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77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377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宁总,叶天龙来了。”

  没等宁红妆想清楚,一个保镖从外面走入进来,恭敬问出一句:“他想要跟你聊聊,要赶走他吗?”

  黑衣青年先是一愣:“他来干什么?”

  随后脸色一冷:“当然要赶走,宁总哪会见那种混蛋?”

  “不,我想见他。”

  宁红妆也微微一怔,但很快恢复了平静,俏脸有着玩味:“看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她手指一挥,宁氏保镖马上客客气气请叶天龙进来,黑衣青年也低头退到一旁安排事情。

  “宁总,宁总。”

  人未到,声先到,还在水里泡着的宁红妆,刚那毛巾擦了一下俏脸,就见到叶天龙大步流星走进来,脸上笑容很是热情:

  “下午好,没想到你也来了水云间,我刚好在这里吃饭,于是过来看看你”

  “叶部长,下午好。”

  宁红妆嫣然一笑:“过来看我有心了。”

  “大家是同行,又一起喝过酒,打打招呼很正常,吃饭没有?要不要我请你吃饭?”

  叶天龙来到宁红妆身边:“这里的醉蟹不错,还有新酿的桂花酒,真是醉人。”

  宁红妆侧头看了一眼叶天龙:“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叶部长来这里消费的,还是我母亲让潘大胖送你的至尊卡。”

  “拿着我们的东西,来请我消费,还要博取我几个谢谢,叶部长,你会不会无耻一点?”

  黑衣青年他们齐齐露出鄙夷神情。

  “送给我的东西,难道不是我的吗?”

  叶天龙脱掉鞋子袜子,直接在地上坐下来:“宁总也算是人物了,该不会想着把它要回去吧?”

  宁红妆戏谑笑了笑:“当然不会,我的脸皮没那么厚。”

  接着,她又带着一丝玩味问道:“叶部长,听说华药最近一团糟,业绩不佳,人才流失,连业务员都走了几十号人。”

  “而你这个小小业务员,也被林晨雪搬出做部长,澳门赌博网站:怎样?压力大不大?还扛得住吗?”

  “没看我这么潇洒喝酒吃肉吗?”

  叶天龙悠悠一笑:“可见,华药的困境不值一提。”

  “是吗?那我好,不然我还担心华药垮了,叶部长要回去工地搬砖呢。”

  宁红妆笑了笑,不再跟叶天龙打哈哈,很直接问出一句:“叶部长,你来见我,有正事?”

  “没事的话,我准备游泳了。”

  宁红妆徐徐展开手臂,伸了伸腰,曲体摆臀地做了些下水前的动作。

  “有!药方的事!”

  叶天龙轻声问出一句:“我想来问问,上次关于交易的条件,不知道宁总考虑的怎样了?”

  “我的大刀早已经饥渴难忍了。”

  “放肆!”

  叶天龙话音刚刚落下,黑衣青年就暴怒上前,手指一点叶天龙喝道:“宁总是你这等人亵渎的吗?”

  “赶紧向林总道歉,不然我就是坐牢,也要把你弄死。”

  他已经卷起了袖子,很是气愤叶天龙的无礼:“道歉!”

  几个保镖也条件反射上前两步,目光凶悍看着叶天龙,敢这样轻薄宁红妆,这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天龙却丝毫没有在意他们的举动,只是盯着面前的宁红妆笑道:

  “宁总,你不是向来等级森严吗?怎么感觉你的手下今天好像不太懂规矩?”

  “咱们两个谈话,卿卿我我,啥时候轮到他们咋咋呼呼了?”

  黑衣青年气急败坏:“你”

  “好了,都退后吧,这么沉不住气,丢人。”

  宁红妆伸手制止黑衣青年他们冲动,俏脸保持一如既往地冷冽:

  “叶天龙,我跟你没什么交情,准确的说,咱们还处于对立的关系,所以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不然玩世不恭的占便宜,那对你不好。”

  “我能喝止他们一次,却未必能制止第二次。”

  黑衣青年他们恨恨不已看了叶天龙一眼,随后忍着怒气退回到两米之外,但眼神很是怨毒。

  宁红妆一边向叶天龙发出警告,一边把小腿搭在泳池边缘,一滴水珠从膝盖那儿往大腿慢慢地渗流:

  “药方的事,要么直接给一个数字,要么你占股一成,除此之外,你就不要妄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要吃掉我宁红妆?魄力不错,只是太猖狂了一点,太自以为是了一点。”

  她红唇轻启,流露一丝讥嘲:“我宁红妆的床上会有男人,但绝对不是你这样的货色。”

  接着,她绵里藏针发出警告:“还有,我希望叶部长对我的调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女人高高在上。

  叶天龙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澜,相反露出了一口皑洁的牙齿笑道:

  “宁总,这就不好玩了,你可以找一个帅哥给徐如梦仙人跳,我却连调戏都不能调戏,你会不会太霸道了?再说了,调戏又不犯法。”

  他手指在地板上画着圈圈:“流氓罪三十年前就没有了?”

