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73章 认罪
  第373章认罪

  徐如梦没有摸铃铛,让在场众人开始怀疑她的居心。

  这行径,用作贼心虚可以形容。

  见到众人怀疑的目光,徐如梦气急败坏:“我不是做贼心虚,我是不想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叶天龙嘿嘿一笑:“不想玩无聊的游戏?那我问你是不是真摸,你又言辞凿凿说是?”

  他意味深长地补充:“徐主管,你习惯性撒谎啊。”

  徐如梦神情变得更急:“我没撒谎,只是不想受你驱使,我抗拒你对我的指令,我跟你职位相等。”

  “我没想过驱使你,我只是破解钻石案子,还大家一个清白。”

  叶天龙脸上划过一抹笑意,声线平缓:“没想到,徐主管因为私人恩怨,给这案子搞出障碍。”

  “这也可以看出,徐主管应该是不怎么在意自己钻石啊,不然怎会跟自己过不去?”

  他淡淡戏谑:“毕竟我是为你找出钻石。”

  徐如梦脸色一寒:“我怎么会不在意钻石?那可是十多万啊”

  越描越黑,言语又诸多矛盾,在场众人看她的神情有异样,越发觉得徐如梦可疑,只是想不通动机。

  “你就是做贼心虚。”

  这时,房门又被推开了,林晨雪带着花如雨她们走入了进来,脸上说不出的萧杀:

  “如果不是心里有鬼,叶天龙那么蹩脚的测验,你怎么就怕了呢?”

  “一个两百块钱的铃铛,你真把它当成了开光灵物?”

  徐如梦一愣:“林总,我”

  在场众人也微微惊讶,没想到林晨雪也向徐如梦发难,要知道,刚才两人还好好的。

  这让人多少能判断出,徐如梦确实有问题了。

  “以你的聪明,你不该相信叶天龙的鬼话,更不该不敢触碰铃铛。”

  林晨雪冷冷出声:“之所以忌惮,不过是被叶天龙的,十九,红,这两个字眼刺激。”

  陈凌儿好奇喊出一句:“林总,十九,红,这是什么意思?”

  “十九,就是十九楼,你们去找东西的地方。”

  林晨雪微微偏头,花如雨手里举起一个塑料袋子,里面有一颗璀璨四射的钻石:

  “有人把这颗十万的钻石藏在十九楼的女性洗手间,红,是指宁红妆,宁红妆收买了我们的人,编导出今天这一出戏。”

  “目的就是把我们搞得人心惶惶,相互猜忌,最终让公司大乱,王药得利。”

  “叶部长发现端倪,所以就设了一局。”

  当叶天龙点出钻石一案跟宁红妆有关时,冰雪聪明的林晨雪就猜到了很多东西:

  “用十九和红两个字眼,赋予铃铛一点特殊意义,如果不是小偷,是不会在乎这几个字,也就会摸铃铛一下自证清白。”

  “而小偷,心虚,本能让她逃避触碰铃铛。”

  林晨雪点出其中关键:“其实铃响不响跟小偷无关,它也没这种认贼法力。”

  “它只是鉴别的一种手段,很基础很简单的心理战术。”

  在全场一片哗然中,林晨雪盯着徐如梦喝道:“结果徐主管却上当了,也露出了马脚。”

  叶天龙看着徐如梦一笑道:“徐主管也不用这时候反悔,说自己刚才头脑昏沉,摸了铃铛却忘记了。”

  “大家可以看看自己的掌心,澳门赌博网站:只要摸过铃铛的人,都有一抹荧光粉,徐主管的掌心,应该干净无比。”

  “徐主管可以打开手掌,让大家看一看。”

  “如果你掌心也有荧光粉,那我就收回你做贼心虚的话。”

  徐如梦脸色一变:“你”

  在场员工齐声喊了起来:“张开,张开!”

  “没错,我没摸铃铛,正如你们说的,那能说明什么?”

  徐如梦恼羞成怒:“有什么证据,说我自导自演,扰乱人心?”

  叶天龙笑了笑:“监控视频显示,你去过十九楼洗手间,那时间段,十八十七楼的厕所,空的很。”

  徐如梦破罐子破摔:“我喜欢去十九楼上洗手间不行啊?”

  叶天龙又补充一句:“钻石也是十九楼找到的。”

  “可能是我掉地上忽略了,也可能是小偷弄上去藏洗手间。”

  徐如梦眼神凌厉:“凭什么说我贼喊捉贼?”

  说这几句话时,她已经色厉内荏,心虚无比,因为她去十九楼是偷偷上去,还藏匿了十分钟,可谓是非常隐蔽了。

  没想到还是被叶天龙判断出楼层,还让人去洗手间翻它出来,只是她此刻只能死撑了:

  “林总,你不能因为叶天龙的胡乱猜测,就把我当成自导自演的内奸。”

  叶天龙耸耸肩膀:“整个公司,只有你一个人早上去过十九楼用洗手间。”

  徐如梦声音弱了下来:“那就可能是我掉了,最多说我粗心大意,冤枉大家了。”

  “其它什么受人唆使,全是你们臆想的。”

  林晨雪冷冷出声:“徐如梦,你这时候还要狡辩?”

  “你的账上多了一笔八十万的钱款,付款方就是宁红妆的旗下子公司。”

  林晨雪直接丢出一记杀手锏:“你可不要说,宁红妆借过你的钱。”

  花如雨她们又是一片哗然,带着说不出的惊讶,没想到真有金钱交易。

  徐如梦脸色已经苍白,但做着最后挣扎:“这是宁红妆设局,故意陷害我的,林总,你要明察啊。”

  “徐主管,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叶天龙也指着钻石一笑:“我可以断定,这钻石绝对不是地上捡的,肯定是包扎严实藏起来的。”

  赵可可忙出声附和:“对,不是地上找到的,我们是在水箱发现的,我们还录了视频。”

  花如雨把手机录下的视频放出,众人见到,三女最后找到钻石,果然是在一个水箱的玻璃瓶子中。

  叶天龙上前一步,看着徐如梦轻轻一笑:

  “只要把瓶子和钻石拿去化验,如果只有徐主管一个人的指纹”

  “那就可以说明,钻石绝对不是你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也不是掉地上被别人捡起来包好藏水箱。”

  “徐主管,你再不坦白,我就报警叫警方跟进,相信很容易把你定案。”

  林晨雪直接发出一个指令:“花如雨,打电话给警察。”

  徐如梦听到这一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脸色如纸惨白,身子还不受控制颤抖:

  “林总,放我一马吧,我也没办法,我真不想这样做啊,只是我被宁红妆设局”

  徐如梦看着林晨雪哀求开口:“林总,我真是有苦衷啊,你给我一个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