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400章 神来之笔
  第400章神来之笔

  听到叶天龙要笔墨伺候,澳门赌博网站:全场又是止不住一寂,全都看白痴一样看着叶天龙。

  此刻,所有人都认定叶天龙来捣乱,不然怎会不点出落花人独立的瑕疵,而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重画一幅。

  别说真假有别了,就算叶天龙真会画画,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造诣,再画一幅落花人独立。

  “小伙子,你真是缺德,还以为你有点斤两,原来就是嘴炮。”

  “再画一幅画?你画得出徐大师的神韵吗?你懂什么叫落花人独立吗?”

  “小伙子,赶紧走吧,不然待会被人打断腿了。”

  四周众人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纷纷指责叶天龙太混蛋太无耻,如果你看出来了,你又站出来了,你就应该指出来。

  而不是这般胡搅蛮缠,逗人取乐,不由得有些鄙视叶天龙,也有些不相信他的话。

  花如雨三女想要辩驳几句,却被叶天龙挥手示意不要出声。

  郭思思更是气得血压都上升了,指着叶天龙毫不客气骂道:“给我滚!”

  她恨不得拿刀砍了叶天龙,如果不是这小子出来捣乱,刚才都有好几个买家都准备竞拍了,至少也是一亿起步。

  运气差点能卖两亿,运气好点,可以一次性还了乌鸦的钱,谁知,被叶天龙这混蛋搅了。

  看那些买家的样子,哪怕赶走了叶天龙,他们心里也会有刺,出价势必保留,至少少赚了几千万。

  叶天龙完全不理会现场的乱哄哄,只是又高声喊出一句:“笔墨怎么还不来啊?”

  他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是不是担心我画出来,砸了你们这一幅赝品啊?”

  “你,你,你”

  高富帅他们这次指着叶天龙也快说不出话来,这小子不仅无礼无耻,脸皮还厚的堪比城墙,这时候还喊笔墨伺候,实在是岂有此理。

  他们气得满脸通红,看似要打架一般:“叶天龙,我们跟你拼了。”

  在场人也都觉得叶天龙有点过了:“小伙子,你这样会折寿的。”

  “你们被骗了,到时折寿的怕是你们。”

  叶天龙淡淡戏谑:“想一想,七千万买一张赝品,不气得吐血挂了才怪。

  此话一出,几位古玩大家的老前辈眉头一皱,虽然觉得叶天龙不太可信,但这行当怕的就是万一。

  浪费一点时间和精力让叶天龙作画,也远比买到赝品好千倍万倍,寻思一会后,他们就让人拿来纸笔。

  郭思思他们想要说什么,却被一个白胡子老者挥手制止:“郭小姐,没事,真金不怕火炼。”

  “你这画是真的,跳梁小丑怎么污蔑,它的价值都不会少一分,反过来,你如不让他画一幅,流言就会四起。”

  “有心人就会说你心虚,反而不利于它的拍卖。”

  郭思思他们相视一眼,下意识点点头:“牛老所言有理。”

  “小伙子,笔墨来了。”

  这时,眼镜老者摆出威严,手指一点叶天龙:“你最好能画一幅出来,不然直接把你丢出古玩街。”

  “不仅仅是东来顺和郭小姐,所有商家和玩家,都将会拒绝你的到来。”

  他言语很是犀利:“我可以保证,你再也无法踏入古玩街一步,你的相片也会出现在街头黑名单。”

  白胡子老者也点点头:“没错,这也是我的态度。”

  白胡子和眼镜老者是古玩大家,身家数十亿,旗下店铺遍全国,号称古玩二叟,很有名望。

  他们的话,自然获得四周看客附和。

  郭思思眼神凌厉盯着叶天龙:“何止是丢出去?不赔偿五十万精神损失费,我就打断他的一条腿。”

  贾仁义的想法也差不多,可是想到叶天龙的邪门,他又颤抖了一下,万一是赝品?这可是七千万啊。

  他死命摇头,不愿意刚才念头存留

  面对群情汹涌的场面,叶天龙不置可否一笑,随后上前几步来到长桌前。

  他把外衣脱掉,把衣衫卷了起来,随后挑了几只毛笔和宣纸,落落大方就开始磨墨作画。

  “嗖嗖嗖!”

  叶天龙连看都没看郭思思手里的落花人独立,心中像是早就有了答案一样。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这时一下笔,就犹如笔走龙蛇一般的开始,在宣纸上聚精会神地泼墨起来。

  只是简单的几个勾勒,就描绘出一个女子的轮廓。

  很是传神。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在场不少人都是古玩街的大师,其中还有十几个书画的爱好者,他们扫过一眼就惊呼不已。

  虽然不敢大声喧哗,但还是竖起了大拇指,这也引得更多好事者靠前看叶天龙作画。

  古玩二叟脸上也有惊讶,显然也看出叶天龙的不凡功底。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叶天龙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龙飞凤舞写完一支毛笔后,马上拿起了第二支,间不停歇的继续画画。

  探头探脑的众人见到叶天龙这份行云流水,眼里更加好奇和期待了,都是屏住了呼吸看着面前的画。

  郭思思则止不住心神一颤,担心叶天龙跟以前一样,又创造出一个奇迹,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贾仁义更是看一眼画卷,又看一眼叶天龙的作画,希望发现有相差的地方,只可惜,他失望了。

  线条,着墨和形态,完全一样。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叶天龙一边念着古诗,一边挥笔作画,很快,宣纸上,就多了一位清秀的古装少妇。

  茕茕孑立,双手轻搭腰前,一只手中捏着的团扇,无力地垂下,表情伤感地望着远方。

  湿漉漉的地面,飘落着几朵粉红的落花,背景用大笔淡淡地渲染而出,以着力铺陈春天的迷离。

  画面左侧两只翩然飞舞的燕子,益发显出少妇的伤春愁绪与思念的情怀。

  “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叶天龙念出最后一字时,手中也落下最后一笔。

  此时,清风吹拂过来,画纸微微晃动,少妇和花瓣也像是动起来,灯光映射中很是唯美。

  花瓣纷飞,少妇独立,很有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