率是叶兄弟这样的人才仿冒,出于安全,这画,我老牛放弃了。”

  他转向眼镜老者:“乔老喜欢,可以冒险一试。”

  “真假难辨,何必跟钱过不去?”

  眼镜老者忙摆摆手笑道:“七千万,真要豪赌,我情愿买这新画来收藏,他的笔法更接近徐大师。”

  几个老者相续点头,虽然都知道,郭思思手里的那幅有徐悲鸿可能,叶天龙这幅完全是新画,可看起来,新画笔力更加完善和强大。

  前者是百分之九十九相近徐悲鸿,那么后者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其余好事者靠上来,拿着放大镜一点一点的看,看的都是忍不住摇头叹息,真是以假乱真啊。

  高富帅和贾仁义的脸色都白了。

  而叶天龙自己则跟没事人一样,用矿泉水洗洗手,然后才道:“这下,大家相信我不是捣乱了吧?”

  白胡子老者笑着摆手:“叶兄弟画技过人,是我们走眼了。”

  眼镜老者也出声附和:“叶兄弟有这手艺,以后富贵触手可及啊。”

  随即四周又响起了一片片掌声和赞叹,也是充满了羡慕和感慨,有了这手艺,指定是能发大财啊。

  专门仿造赝品也能赚的盆满钵满。

  陈凌儿三女也为叶天龙高兴,差一点就在他脸上亲几口了。

  白胡子向叶天龙伸出手:“认识一下,我叫牛泰山,我是开鉴定学院的。”

  眼镜老者也急忙凑热闹:“我也认识一下,我叫乔北斗,我是专门买卖古玩的。”

  叶天龙虽然好笑对方的名字古怪,但还是落落大方跟两人握手:“我叫叶天龙。”

  旁边有人喊叫一声:“小子,他们是古玩二叟,古玩的泰山北斗,认识他们,你有福了。”

  牛泰山和乔北斗摆摆手:“交个朋友,交个朋友。”

  “你就是画的再像,它也是假的,是你叶天龙画的。”

  此时,反应过来的郭思思,盯着画卷很是不甘,咬牙切齿喝道:“你的价值完全比不上徐大师。”

  贾仁义马上趁热打铁:“就是,我们七千万拍来的,哪会是假货?它就是徐大师的手臂。”

  “你画再像,也只是像。”

  接着喊出一嗓子:“今天被小人捣乱,郭小姐决定一口价,八千万,把它拿走。”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没想到郭思思愿意八千万出手,刚才还喊着一个亿起步。

  只是此时不同刚才,叶天龙这以假乱真的画摆着,让人总是担心郭思思手里也为假,所以没人出价。

  郭思思喊出一声:“原价,七千万!”

  还是没有人出声。

  “郭小姐,别卖了,你这画真是假的。”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上前一步拿过郭思思的画:“我告诉你,这画哪里有问题。”

  郭思思原本想要抢回画,但听到叶天龙说它有问题,于是冷喝一声:“你懂古董吗?”

  这次没有人附和,叶天龙刚才的画,已经很好说明一切,这小子,真懂。

  牛泰山和乔北斗他们凑了上来,纷纷出声:“小兄弟,你说,哪里有问题?”

  乔北斗问出一句:“笔画真看不出真假,是不是纸质问题?它看起来有点粗糙。”

  叶天龙轻轻咳嗽一声,清理一下嗓子后开口:“落花人独立,是徐悲鸿一九四二至一九四四年画的。”

  “大家都知道,徐大师画画从来不会讲究什么纸质,一万块的纸画,一千块的也画,十块的也会用。”

  “所以用纸质评判徐大师的作品真假没意义。”

  牛泰山也问出一句:“不是纸质,莫非是画笔不是民国的?”

  叶天龙轻轻摇头,指着上面的画说:“这幅画的纸是民国的,绘画的笔也是民国的,不过墨水却不是民国的,而是建国之后的墨水。”

  “它的工艺进化不少,所以墨水的润滑程度,比起民国要细腻很多。”

  “这倒不是仿造者找不到民国的墨水。”

  叶天龙手指划过上面笔墨:“纸笔都找到了,怎么忽略墨水?而是他特意留下这么一个败笔。”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纷纷探头盯着上面画墨,几个老者还伸手摸了一下,确实发现细腻不少。

  郭思思担心众人摸坏,但更担心被定性赝品,所以咬牙没出声。

  叶天龙又补充上一句:“除了墨水有破绽之外,还有那个徐悲鸿的印章,明显和这张画的布局有些不符合。”

  “可以告诉大家,这印章比徐悲鸿的其它画,小了一号,不相信的画,你们拿一副真迹比对。”

  “我那里恰好有一副驯马图,我让人拿过来对比一下。”

  牛泰山显然也是骨灰级的古玩专家,听到叶天龙的画马上打了一个电话,没有多久,十几号人就提着一个箱子过来。

  牛泰山上前打开箱子,拿出一副徐悲鸿的真迹,驯马图,摊开跟郭思思那一副对比。

  果然,一切如叶天龙所说,笔墨粗糙,印章大一号。

  郭思思脸色苍白挤出一句:“这能说明什么?说不定大一号的印章才是赝品。”

  此话一出,几个东来顺工作人员一扯郭思思衣袖,这是得罪牛泰山的节奏。

  其余看客也都摇头,这郭大小姐不会做人啊,自己的画是赝品还不够,还把牛泰山也扯下水了。

  牛泰山却面不改色,只是哈哈大笑一声:“郭小姐说的有理。”

  随后看向乔北斗:“老乔,你也有一副奔马图,拿出一起对比,三幅一起更有说服力。”

  乔北斗闻言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也没有太多废话,拿出电话打了出去,没有多久,又是一队人跑了进来。

  很快,一幅奔马图也展现在众人眼中,上面的印章跟牛泰山的画一样,构造都比较饱满和润和。

  而郭思思那一幅画,印章纤细很多。

  三幅一比,彻底佐证郭思思的画是赝品,何况还有化验墨水这个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