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69章 恨铁不成钢
  第369章恨铁不成钢

  六点半,叶天龙扭扭脖子回到林晨雪家里。

  他发现林晨雪不仅已经起床,还跟秦紫衣坐在餐桌前面谈笑风生,嘴里吃的就是他买的两份早餐。

  “天龙,你跑去哪里了?”

  林晨雪见到叶天龙回来,落落大方喊道:“昨晚风大雨大,借一个客房给你住宿,还以为今天会投桃报李,给我早点起来买早餐。”

  “结果倒好,两手空空回来,幸亏紫衣给我带了早餐,不然我会饿死。”

  与其让秦紫衣好奇猜测叶天龙,林晨雪很直接点明他昨晚雨大留宿。

  秦紫衣笑着望向林晨雪:“晨雪,他昨晚住这,没有占你便宜吧?”

  林晨雪哼出一声:“他敢占我便宜,现在都不可能站着了。”

  “也是!”

  秦紫衣也瞥了叶天龙一眼,拿起一个豆沙包掰开,随后往嘴里塞了一半:

  “只是你想他知恩图报就天真了,他这人向来就是不靠谱的人,不把你叫起来做饭给他吃就不错了,你还想让他给你买早餐?”

  叶天龙看着桌子两份早餐,嘴巴张大很是委屈。

  “紫衣说的有道理,对这家伙不能寄予厚望。”

  林晨雪嫣然一笑:“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还是我家紫衣好,知道给我带早餐。”

  “谁跟谁啊。”

  秦紫衣毫不客气占据叶天龙功劳,随后向满脸郁闷的后者喊出一句:

  “虽然我没买你的早餐,但这两份份量不我吃不了那么多,叶天龙,过来一起吃,只是你要记得欠我人情,下次请我吃大餐。”

  叶天龙很想拿出一个佛牌,学钟向亮一样诅咒秦紫衣。

  林晨雪也拿来一个杯子,把还没喝的豆浆给叶天龙倒了一半,招呼叶天龙过来一起吃:

  “对,今天份量有点多,天龙,一起吃吧,吃完了,你才有力气给我拉业务,如果不饱的话,待会去公司再吃。”

  言语打击归打击,行动上,两女还是疼惜叶天龙的,都尽量把自己的早餐留多一点给叶天龙。

  叶天龙叹息一声:“那就谢谢两位了。”

  他坐在中间,吃着两人恩赐、实质属于自己的早餐,他一边盯着秦紫衣的胸,一边狠狠咬着豆沙包。

  秦紫衣捕捉到他的神情,又见到他袭胸的目光,俏脸羞怒,好像他每一口,都咬在坚挺上。

  她忽然感到胸疼。

  “紫衣,最近还忙吗?”

  林晨雪吃入半个豆沙包,澳门赌博网站:向秦紫衣发出一个邀请:“明天周末,咱们去郊外农庄逛一逛?”

  “我哪里有你的好命啊。”

  秦紫衣的俏脸有着一丝无奈,侧头看着闺蜜叹息一声:

  “最近很多势力涌入明江,一连串凶案发生不停,斧头帮跟飞龙帮火拼,金铺劫匪还没归案,孔子雄也到了明江,我真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

  她看了一眼叶天龙,叶天龙依然盯着她的胸,一口一口喝豆浆。

  “孔子雄跑来明江干吗?”

  林晨雪微微一愣,随后戏谑一句:“莫非奔着沈天媚而来?”

  “沈天媚是一个原因,但更多怕是涉及江太保一案,总之,水很深。”

  秦紫衣眼里多了一抹光芒:“局长现在再三叮嘱我们,做好本份就行,不要卷入那些漩涡。”

  “看来京城那位,身体真的不行了。”

  林晨雪淡淡一叹:“不然孔子雄哪敢如此放肆?”

  秦紫衣塞入一片包子:“老爷子的电话也是不乐观算了,我们不要理会这么多,没意义。”

  “也是,我们过好自己就行,上面的东西,太遥远了咦?”

  就在这时,林晨雪忽然发现了什么,一揪叶天龙的衣领,盯着脖子上的两排牙印,惊讶中又带愠怒:

  “这里怎么被人咬了?”

  她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叶天龙:“王八蛋,你还真是风流啊,早上出去跑个步,又跟女人勾搭上了。”

  “我还以为你早已经改过,没想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林晨雪很是生气:“说,是哪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咬的?”

  正在喝豆浆的秦紫衣听到这话,嘴里豆浆差点就喷了出来,所幸及时咽下才没有出丑。

  饶是如此,她也呛得不行,连连咳嗽了几声才止住:“晨雪,别激动,大清早的,哪里有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

  “叶天龙虽然可恶,但也是有原则有追求的人,不会随便找一个女人勾搭。”

  秦紫衣看了叶天龙一眼:“晨雪,你先别动怒,让叶天龙好好解释,说不定是一个误会。”

  叶天龙满脸无辜,不过没有说话,免得暴风雨更大。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紫衣,你别护着他。”

  林晨雪虽然诧异秦紫衣为叶天龙说话,但也没有往深处细想:“他这人有什么追求?”

  “寻花问柳就是本性,随便一个女人勾搭就扑上去。”

  她语气很是肯定:“不用说,今天早上,他肯定跟不检点的女人鬼混了。。”

  秦紫衣差点就要撞墙了。

  叶天龙弱弱回应:“林总,冤枉啊。”

  “这个小区,你也就跟我们两个和小舞认识,小舞向来喜欢睡懒觉,不到七点不起床。”

  林晨雪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思维很是清晰:“我跟紫衣又都在这屋里,所以你外面跑步遇见的女人肯定是陌生的。”

  “一个陌生女人,跟你短暂接触,就留下这种恋人般的激情齿印,不是不三不四是什么?”

  秦紫衣神情尴尬:“有点道理,有点道理”

  “简直就是真理。”

  林晨雪有些生气地看着叶天龙,昨晚的亲密和亲近,此刻都被这齿印破坏:“究竟怎么回事?”

  叶天龙拿开林晨雪的手,把衣领扣子系好笑道:“我自己咬的”

  林晨雪俏脸一寒:“认真点。”

  “刚才在外面跑步,见到一个小丫头上树抓猫,我怕她摔下来就抱她。”

  在秦紫衣一脸心虚的注视下,叶天龙挤出一个谎言:“她被吓了一跳,于是就咬我一口。”

  说到这里,他还直接把秦紫衣拉进来:“秦队在楼下应该也见到了,就是我抱着找家人的小女孩。”

  “我当时还想要向你求助来着,结果人家姥姥她们就出现了,那丫头姓钟。”

  林晨雪眸子清冷:“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而且你这齿印是小女孩咬的吗?女孩十八岁?”

  她目光很锐利,指着叶天龙从齿印:“当我眼睛瞎,分不出成人和小孩的齿印?这一看就是狐狸精的。”

  “你也别想拉着紫衣给你做伪证,她是我的闺蜜,也是有原则的人,不会助纣为虐的。”

  狐狸精?秦紫衣咳嗽一声:“叶天龙,你还是老实交待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叶天龙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坏坏一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当然!”

  秦紫衣一拍桌子,虚张声势:“晨雪这么在意你,你不主动交待,对得起晨雪的痴心吗?”

  气头上的林晨雪闻言一愣,随后俏脸散去了怒意,轻叹一声:“是我管过头了。”

  “我跟天龙毫无关系,他的私人生活,我哪有权力管呢?”

  她一口喝完豆浆,随后让叶天龙送她上班,起身那一刻,俏脸的笑容有些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