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34章 陆家人情
  第334章陆家人情

  拍卖会,香槟,美女,佳肴,歌舞升平。

  这样的环境,每个人都是从内到外放松的,哪怕有类似叶天龙这样的风波,也是在和谐气氛中烟消云散。

  所以不会有人往生死危机思虑,也不会觉得这会场有什么危险,就算是沈天媚也少了平日戒备。

  因此叶天龙夹住的黑色毒蛇,不仅让沈天媚渗出了冷汗,还让林晨雪等人僵直了身体。

  看着黑乎乎毒蛇冒出的两颗毒牙,每个人都嗅到了死亡气息,很快,整个会场都安静下来,许东来他们赶赴这里。

  十几个保安更是第一时间拔出电棍,额头渗出汗水如临大敌靠近事发中心。

  “拿一个酒瓶给我。”

  叶天龙的两根手指夹着毒蛇,随后向林晨雪他们偏偏头:“最好里面有酒的那种。”

  一名服务员很快拿来一瓶酒,依照叶天龙吩咐打开。

  众人目光炯炯看着酒瓶,随后又望向叶天龙的手指,眼里有着担心和畏惧,生怕叶天龙手指没力或者毒蛇太猛,让毒蛇从指间钻出来。

  此刻,华衣贵妇和老婆婆也走了过来,见到毒蛇马上护住沈天媚。

  妖女的手脚,至今还很冰冷。

  叶天龙拿过来往嘴里灌入两口,很是惬意叹出一口酒气,林晨雪低声一句:“你干吗?”

  叶天龙悠悠一笑:“压压惊。”

  全场沉重气氛顿时松散不少,众人脸上也多了一点笑意。

  随后,在林晨雪的没好气中,叶天龙小心翼翼把毒蛇塞入了酒瓶,还第一时间塞好木塞,上面也加了一个盖子,不过他又用牙签戳了一孔呼吸。

  众人清晰的见到,毒蛇掉入酒水里面,先是一动不动,接着扭动两下,像是还没缓过神来。

  接着,他们就见到了惊人一幕,毒蛇扭曲疯狂起来,不仅在酒里乱窜乱扭,还不断扑在玻璃,露出狰狞面孔。

  “啊”

  几个女宾吓得连连后退,看热闹的郭思思也颤抖了一下,没想到这毒蛇这么可怕。

  “这里怎么会有蛇呢?”

  许东来见到差点弄出人命,还是沈天媚这样的人,马上向保安吼叫起来:

  “一队,给我调看监控,看看是外面溜进来的蛇,还是有人放进来的,二队,给我清查全场,看看还有没有毒蛇,保护宾客。”

  随着许东来一声令下,二十多名安保人员和许家保镖打开大灯行动起来,看看花园有没有毒蛇和可疑人员,希望可以安抚宾客的情绪。

  只是这出变故,已经弄得人心惶惶,很多人不敢再站立在草地上。

  这时,澳门赌博网站:几名陆家保镖跑了过来,把看热闹的人驱散,消除沈天媚的危险。

  沈天媚缓过神来,一把抱住叶天龙:“小弟弟,谢谢你,又救了姐姐一次。”

  她还故意用胸顶了顶叶天龙,贴着他的耳朵呵气如兰:“给你一点福利。”

  “如果不够的话,你可以抓几下,姐姐不会介意的,相比小命来说,贞洁不算什么。”

  沈天媚调戏着叶天龙:“只是你家母老虎估计会砍死你。”

  说这些时,她都是压低声音,没有让林晨雪听到。

  饶是如此,林晨雪看着两人亲密也是气恼,不过想到沈天媚差点死掉,她又收起两分不快。

  算是压压惊吧,林晨雪把叶天龙当成了物品。

  叶天龙扫过俏脸阴沉的林晨雪,苦笑着从沈天媚身上挣开:“沈小姐,不客气,举手之劳。”

  接着神情犹豫补充一句:“不过你出入要小心,这条毒蛇绝对不是意外,它咬你之前,我听到一记哨音。”

  沈天媚美丽眸子微微眯起:“有主?”