  “徐如梦?咯咯,叶部长,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宁红妆摇曳着大腿,像是柳条在水里荡漾,那水珠在她的摇曳中忽左忽右,她得意洋洋地玩着。

  那水珠极为无耻地渗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道,让人呼吸止不住急促,随后,宁红妆又冷笑一声:

  “今天不是什么路过吧?你是特意来兴师问罪的,对不对?”

  “只是很可惜,徐如梦的事,我不知道,如果你们要告我的话,随便,我早准备好律师对付你们。”

  说话的时候,她雪白的大腿抖动了几下,肉乎乎圆滚滚的,随着动作流淌诱人气息。

  再看一双玉足,晶莹剔透,形状恰到好处,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又太少,湿漉漉的同样妙到极点

  叶天龙不以为然一笑:“宁总想多了,我真兴师问罪,又怎会是现在状况?”

  他的目光盯着女人起伏的胸膛,似乎能感受到白皙肌肤散发的热量: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华药,还搞出徐如梦这样龌蹉的事,我心里真恼火的话,哪怕不给宁总一大耳光,也会偷偷砸你家玻璃。”

  他悠悠一叹:“现在什么都没做,证明我对宁总是真诚的。”

  “你不是什么都没做,你是不敢做,因为我不是你能得罪的起。”

  宁红妆冷冷抛出一句,随后“嗖”地溜进了水里,一双大腿一蹬一夹,身子像鱼般滑开了。

  她温柔如水草四周荡漾,妩媚似透进水里的晨光,眸子传出寂静的声音,一层薄雾遮挡住喧哗外界。

  宁红妆来来回回地游了差不多五百米,她才趴到池边想歇息一下。

  她的双肋挂在池壁上,抬头却发现叶天龙眼睛异样的活泛,正对着自己的胸口眼都不眨。

  她低着一看,自己的上身正从敞开的泳衣,像成熟的西瓜一样呈现了出来。

  宁红妆没有羞怒,反倒沾沾自喜,能够让叶天龙目不转睛,说明自己的魅力还是无法抵挡的。

  爬上泳池,宁红妆感觉耳朵里进了些水,“嗡嗡”在里面嘈杂得厉害。

  她侧着脑袋轻轻蹦跳着,试图将耳朵里的水抖出来。

  随着她的一踮一踮,整个胸部也一扑一抖地晃荡着,随后,她望向毫不避忌盯着自己看的叶天龙:

  “叶部长,看够没有?”

  叶天龙笑了笑:“看够了,宁总身材真不错。”

  他意味深长补充一句:“如果宁总的胸怀,跟胸一样宽怀,那就彻底完美了。”

  宁红妆不接这个茬,保持着掌控全局的态势:“叶天龙,你这人,虽然卑鄙好色了一点,但也算得上是一个人才。”

  “好几次扰乱我的计划,化解了我给华药制造的困境,不得不承认,你让我刮目相看。”

  叶天龙轻叹一声:“谢谢宁总厚爱。”

  “我这人爱才如命,我不计前嫌,你带着药方来王药。”

  宁红妆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部长的位置给不了你,但我可以把我股份分两成给你。”

  “让你也成为王药的股东,再加上药方未来给予的一成利润,你的钱途会是现在十倍,怎样?有没有兴趣来王药?”

  她向叶天龙抛出了橄榄枝,也是对华药又一记重击:“如果有,明天就可以来王药签约。”

  “你我从现在起也是朋友。”

  宁红妆还让黑衣青年倒了两杯红酒,一杯自己端着,一杯给叶天龙:“干了这一杯?”

  叶天龙端着红酒缓缓走上去,脸上笑容很是灿烂,他贴近宁红妆的身躯,随后把嘴凑到女人的耳边,很是亲密:

  “谢谢宁总厚爱,只是我这人固执,除了上次的交易条件,其余方案我一概没有兴趣。”

  “用你一晚,换我的药方合作,这是唯一途径,如果再想收买我去王药,那就两晚。”

  见到叶天龙如此亲近宁红妆,黑衣青年嘴角牵动了两下,脸上愠怒更加明显,但最终压制了下来。

  “无法合作,那你我就是敌人了,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你走吧。”

  宁红妆哼了一声:“我不想再见到你,以后,也不要在我面前晃荡。”

  说完之后,她就一口喝完杯中酒:“我这人,最讨厌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