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99章 我来画一幅(四更)
  第399章我来画一幅四更

  叶天龙神情复杂看着这幅画,他差一点就要跪下去了,所幸及时靠在花如雨的胸上,他才稳住身子。

  花如雨感觉到叶天龙不对劲,于是皱起眉头问道:“部长,你怎么了?”

  叶天龙缓过神来,轻轻咳嗽一声:“没事,只是人多,挤了一下。”

  花如雨也没有在意,只是指着那幅画问道:“部长,你见多识广,你说,那幅画要多少钱呢?”

  叶天龙揉揉脑袋,呼出一口长气:“多少钱?一瓶二锅头。”

  花如雨一脸茫然:“二锅头?部长,你说什么呀”

  此时,一个穿着东来顺服饰的工作人员伸出双手,示意喧杂的全场静一静,随后美滋滋的说道:

  “大家放心,这画百分之百是真的,是少东郭小姐一年前,从港城佳士得拍来的,七千万。”

  “它一直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如不是郭小姐觉得好东西分享更快乐,我们是不会拿出来的。”

  “价格是高了一点,可千金难买心头好啊,而且它是无可复制的东西,每年都蹭蹭蹭的升值。”

  这一番话,自然赢得一片喝彩!

  画的旁边还站着几名男女,手里拿着当初的拍卖书,澳门赌博网站:照片,佐证这画没有水分。

  叶天龙却像是没听到,揉揉眼睛又靠前两步,死死盯着那幅画不动,他彻底认出来了。

  “买买提,你大爷”

  念叨之余,叶天龙又上前一步。

  这时,一个维持秩序的高大青年,见到有人靠的太前,止不住吼道:“不买不要给我乱挤。”

  “把画挤破了你赔得起啊?”

  叶天龙感觉声音有些熟悉,收回看画的目光,抬头望去,跟高大青年对眼正着。

  他笑了,这世界真小:高富帅。

  高富帅也认出了叶天龙,眼睛马上瞪大,低喝一声:“叶天龙!”

  这三字一出,站在画前、像是拥有者的一男一女也回头,郭思思、贾仁义。

  他们见到叶天龙也喝道:“叶天龙!”

  花如雨三女一愣,没想到叶天龙这里也认识人。

  “叶天龙,你来我家古玩店干吗?”

  还没等叶天龙出声,郭思思就冷喝一声:“这里不欢迎你,滚出去。”

  冤家路窄。

  “原来这里是郭小姐的店铺。”

  叶天龙脸上划过一丝笑意,没想到这东来顺是郭家产业,更没想到这画是郭思思拍来,暗呼天意啊。

  不过他没多少情绪变化,十分坦然迎接着郭思思等人目光:“还真是山不转水转啊。”

  郭思思俏脸阴沉:“你给我转出去。”

  叶天龙清楚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手指一点店铺,意味深长回道:“不欢迎我?”

  “怎么?店铺要关门了?不做生意了?所以拒绝我这种大客户进去?”

  “大客户?你算什么大客户?”

  金刚狼把光头仔一伙人打得伤残住院,郭思思他们要给乌鸦足足三个亿赔偿,每个月还要给利息。

  异常吃力的郭思思,自然对叶天龙恨之入骨,如果不是这小子,他们哪里要拿出压箱子的古玩来卖呢?

  所以今天有发泄的渠道,郭思思自然不会放过:

  “再说了,你就算是大客户,我也不做你生意,总之,郭家的产业不欢迎你。”

  贾仁义也出声喊道:“就是,这是古董书画,你一个**丝,看得懂吗?赶紧出去,赶紧出去。”

  他对叶天龙也满是恨意,一场伤残,搞到他们三个不仅没了零花钱,还要拿出家当来拍卖。

  高富帅直接不耐烦挥手:“走,走,走。”

  叶天龙的年岁相貌稚嫩,这么被轰,加上郭思思是少东,倒也也没人说什么,反而认为应该。

  这种国宝级别的画,任由阿狗阿猫看,岂不拉低了档次?

  “走,走,走!”

  所以不少人跟着高富帅他们喊叫,让叶天龙和三女赶紧滚开,别妨碍他们欣赏落花人独立。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笑容很是诡异:“你们摆出来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还是说,你们怕有人认出这幅画是假的啊?”

  此话一出,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叶天龙的身上聚集全部人目光。

  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这就是古玩行里的规矩。

  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就说人家东西是假的,那就是断人财路,也是得罪人招致报复,所以叶天龙的话落下,众人就全盯着他,质疑他话的真假!

  几个刚刚收起放大镜的老者,又迅速掏了出来,对着落花人独立再度审视起来。

  叶天龙的喊叫,让原本辨认不出真假的他们,心里没了底。

  郭思思显然没想到叶天龙这样说话,马上愤怒不堪地喝骂:“叶天龙,你这混蛋。”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古玩店,你给我胡说八道,我要你付出代价。”

  贾仁义和高富帅卷起袖子,也是义愤填膺:“小子,你太缺德了,是不是要我们揍你一顿啊?”

  此时,几个安保人员在郭思思示意下靠了过来。

  “怎么?要把我丢出去?”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讥嘲:“这样就可以把假画卖出去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

  “是不是东来顺都这个作风?把能辨认真假的大师丢出去,这样就可以方便你们卖赝品?”

  “大家可要擦亮眼睛啊,东来顺现在把我赶出去,就是不让我断他们财路。”

  “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要用一堆钞票换一张废纸。”

  被叶天龙这样一说,全场众人若有所思,望着落花人独立的目光,半信半疑。

  “郭小姐,这么兄弟说画是假的,你就给他一点时间,让他说清楚。”

  “是啊,在场大家都是老江湖了,他说的有道理,还是胡搅蛮缠,一听就清楚。”

  见到不少人为叶天龙求情,几个安保人员停下脚步,神情有些尴尬,望向了郭思思。

  郭思思脸色难看,挥手让安保人员退下,随后盯着叶天龙喝道:“叶天龙,你最好能作出解释。”

  一个花胡子老者忽然冒出一声:“小伙子,你说这画是假的,你有什么根据吗?”

  一个眼镜老人也点点头:“小伙子,把你观点说一说,看看是东来顺卖赝品,还是你缺德害人?”

  贾仁义也脸红脖子粗的对着叶天龙骂道:“是啊,你说这画是假的,拿出证据来啊?”

  高富帅出声附和:“拿不出来,立刻给我道歉,赔偿,有多远滚多远。”

  “跟你们说太费劲了。”

  叶天龙双手一拍,高声喊出一句:“笔墨伺候,我再给你们画一幅一样的。”

  :走过路过的兄弟顺手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