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95章 追踪高手
  第395章追踪高手

  叶天龙像是不懂世事的小孩,澳门赌博网站:拿着金学军给予的证件,就高高兴兴离开会所回家,以后又多一个装叉利器。

  直到叶天龙的身影消失,两名保镖才从恍惚中醒来,还感觉到一抹憋屈。

  今晚不仅没有教训亲近武凌霜的叶天龙,还让他拿走一本含金量不小的证件。

  有那个证件,叶天龙就等于警方的很高级卧底了,算是从草根变成政府成员了。

  他们看着金学军,金学军却只淡淡抛出一句:“上帝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只是金学军尽管自信爆满,可想象翠竹轩传出的欢笑,他心里就一痛,今晚注定要无眠了。

  清晨六点,明江雅苑,沿江一带,富人居住的地方。

  这个社区遍布三十六栋价值不菲的别墅,全是上流人士高价购置作为明江的落脚地。

  这些豪华别墅几乎都有属于自己的纸醉金迷,各种恩怨,让人常常感慨万分。

  沿江中间,位置最好的一座别墅,较之周边豪宅要显眼多。

  尤其此时大门前的林荫小道,停着一串黑色奔驰轿车,全都挂着白色牌照,气势逼人。

  八个绝非善类的西装猛男,低垂双手来回走动巡视,更显不凡。

  虽然天已经发亮,道路有车辆来往,江河也有船只起航,但这所宅子却依然沉寂,像是没有苏醒。

  只是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一定会见到,庄园不是没人苏醒,相反,除了门口八名黑装猛男外,里面还有数十人双手放背站立。

  之所以看起来寂静,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出声,包括园内两条高大的比特犬。

  园内,正对明江灯塔的温泉池边,一个穿着短裤微微闭着眼睛的青年,沉默泡在水中。

  青年一米八左右,长得很帅,身材魁梧,外形俊朗,头发自然卷曲,更让他增添几分魅力。

  只是他放在池子边缘,不断敲击瓷块的手指,却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大凶意。

  在青年漫不经心敲击手指时,后面,两个穿着比基尼的女人正小心翼翼为他按摩。

  手法专业,力道适中,不敢有丝毫疏忽,再往后十米,一排西装墨镜猛男笔直站立,威风凛凛。

  他们的气势丝毫不输给特种兵,因为他们就是军人退役。

  “哥!”

  当短裤青年停止敲击的时候,来路走来一个体格魁梧的男子,他跟短裤青年有很大相似,无论是身材还是轮廓,乍一看去都有七八份相似。

  唯一区别,就是他少了前者的内敛和阴柔,整个人过于刚强。

  此人正是孔破狼,短裤青年也就是孔子雄。

  “哥,你从昨晚就在这里泡澡,泡了十几个小时,不累不闷吗?”

  孔破狼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盘腿在旁边一块毛巾坐下,掏出一支香烟点燃:“赵文广还没下落?”

  不等孔子雄出声回应,孔破狼又骂出一句:

  “那王八蛋,竟然敢带这么多人劫囚,真是吃了豹子胆。”

  “这一次,一定要把他和余孽全部弄死,不然他以为这里是他金三角呢,哥,你放心,他跑不了的。”

  “警方已经发了通缉令,黑道也动用人手追杀,只要他还在明江,一定会把他揪出来。”

  孔子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只是平静看着远处航行的船只:

  “赵文广是一定要杀的,他知道的太多了,他不死,江家父子就要死。”

  “江家父子死了,我们金矿就没了,所以我一定会挖他出来杀掉。”

  “谁当我们的财路,谁就必须死。”

  孔子雄瞄了弟弟一眼:“当初让你去专案组,名义上是处理江太保一案,实则是让你监控专案组的动静。”

  “可惜你不争气,被人用分筋错骨弄去医院,也让金学军他们趁机把你踢开,搞到局面一团糟。”

  “哥,对不起,是我没用,不小心阴沟里翻船,还影响你的大计。”

  孔破狼想起叶天龙的握手,脸上多了一抹杀意:“等到合适的机会,我一定讨回这个公道。”

  “对付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没有半点意思。”

  孔子雄淡淡出声:“只是我现在更感兴趣,那个打伤厉老鬼的腿,还有杀掉幽灵的人,究竟是谁?”

