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78章 小小反击
  第378章小小反击

  “宁总,澳门赌博网站:药方和收买无法谈成,咱们可以谈谈两家公司的相处。”

  叶天龙眼里多了一丝真挚:“和气生财吧?”

  宁红妆瞥了叶天龙一眼:“和气生财?脑子进水啊?王药跟华药最终只能活一个,怎么和气生财?”

  叶天龙又挤出一句:“博爱医院官司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

  “果然是有目的。”

  宁红妆把酒杯放回桌上:“林晨雪让你来求我?她不是说六份胜算吗?怎么现在又没信心了?”

  “医药医械市场这么大,大家一起吃这蛋糕不好吗?”

  叶天龙笑容温润:“何必搞得你死我活,这样吃起来也不开心啊。”

  宁红妆一脸傲然:“你错了,我就喜欢吃染血蛋糕。”

  叶天龙微微皱眉:“宁总,你一定要跟华药死磕了?”

  “必须的!”

  宁红妆给出最后答案:“华药跟王药只能存一个,只是我相信,留下来的,一定是王药。”

  “我就不相信,你们一盘散沙,还能斗得过我的精兵良将?”

  叶天龙苦笑一声:“看来真的不死不休了。”

  “没错!不死不休,叶天龙,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也没资格跟我谈和气生财,滚吧。”

  宁红妆向黑衣青年偏头:“小五,送客。”

  说完之后,她又是一个飞燕式的展翅,张开双臂扑进了水池里。

  然后双臂如剪般地游了来回一百米的蝶泳,那泳姿优美充满了性感。

  叶天龙把红酒一口喝完,随后,伸手在泳池拨打了几下:“宁总,水凉,小心感冒。”

  “叶部长,请!”

  此时,黑衣青年带着几人上前,冷冰冰下了逐客令:“宁总不想再见到你,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行,我走。”

  叶天龙穿上鞋袜,随后拍拍双手:“记得告诉宁总,既然双方要死磕到底,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你不手下留情?”

  黑衣青年一脸蔑视:“你能怎样不留情?宁总是你能叫板的人?”

  “再见。”

  叶天龙笑着挥挥手:“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再见。”

  黑衣青年不再说话,带着人把叶天龙请了出去。

  “嗯!”

  又游一百米,宁红妆爬了上来,看着重新关闭的木门,她冷笑一声:“叶天龙,讲和?幼稚。”

  黑衣青年也咬牙切齿:“这小子太狂妄,一个小部长耀武扬威,宁总,我找几个人教训他。”

  “嗯”

  宁红妆刚想出声回应,忽然身子一抖,全身莫名发痒起来,她挠挠小腿,又摸摸手臂。

  接着,她又不受控制的,用背部擦擦扶手,越挠越痒。

  黑衣青年脸色一变:“宁总,怎么了?”

  “给我准备干净的热水,再给我请几个皮肤科医生。”

  宁红妆意识到身体不对劲,娇喝一声:“快!”

  她强忍着伸手去挠,但神情很是痛苦,恨不得把衣服全部脱了,在地板上摩擦一个痛快。

  黑衣青年手忙脚乱去安排。

  十分钟,宁红妆泡在浴缸,尽管水温已经很高,但她还是止不住发痒,把皮肤挠的通红。

  三十分钟后,三个医师抵达水云间,给宁红妆检查一遍,判断中了痒痒粉。

  水池被下药了。

  医师耗费两个小时给宁红妆处理完毕,当宁红妆重新泡在浴缸,让牛奶围绕全身的时候,她才重重呼出一口长气。

  宁红妆像是死过了一样,不用追查,她也清楚是谁下的手:“叶天龙,你这个无耻王八蛋。”

  黑衣青年站在门口,隔着一道布帘问道:“宁总,我已经叫了人,随时可教训叶天龙。”

  “教训他,当然要,只是这事我来,我要他生不如死。”

  宁红妆咬牙切齿:“你去办另一件事,把王大伟和林朝阳招到王药来。”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要华药死得不能再死。”

  此刻,叶天龙正坐在水云间一间厢房的沙发上,手指在电脑键盘上不断点击,上面全是他跟宁红妆刚才谈笑风生的画面。

  其中他贴近宁红妆耳边照片最为清晰:“这组照片不错,暧昧,会心,灿烂。”

  “说我跟宁红妆没一腿,只怕都不会有人信了。”

  坐在对面的白毛狼微微睁开眼睛,手指转动着他那把放血的刀:

  “虽然我不知道,你让我拍这些照片干什么,但我能感觉得出不是什么好事,我无所谓是否丢了这份工作,但你要小心宁红妆的手段。”

  “这女人狠起来也是相当可怕。”

  他提醒着叶天龙:“而且她背后的黑寡妇能量不撕破脸皮硬碰硬,只怕你日子也会难过。”

  见过几次面后,叶天龙跟白毛狼变得熟络起来,还有点惺惺相惜。

  “放心,不会牵扯到你,照片不是给宁红妆看的,是给我特定目标过两眼的。”

  叶天龙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宁红妆不好招惹,可她接二连三对华药下手,我再不给予反击,只怕她的脚会踩得更凶狠。”

  “而且我已经给了她机会,再三请求她和气生财,她却始终高高在上要死磕。”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再忍着就太孙子了。”

  叶天龙把照片拷入自己手机:“今天的痒痒粉,算是开战的小序幕。”

  他还端起酒杯向白毛狼笑道:“上次徐如梦的事,也谢谢你帮忙,让我知道她出轨偷情。”

  白毛狼抬起了尖刀:“谁叫你是我半个师傅呢?”

  “别!”

  叶天龙摆摆手:“咱们偶尔切磋可以,师傅就算了,我已经不做师傅很多年了。”

  白毛狼也没有失望,很是平静点点头:“明白。”接着他又话锋一转:“你还在飞龙帮搅合?”

  “必须搅合啊。”

  叶天龙脸上划过一丝笑意:“江子豪、乌鸦是我劲敌,旗下子弟又如过江之鲫,我不借助飞龙帮挡一挡他们,百石洲很容易卷入漩涡中心。”

  “所以尽管飞龙帮让我失望,我还是会尽最大努力扶持它的。”

  这时,一条信息涌入进来,叶天龙拿起来扫过一眼,来自凤姐:“六小姐准备对乌鸦下手。”

  白毛狼眼睛微微眯起:“雪狼枪法不错,但心高气傲,不是乌鸦对手,她去对付乌鸦,凶多吉少。”

  “你应该夺回掌控权。”

  他对乌鸦对六小姐显然都有所了解。

  “我已经劝过她不要冲动,一切从长计议,更不要单独行动,可她没理我。”

  叶天龙关闭电脑叹道:“就算我能压制她一时,也撑不了几天,六小姐这个人性子非常拗,认准了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去做。”

  “一旦有机会,她还是会去对付乌鸦,到时反会影响七匹狼和飞龙帮的关系!”

  白毛狼低声一句:“那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我倒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叶天龙喝入一口红酒,若有所思的笑道:

  “有时,你明知道别人会犯错误,就算全力阻止下来,别人也不会服气,还会怪你,倒不如放手让他去干,让他撞得头破血流,才会切身体会到自己哪错了!”

  白毛狼目光多了一丝凉意:“就怕乌鸦不给她认错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