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68章 我要太阳
  第368章我要太阳

  叶天龙以为钟向亮丢下狠话后就会走掉。

  谁知,这个奇葩没有开车离去,而是走回到车上拿了一个东西,然后又杀气腾腾的折了回来,掌心多了一个佛牌。

  上面有一个小女孩的相片,形状可怖,满头是血,他用中间镜子对着秦紫衣射出光芒。

  女孩的狰狞头像,落下秦紫衣的腹部。

  “秦紫衣,你浪费我的时间,欺骗我的感情。”

  钟向亮面目变得狰狞起来:“我诅咒你,生生世世,孩子不是胎死腹中,就是出门撞死。”

  “你们这对狗男女,也遭受千刀万剐而死。”

  虽然现代社会,对这些诅咒早就不以为然,可是被钟向亮用佛牌这样一照,再加上恶毒无比的字眼,秦紫衣还是打了一个冷颤。

  几个看戏的大爷大妈也赶紧跑远点,担心晦气不小心沾染自己受了牵连。

  “王八蛋!”

  秦紫衣向侧挪了半米,钟向亮依然把镜子映像射过去,同时又重复刚才恶毒的话,似乎这样就可让秦紫衣肚中变鬼孩。

  秦紫衣俏脸变得惨白,幸亏自己没有孩子,不然她真会掏出警枪直接爆掉钟向亮。

  “我现在是你男人,粗活,我来。”

  见到秦紫衣要动手,叶天龙伸手阻拦她,如果开始只是觉得钟向亮不长眼,现在则觉得这人太恶毒。

  他把早餐放到秦紫衣的手里,随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平淡无奇的身上突然暴射出令人生寒的戾气。

  钟向亮脸色微变,下意识想要上车跑路,可是已经太迟了,叶天龙已经站在他面前。

  “去死!”

  钟向亮显然也有点身手底子,见到避无可避就直接踹出一脚,叶天龙看都不看,只是右手一侧,打在他的膝盖上。

  钟向亮就砰一声摔在地,没等他挣扎起来,叶天龙又一脚把他踹翻,还踩了他另一脚。

  两腿剧痛,钟向亮难于行动,只能坐在地上闷哼不已,只是他虽然吃亏,但气势依然不输人:

  “小子,我是曼国派来明江的交流警官,你打了我,你要吃官司的,你要坐牢的。”

  叶天龙没有理会他,只是捡起地上那个佛牌,扫视一眼,神情一愣,马上认出这小女孩跟三姨一样。

  只是他很快恢复平静,盯着面前的钟向亮,嘴角勾起一抹冷冷戏谑:

  “人家供奉佛牌的正派来提高运气,增强成功信念,你身为警官,却走邪途带阴牌,急功近利,还心肠恶毒,打你真是脏我的手。”

  钟向亮眼睛瞪大,震惊叶天龙懂得这么多。

  “咔嚓!”

  叶天龙让秦紫衣给自己一个塑料袋,随后缓缓戴在右手上道:

  “给你制造佛牌的巫师,有没有告诉过你,阴牌是一把双刃剑,利用好,可以杀敌捧己,利用不好,它就会邪性大发反噬宿主全部好运?”

  说话之间,佛牌已经被叶天龙捏碎,全部变成饼干碎的渣渣,头发,泥土,断针,相片,一目了然。

  钟向亮身子颤抖了一下:“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

  叶天龙一把踩住他的脚踝,随后左手捏住他的嘴巴:“请你吃早餐。”

  钟向亮死命抖动反抗:“不,不要”

  秦紫衣上前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啪!”

  叶天龙直接把他下巴脱臼,随后把佛牌渣渣全部倒入钟向亮的嘴里,钟向亮想要用舌头顶出来,叶天龙一拳打在他腹部。

  钟向亮倒吸一口凉气,把渣渣吸入了大半,接着,叶天龙又从他车上拿了瓶水。

  三百毫升的水灌了下去,钟向亮把一个佛牌吃的干干净净。

  “你不是很喜欢诅咒吗?”

  叶天龙把他下巴接回去,淡淡一笑:“现在整个阴牌都在你肚子里,你心里应该清楚,这是对你的最大诅咒。”

  “如果我是你,赶紧去找给你铸造阴牌的巫师,让他给你好好化解,不然你要开始走霉运。”

  “相片上的小女孩几岁死的,你要倒霉多少年运气。”

  钟向亮趴在地上,不断干呕,却什么都呕不出来,恶毒不已望向叶天龙,想要动作却最终作罢。

  他看得出自己不是对手,只能再度丢下一句狠话:“你等着,小子,我一定让你们付出代价。”

  叶天龙眼神一冷:“滚!”