  孔破狼微微一愣:“他们不是在混战中受伤和死亡的吗?”

  “那是对外的宣告,也是维护孔家的颜面。”

  孔子雄没有多弟弟太多隐瞒,声音平缓告知真相:

  “厉老鬼是被人直接打断小腿的,单打独斗,不,是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被一名劫匪打断了腿。”

  “幽灵全副武装跟人近身搏战,被人一刀割掉了喉咙。”

  孔破狼脸色止不住一变,他原本以为两人伤亡都是现场混乱,刀枪无眼中意外,却没有想到他们跟人单打独斗死去。

  孔破狼自然清楚厉老鬼和幽灵的手段,所以对出手者多了几分凝重:“这人厉害。”

  “他是什么人呢?赵文广身边,没听过有这种人物啊。”

  孔破狼咬着香烟:“就是赵文广,也不可能轻易做到这点。”

  “这正是我的不解。”

  孔子雄咳嗽一声,示意两名比基尼女人离开:“唯一知道的,这人怕是新人,不然线人不会不提。”

  “哥,管他是谁呢,竟然是赵文广的人,只要把赵文广拿下,他也跑不了。”

  孔破狼喷出一口浓烟:“大不了多派几支枪手,成百上千发子弹轰过去,神仙都没命。”

  “天真!”

  孔子雄缓缓起身,一身肌肉展现了出来,比起军中出身的弟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晚,我埋下的线人被对方挖出杀了,对方还用我的信息传送器,设下一个诱杀陷阱,炸死炸伤我四十多号兄弟。”

  “对方虽然受到重创,但还有不少战斗力,特别是那无名劫匪,会是我们的一根刺。”

  孔破狼也站了起来,弹飞手指上的烟头:“哥,别担心,这人交给我,我组建警方小队干他。”

  “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警方对手。”

  孔子雄淡淡出声:“不用刻意而为,你负责卡好出入境就行,同时,多跟金学军他们来往。”

  “我要赵文广他们死,金学军很可能就要他们活。”

  孔子雄声音清冷:“毕竟只有活人,才能对江太保生出威胁,你不能掉以轻心,多留意他们动静。”

  “大哥放心,我会盯着他们的,哪怕他们有意无意疏远我,我也会厚着脸皮贴过去。”

  孔破狼想到金学军和武凌霜,眼里就划过一丝光芒:“怎么说我跟他们也是朋友。”

  没等孔子雄出声回答,这时,来路又火急火燎走来一人,正是忙碌一晚血迹斑斑的青衣女子。

  她径直穿过保镖,来到孔子雄和孔破狼他们面前,直挺挺跪下:“孔少,对不起!”

  孔子雄淡淡出声:“还没赵文广他们的消息?”

  青衣女子死命摇头:“没有,差不多翻遍整个明江,就是没赵文广的影子,不知道他们藏哪里了。”

  “他们的六个据点也都没有人出入。”

  青衣女子砰地一声磕头:“素素无能,请孔少惩罚。”

  “本来我想要一刀宰掉你,可见你勤勤恳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次就先放你一次。”

  孔子雄冷冷出声:“下次做事再疏忽,你自己拿脑袋来见我。”

  青衣女子欣喜若狂:“谢谢孔少原谅。”

  孔破狼看了青衣女子一眼:“哥,我来负责这事吧,我会把他们挖出来的”

  孔子雄摇摇头:“这两天,有几个擅长追踪的草原高手来明江,到时,我把任务交给他们就行。”

  “他们出手,事半功倍。”

  孔破狼眼睛微微亮起:“纳兰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