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89章 诱杀陷阱
  第389章诱杀陷阱

  “小子,澳门赌博网站:你胡说什么?”

  在赵文广他们微微一愣时,小剑迅速反应过来,指着叶天龙喝出一声:“说我是内奸,有证据吗?”

  “如果不是看在大哥份上,我一枪爆掉你的脑袋。”

  他色厉内荏,眼睛红的想要杀人。

  赵文广扫过小剑一眼,随后转向叶天龙问道:“叶老弟,小剑跟我三年,出生入死过多次”

  没等赵文广说完,叶天龙就伸出手指,在面包车上轻轻敲击起来,很敏捷,很轻微,却带着规律:

  “赵兄,告诉我,这一段怎么翻译?”

  赵文广先是脸上掠过一丝茫然,但竖起耳朵聆听后渐渐睁大眼睛,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

  “我是小剑,我们现在从西郊仓库转移,前往目的地不详,待落实后再通知你们。”

  在叶天龙把手指从车身离开时,赵文广目光落在小剑脸上,六名悍匪也都看着熟悉却陌生的同伴。

  小剑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喝出一声:“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接着他又向叶天龙吼道:“你究竟在搞什么?你在挑拨我们关系?”

  “大哥,大哥,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这家伙出现到现在就没安好心,他一定是孔家的人。”

  虽然小剑极力让自己变得镇定,还把矛头指向叶天龙挑拨离间,但赵文广还是捕捉到他一丝慌乱。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声音平缓而出:

  “你刚才不断敲击手表,明面上看似没什么诡异,但其实你是用摩尔斯电码传递讯息。”

  “你告知孔子雄他们,你们正在转移。”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的手表,应该藏有信息传送器。”

  赵文广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可能?每个人都用电子狗检查过,没发现定位器和窃听器。”

  “小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小剑也喝叫起来:“这梅花表是我奶奶留下的,怎么可能有问题?小子,你不要故意诬陷我。”

  叶天龙一笑:“有没有,打开手表看看就清楚?”

  “王八蛋!”

  小剑怒吼一声:“你诬陷我是卧底,就是挑拨我们兄弟感情,你一定是官方派来的人。”

  他忽然抬起手中枪械:“我弄死你”

  “砰!”

  枪口还没有锁定叶天龙,只见一道人影闪至,小剑的枪就停止半空,再也无法挪动半分。

  扳机也无法扣动。

  “动枪,不好。”

  韩擒虎握住了他的手腕,嘿嘿一笑,随后咔嚓一声,毫不留情折断。

  “啊”

  在小剑发出一记惨叫,其余悍匪下意识拔枪相对时,韩擒虎已经摘掉手表,丢到叶天龙的手里。

  接着他一脚踹飞小脚,动作干脆利落,让赵文广他们多了一丝讶然,这猥琐男也这么霸道?

  “叮!”

  叶天龙动作熟练敲开梅花表,很轻易挑出一个微型信息传送器,这是一种纯粹靠敲击传递的仪器。

  简陋,廉价,却能躲过很多仪器检查。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把东西拍在赵文广手里。

  “啪!”

  赵文广一把握住传送器,目光锐利盯着小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剑下意识后退,却被六名愤怒的同伴挡住:“文哥,我不知道啊,有人陷害我。”

  “陷害你?”

  赵文广冷笑一声:“你有什么值得别人陷害?”他声音一沉:“说,为什么要出卖兄弟?”

  小剑满脸汗水,扑通一声跪地,但死死咬住不松口:“文哥,我真没出卖兄弟,我不知道手表有这东西啊。”

  “而且这东西也说明不了什么,它就一个很普通的晶体,怎能就说它是我跟孔家勾结的证据?”

  “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赵文广一脚把小剑踹翻,随后拿着那枚信息传送器,说不出的痛心:“证据确凿,还不承认?”

  小剑显然清楚承认的后果,所以牙齿一咬死扛:“大哥,这算什么证据?它什么都说明不了。”

  “你如果咬定它就是证据要杀我,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服。”

  “兄弟们心里也不会服。”

  小剑昂首挺胸:“只会认为,你杀我只是掩饰自己失误,用我向死去的兄弟交待。”

  他眼里还迸射一股光芒:“我可以向死去兄弟交待,但你怎么向我姐姐交待?”

  “不服?你还不服?你就这么让我看不起?好,看在兄弟的份上,我让你死个心服口服。”

  赵文广眼里掠过一丝失望,望着叶天龙挤出一句:“叶老弟,我跟你借一下车子。”

  叶天龙没有多问:“好!”

  “大熊,带三名兄弟去我们据点,青山大厦,任务我会在途中发给你。”

  赵文广向一个大个子发出指令:“小剑是忠是奸,很快就会见分晓。”

  他把信息器装回梅花表,一起塞入大个子的怀里:“这个也带过去。”

  大个子点点头,随后带着三人钻入面包车,一踩油门离去。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悍匪,死死监视着小剑。

  小剑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没有多余动作,只是怨毒的看着叶天龙。

  十五分钟后,赵文广给大个子发出了一个指令。

  又过了半个小时,大个子打来了电话,告知赵文广已经抵达青山大厦,还作好了部署。

  没有多久,一个摄像头切了过来,叶天龙视野中,能够从赵文广的手机见到,青山大厦的荒凉天台。

  青山大厦,名义上打着大厦名字,其实就是一栋要拆迁的七层写字楼。

  此刻是大晚上,所以没有工人和巡逻,只有几盏昏黄的大灯,显得很是阴森。

  叶天龙见到,被称呼为大熊的悍匪,正把一个录音机放在天台的水房,让水房传出含糊不清的动静。

  没有多久,大熊他们就动作利索从天台撤离。

  “大熊,听我的手指敲击节奏,把它复制到那块梅花表。”

  得到大熊他们安排妥当的回应后,赵文广又发出一个指令,随后手指轻敲,把内容传出去

  电话另端的大熊依照指令做事。

  “咄咄咄”

  叶天龙一听,笑了,对赵文广竖起大拇指:“干得漂亮。”

  小剑却是脸色苍白,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这是一个诱杀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