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33章 杀机
  第333章杀机

  叶天龙快控制不住,实在太勾引了,忙出声喊道:“放手,放手。”

  “你个杀千刀的。”

  沈天媚依然死死拉着叶天龙,娇哼一声:“我都给你留了电话,你却一次都没打过。”

  “我那天早上离开后,你也没有发个微信问候一声,你就不担心我被人劫财劫色吗?”

  “我长这么漂亮,很容易出事的。”

  她用手指一戳叶天龙的额头:“真出意外,你对得起我?”

  叶天龙细汗渗出:“手机没电。”

  “别找借口了。”

  沈天媚撅着诱人的红唇撒娇:“我也不管,反正难得撞见你一次,我不会随便放开。”

  叶天龙心力交瘁。

  看到叶天龙被沈天媚捏的死死,林晨雪心中充满了怒意,这个混蛋,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沈天媚?

  这时,沈天媚感受到林晨雪的目光,偏头嫣然一笑:“晨雪,晚上好,好久不见,你又漂亮了。”

  “只是怎么还是冷冰冰的啊?”

  “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女人要娇柔,要绽放,要妩媚,这样才会有男人喜欢,才会活得滋润。”

  “你看你,虽然漂亮,可冰冷的跟雪花一样,这可不好,仙女再漂亮,也比不上妲己有温度。”

  她还扯着叶天龙娇笑问道:“小弟弟,你说,是不是啊?”

  林晨雪很干脆利落:“如果可以不见,我还真懒得见你,当年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叶天龙微微诧异,听这对话,两人有恩怨啊。

  沈天媚幽幽开口:“哎,这么多年,你还惦记着那个小鲜肉啊?我只是逗他两下,他自己扑上来。”

  “不过也好,让你提前看清一个男人,不用掉入恋爱坑里再后悔。”

  沈天媚笑看着林晨雪:“其实,你应该感谢我。”

  林晨雪淡淡戏谑:“我一直都感谢你,不然不会忍受你的混淆是非。”

  “哎,算了,咱们这关系怕是修复不了,随缘吧,弟弟,走,跟我去前面。”

  此刻,拍卖会即将开始,沈天媚拉着叶天龙向前面座位走去,那里已经有工作人员安排好位置。

  十几个最佳位置都写着名字,其中一张就有沈天媚三个字。

  前行途中,沈天媚拉着叶天龙的胳膊,不让他从自己手里窜出去,声音还带着一些幽怨:

  “你干吗老抗拒我?是不是被哪个小三勾走了魂?不然你怎么会嫌弃我呢?”

  “说,究竟是哪个狐狸精勾引了你?”

  她还顺势瞄了一眼林晨雪:“我把她揪出来,鞭打三十下。”

  林晨雪本来要远离两人,免得被他们左右情绪,但看到沈天媚的眼神,她马上炸毛,寒意更甚:

  这女人什么意思,说自己是小三吗?

  林晨雪气不打出一处来,本小姐可是叶天龙顶头上司,还是上过叶天龙的人,更是众人嘴里的情侣。

  当着我的面,跟我男人勾勾搭搭,我还没发火,你反倒逼宫了?

  当年读书的时候让你三分,现在依然吹鼻子上脸?

  “叶天龙,你去哪里?”

  林晨雪的位置原本跟沈天媚并排,此刻动怒直接把牌子挪到后面一排,不跟沈天媚坐在一起,同时向叶天龙喝出一句:

  “你今晚跟我过来是工作的,不是泡妞吃饭打酱油的,你耳朵有没有听进去啊?”

  “而且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你就是不听。”

  林晨雪盯着沈天媚,新仇旧怨一起来:“那些人会把你带坏的,马上给我滚到这边来坐。”

  叶天龙脚步一虚,差点摔倒,忙出声应道:“好,好,我马上过去。”

  “天龙,你是我的,只能跟我坐一起。”

  沈天媚跟林晨雪似乎有积怨,所以始终拉着叶天龙的手,还柳眉一挑笑道:

  “林总,你不是向来清高的吗?怎么今晚跟我抢男人了?再说了,跟我抢,你凭什么啊?”

  “胸?脸蛋?还是床上功夫?”

  “我干吗要跟你比?我是正儿八经的正主。”

  在叶天龙暗暗叫苦时,林晨雪冷笑一声:“问问天龙,问问大家,他是不是我男朋友?”

  “要说抢男人,也是你抢我的。”

  不等沈天媚出声发问,叶天龙身躯晃动:“哎哟,我有点头晕,估计喝醉了,哎哟,哎哟”

  沈天媚掐了叶天龙一把:“天龙,告诉林晨雪,你喜欢我。”

  叶天龙咳嗽一声:“不喜欢。”

  “好假哦。”

  沈天媚语不惊人死不休:“你那晚脱我衣服的时候,可是欢喜的非常厉害,说爱我一生一世的。”

  她轻轻蹭着叶天龙:“对了,我那小内内,晒干没有?手感还不错吧?我走了后,偷摸不少次吧?”

  林晨雪一脸怒意,死死盯着叶天龙,正要质问叶天龙怎么回事,但心里一动,随后画风一变:

  “天龙,你不是说,最喜欢我的熊猫内内吗?说它是国宝吗?怎么又去摸低级的内内了?”

  “不过也是,吃腻大鱼大肉,偶尔出去捡个青菜吃吃,也可以理解。”

  叶天龙身子一晃,啪一声坐到椅子上,扛不住了,扛不住了

  “呼!”

  就在沈天媚俏脸一变,抓起自己椅子要跟叶天龙并坐时,叶天龙的耳朵忽然一动。

  他听到一记低频率哨响。

  “嗖!”

  就在他抬头的这一瞬间,他忽然看见一条黑色的影子,从沈天媚的椅子下面,毫无征兆的窜了起来。

  它就像是一支箭,速度却远比箭更快更急,甚至连天上闪电也不如。

  黑影一闪,忽然间已到了沈天媚的咽喉。

  “嗤!”

  也就在这瞬间,叶天龙的右手已伸出,用两根手指一夹,他夹住了一样东西。

  一样又滑又冷又黏的东西,一条筷子大小的黑色毒蛇,毒蛇的红信已吐出,已舐到沈天媚的喉结上。

  可是它已不能再动,像是失去知觉一般,叶天龙的手指恰巧捏住了它的七寸。

  他的出手若是稍稍慢一点,捏的地方若是稍稍错一点,捏的力量若是稍稍轻一点,那么,沈天媚已死。

  沈天媚看着叶天龙手里的毒蛇,整个人都似已冰冷,笑容也变得僵滞。

  命悬一线,不外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