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74章 官司
  第374章官司

  “去我办公室,把事情说清楚。”

  林晨雪冷冷出声:“叶天龙,安抚大家的情绪。”

  她手指还在桌上一敲:“还有,接管徐如梦手头工作。”

  叶天龙嘿嘿一笑:“林总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在徐如梦跟着林晨雪离开后,花如雨她们爆发出强烈的欢呼,既为自己洗脱嫌疑,也为叶天龙机智。

  林晨雪感觉地板都在晃动,陆小舞也上扬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叶天龙让赵可可她们订了一些茶点,让人送上来平抚众人情绪,随后他就去了行政部。

  他径直进入主管办公室,坐在徐如梦的电脑面前,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操作,搜索着电脑上的东西。

  很快找到她跟宁红妆的邮件往来。

  虽然邮件加密,叶天龙还是破解了它,把该看的东西过了一遍。

  看完之后,他相信徐如梦是被逼的。

  事情很简单,见到华药去掉内患后,万众一心,宁红妆就设了一局,用一个帅哥勾搭有夫之妇、却又无比寂寞的徐如梦

  糖衣炮弹打倒徐如梦后,宁红妆就来了一个抓奸在床,还当场拍了艳照,让徐如梦作出选择,要么帮忙搞垮华药,要么夫离子散

  徐如梦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听从宁红妆安排,开始对华药搞小动作。

  “这女人,手段还真是龌蹉啊。”

  叶天龙脸上掠过一抹戏谑:“不过,我就喜欢这种龌蹉。”

  一个小时后,听到叶天龙汇报的林晨雪,很是愤怒地拍着桌子:

  “宁红妆太无耻了,有能耐就光明正大来一场竞争,不仅钻法律漏洞折腾我们,还对公司的人搞这些下三滥手段,也不怕丢她妈的脸?”

  “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行径,不仅损害华药公司的利益,还硬生生伤害了一个家庭。”

  虽然林晨雪知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徐如梦在这件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她觉得,始作俑者依然是宁红妆,如果不是她设局,徐如梦又怎么会做出这种糊涂的事?

  在公司,林晨雪跟徐如梦有比较多的交集,对后者能力也很认可,不然也不会提拔她做行政主管,所以情感上多少有些偏向:

  “这女人比黑寡妇还无耻,连这种折寿招数都使出来,真恨不得掐死她。”

  “林总,别生气。”

  叶天龙给她倒了一杯水,笑容灿烂地回道:“事情都发生了,怪责没有意义。”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给她一记重击,不然宁红妆会越来越得寸进尺,门口声讨,刘永财叛变,徐如梦被收买,一件接一件。”

  “何止呢?”

  林晨雪把一份资料丢在桌上:“前些日子就有一单官司,我们跟王药有一件法律纠纷,要对薄公堂。”

  “王药控诉我们给明珠医院的药品价格过低,恶意竞争,扰乱市场秩序,对行业和王药都造成重大损失。”

  叶天龙微微一愣:“这都行?”接着又意识到什么:“林总,你该不会真的恶意竞争吧?”

  “价格确实低,但我始终有原则,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官司就是关于博爱医院的单子。”

  林晨雪呼出一口长气:“两个亿,扣掉你的一百万提成外,还有一百万利润。”

  “扑!”

  叶天龙差点就把嘴中茶水喷了出来:“两个亿的单,两百万的利润?百分之一的盈利?”

  他扯过一张纸巾擦拭嘴角,带着一抹无奈补充一句:

  “怪不得宁红妆有胆子控诉我们,这一个点的盈利,理论上可以说白送甚至亏本,因为还涉及方方面面的隐性成本,说不是恶意竞争都怕没人信。”

  “你以为我不想多赚点钱吗?”

  林晨雪淡淡出声:“上官明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清楚,能把单子签下已经不容易。”

  “还想要从她身上赚几千万,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两百万已经很不错了,起码能给你提成,公司也不亏本。”

  “王药前几年,为了抢占市场,几乎是给上官明心白干。”

  林晨雪提醒叶天龙:“店大欺客,客大欺店,博爱医院这种体量的医院,有几个医药公司能赚钱?”

  “人家肯使用你们的药品,帮你们抬高知名度,抬升畅销位置,已经是一种帮忙,还想赚钱?”

  她哼了一声:“做梦。”

  叶天龙一脸遗憾:“华药当时应该也控告王药恶意低价。”

  “机会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

  林晨雪揉揉脑袋道:“现在多想也无益,当务之急是摆平这官司。”

  “不然被法官判定恶意竞争,不仅要赔一大笔钱,公司声誉还会受到严重受损,上官明心肯定也会兴风作浪,撕毁合同反咬一口我们。”

  “这官司,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关键是法官的态度。”

  叶天龙翻阅几下资料,对案子多少有些了解:

  “虽然我们只是盈利一个点,但有盈利,就表示我们有利可图,不算恶意竞争。”

  “顶多就是价格优势凌驾行业,法官只要思维正常,就应该判定我们无罪。”

  “当然,从市场来说,我们确实低于正常水准太多,也容易被成本抹掉,所以说恶意竞争也成立。”

  一个点的盈利,很容易被抹杀干净。

  叶天龙一眼看到了关键:“因此就看法官怎么看了。”

  林晨雪抿入一口茶水:“你的看法是对的。”

  “对了,法官是谁啊?难不难搞?”

  叶天龙低声一句:“要不让我给他送几个美女通融通融?”

  “滚。”

  林晨雪没好气盯了叶天龙一眼,恨铁不成钢骂道:“你就只会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我告诉你,这个法官叫苏正红,在道德行为上非常正直,根本不吃这一套。”

  她提醒一句:“你这样做反而会使他对你产生一种偏见,澳门赌博网站:他可能会认为你藐视法律蔑视法庭。”

  叶天龙一脸不信:“天下有不吃腥的猫?”

  林晨雪瞪他一眼:“别乱来,本来我们还有六成胜算,你如果送礼,搞不好就输了。”

  叶天龙没有说话,但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显然有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