  “有主。”

  叶天龙肯定地点点头:“而且现在是冬季了,这条蛇不该出现在这里,何况今晚不少酒水,蛇虫闻到只会远远避开,又怎么会窜到这么前面?:

  “所以它肯定是有主的,只是蛇不会说话,招不出凶手来。”

  “小伙子,做的不错,分析的也不错。”

  这时,华衣贵妇带着老婆婆走了过来,恰好听到叶天龙分析的她,脸上扬起一丝赞赏:

  “我是天媚的干妈,今晚谢谢你,如不是你及时夹住这条蛇,只怕天媚又要遭罪,小伙子,陆家欠你一个人情。”

  她虽然没有亲自见到惊险画面,但已经从旁人描述知道那份凶险,因此对叶天龙发自心底的感激。

  老婆婆也瞪大眼睛,近距离审视叶天龙,还有他手中的那批酒,酒里的毒蛇。

  老婆婆扫过几眼后,她的眼里多了一丝欣赏。

  她相信,自己可以一手捏死毒蛇,但是,像叶天龙这样夹住毒蛇,不伤它性命,她没有十足的把握。

  林晨雪见到华衣贵妇走来,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喊出一句:“梅姨。”

  华衣贵妇看到林晨雪在旁边,神情又多几分高兴:“晨雪?好久不见,你长得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梅姨过奖了。”

  林晨雪轻笑一声:“你和陆叔叔身体还好吗?”

  “好,好!”

  华衣贵妇跟林晨雪显然也认识,甚至关系不错:“好久不见了,你也很久没来陆家了。“

  ”你陆叔叔可是经常提起你,说你比沈丫头乖巧多了,听说你来明江做总经理半年了,也不过来看看我和你陆叔?”

  “你跟沈丫头置气,不能把我们牵连啊。”

  沈天媚微微嘟起小嘴,却没有说什么。

  林晨雪笑着回应:“梅姨说得对,是我小气了,好,以后一定常去看你。”

  “这是你说的,以后我叫你过来,你可不准推辞。”

  华衣贵妇跟林晨雪又叙旧了几句,随后把目光转向叶天龙:“小伙子,今晚真的谢谢你。”

  “陆夫人过奖了。”

  见到华衣贵妇和老婆婆他们靠近,叶天龙跟沈天媚拉开一点距离,随后彬彬有礼:

  “举手之劳,何须客气?再说了,我跟沈小姐也是朋友,朋友有难,我自然要帮忙,所以陆夫人不用把它记在心上。”

  “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天媚来说,是生死一线。”

  华衣贵妇站在叶天龙的面前,神情很是友善:“你不挟恩求报,我们不能忘恩负义。”

  “不管怎样,我认下你这个晚辈了,你不要叫我陆夫人了,叫我梅姨吧,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尽管来陆家找我。”

  沈天媚高兴的拍拍手:“对,叫梅姨。”

  叶天龙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喊出一句:“谢谢梅姨。”

  “好孩子。”

  梅姨伸手拍拍叶天龙肩膀,随后又轻声开口:“我最喜欢干脆利落的孩子,你也不要有事来找我。”

  “没事也可以来陆家逛一逛,梅姨杀人放火不行,但煮菜做饭还是一流,你可以过来尝一尝我的手艺。”

  “天媚也会在明江呆一段日子,你们两个可以多亲近亲近。”

  显然,她要给沈天媚牵一牵红线了。

  叶天龙没有扭扭捏捏,笑着点点头:“好,有空我一定拜访你们。”

  “好了,不多说了。”

  梅姨扫视一眼全场,随后看着叶天龙笑道:“今晚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人心惶惶,连脚都不肯落地了。”

  “拍卖会只能改期,我也不会让天媚置身危险中,你慢聊,我带天媚回去,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说完,她就让老婆婆和保镖护送沈天媚离开,四周宾客也开始纷纷离开,这酒会算是砸了。

  许东来无奈,这注定自己要被父亲责骂,但也清楚,宾客出了事,自己责任更大。

  沈天媚恋恋不舍,却知道自己必须走,谁也无法知道,对方还有没有杀招,她不能让陆家担心。

  于是她一边跟着保镖前行,一边向叶天龙摇一摇手指:“小弟弟,保持联系哦。”

  她还侧头看了一眼林晨雪,俏脸多了一丝狡黠:“还有,刚才咱们说的,千万不要告诉晨雪哦。”

  叶天龙一愣,随后喊叫一声:“你不能这样啊,你是玩我。”

  沈天媚根本没跟他说什么小秘密。

  果然,林晨雪走了上来,俏脸一冷:

  “走,上车,顺便告诉我,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