  钟向亮担心叶天龙又打他,忙钻入车里一踩油门离开,期间还不断地呸呸呸,似乎要吐出一点东西。

  “他是曼国派来的高级警官,有点人脉,有点背景,为我得罪他,值得吗?”

  秦紫衣走了过来,目光清冷盯着叶天龙:“他这个人睚眦必报,你小心一点。”

  叶天龙接过早餐,嘿嘿一笑:“你觉得,这点小事,比起以前闯的祸,算大还是算小?”

  “确实不算什么。”

  秦紫衣微微一愣,随后目光多了几分凌厉:

  “江子豪的白粉,码头仓库的火拼,小野一郎的断腿,吴八桂的死亡,梅花宾馆厮杀,沿江的枪案,金铺的劫案,人贩子的血流成河,还有乌鸦的遇袭”

  “比起这些大案,揍个钟向亮又算得了什么呢?”

  叶天龙一脸无辜的样子:“这跟我好像没关系啊。”

  “有没有关系,你心里自己知道。”

  秦紫衣冷冷出声:“我只是想提醒你小心一点。”接着又望向他手里的早餐:“给晨雪买的?”

  叶天龙轻轻点头:“嗯。”

  秦紫衣又问出一句:“你昨晚在晨雪家里留宿吧?”

  叶天龙迟疑了一下,但最终点点头:“嗯,但是我睡”

  话还没说完,秦紫衣就拉开一楼防盗门,噔噔噔的走入大厅,进入电梯,还很快的按下关闭。

  “等等。”

  叶天龙速度极快地跟了上去,脚步踉跄着抱住情绪低落的女人:“我睡客房”

  他还想说留宿更多是考虑林晨雪安全,金刚狼那伙人越来越找死了。

  只是还没有说完,秦紫衣就躲避叶天龙的怀抱:“王八蛋,你不要碰我!”

  “我知道很多女人对你投怀送抱,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叶天龙原本只是撞在一起,听到她这么说干脆直接抱紧:

  “你的确不是投怀送抱的女人,但是你更火爆,更麻烦,更倔强。”

  秦紫衣瞪着叶天龙:“我上次说过,咱们以后少来往,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昨晚下雨了,河水流入了井里,所以咱们刚才又有了交集。”

  叶天龙目光定定地看着女人:“对了,不是奉子成婚吗?”

  秦紫衣脸颊爆红,羞怒之下,一口咬到叶天龙的脖子上,直接咬出两排清晰的牙印。

  她喜欢这个男人,可是又感觉握不住这个男人,还牵涉到闺蜜林晨雪,她心里很是压抑。

  放弃又舍不得,所以她很痛苦,现在借机发泄,自然咬得凶狠。

  叶天龙没有惨叫,也没有躲避,就这样让女人咬,像是知道她的痛苦:“发泄出来就好。”

  秦紫衣的动作全部僵滞。

  叶天龙趁机抱着她:“不要郁闷了,不要生气了。”

  秦紫衣咬着嘴唇,但没有推开叶天龙:“我还是不开心。”

  “说吧,要怎样才开心?”

  叶天龙轻声一笑:“我尽量满足你。”

  他的声调很轻,语速很慢,但却充斥着真挚的力量,让人踏实心安的力量。

  “我想要太阳啊。”

  秦紫衣轻哼一声:“你给我啊。”

  昨晚下雨,今天虽然放晴,但一片阳光都见不到,连耍赖都不行,摆明是刁难。

  “行!”

  谁知,叶天龙毫不犹豫答应:“我放下早餐,就马上去你家,今天给足你太阳。”

  秦紫衣一愣:“去我家干什么?”

  “今天头顶没有太阳,我抓不了给你,也无法拿一盆水请出太阳,而你却坚持要太阳。”

  “这说明什么?说明话有深意。”

  叶天龙一脸好奇看着她:“太阳,又叫日,你要太阳,也就是说,你想”

  话没说完,秦紫衣就暴跳起来

  左勾拳!

  右勾拳!

  最后一个天马流星拳

  叶天龙哐当倒在电梯,秦紫衣拿起两份早餐,神清气爽:“这早餐,我陪晨雪吃了。”

  她回头对着叶天龙哼了一声,只是看到那排牙印时,心里如水一柔

  :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