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25章 棋子命运
  第325章棋子命运

  “啪!”

  梁子宽没有半点废话,直接把半杯红酒泼过去:“见太阳了,醒一醒。”

  叶天龙淡淡一笑:“两位,别来无恙。”

  王大伟和林朝阳被海风一吹,又被红酒泼在脸上,顿时打了一个激灵,随后见到叶天龙和梁子宽,马上嗷嗷喊叫起来:

  “叶部长,梁少爷,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跟你们对抗,再不敢”

  这些日子折磨,特别是飞龙子弟连续三天不让睡觉,更是让林朝阳和王大伟生不如死,精神受摧。

  如不是还贪恋世间的繁华和惧怕疼痛,他们早咬舌自尽,所以见到有机会活命,两人自然是死命求情:

  “只要你们放过我们,做牛做马也愿意啊。”

  梁子宽对着他们各踹一脚:“不是求我,是求我师父。”

  “梁少,他们留给我处理吧。”

  叶天龙向梁子宽微微偏头:“你跟兄弟们先下去吃饭吧。”

  “好,师父,你慢慢处理,有需要喊一声,我们立刻上来。”

  梁子宽知道叶天龙要单独跟两人对话,于是点点头笑着带手下离开,还不忘记点点王大伟和林朝阳:

  “老实一点。”

  王大伟两人打了一个颤抖,虽然不知道梁子宽为什么叫师傅,但更清楚叶天龙是掌控他们生死的人。

  甲板顷刻只剩下三人。

  “王部长,林主管,来,坐。”

  叶天龙脸上扬起灿烂笑容,人畜无害,招呼林朝阳和王大伟就餐:“饿坏了吧?来,吃东西。”

  “咱们的恩怨,不急,慢慢说。”

  他用刀子割断两人的绳索,还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红酒:“慢慢解决。”

  只是林朝阳和王大伟不敢碰:“叶部长,我们不敢,不敢!”

  “先吃,吃完再说。”

  叶天龙再度挥手,示意两人好好享受,还把两个大闸蟹放两人面前:“饿肚子说话都是不清醒的。”

  见到叶天龙这样坚持,虽然心里忐忑不安,但饥饿还是让两人横下心来,坐到椅子上捧起大闸蟹就剥吃起来。

  被梁子宽绑来的这些日子,他们一天只有一个馒头和一杯水,肚子里早就没有半点油水了。

  哪怕最终还是要死,此刻吃饱吃好也比饿着上路好。

  “咔嚓,咔嚓!”

  撕扯大闸蟹和啃蟹黄的声音,很快在露台上响起来,叶天龙看着狼吞虎咽的两人,笑一笑之后,又给他们各自撕了一只烧鸡腿。

  林朝阳和王大伟毫不客气塞入嘴里,感受着许久没有触碰的肉香和滑嫩。

  他们刚刚吃完鸡腿,叶天龙又给他们烤了几片五花肉,满足两人肚子的油水。

  十分钟后,林朝阳和王大伟酒足饭饱,一杯红酒喝下去,彻底心满意足。

  苍白的脸上,开始有了红润,眼睛也多了一抹炽热。

  叶天龙扯过一张纸巾,轻轻擦拭自己的手背:“两位,吃得还痛快吗?”

  林朝阳和王大伟齐声回应:“谢谢叶部长。”

  “此刻,有没有感觉人生很美好?”

  叶天龙轻轻摇晃着酒杯:“蓝天,白云,游艇,美酒,佳肴,还有河风,有没有幸福的感觉?”

  林朝阳和王大伟齐齐点头,脸上都有相似的陶醉,换成以前,肯定不觉得有什么,可受苦受难饿了小半月后,他们就很珍惜这些。

  如果说在底舱关押的时候,他们想要求死,现在,他们渴望着活下来。

  只有活着,才能享用这么多好东西。

  “幸福了,该说一说我们恩怨了。”

  叶天龙笑了起来:“事情,总是需要解决的。”

  王大伟第一个上前:“叶部长,虽然我们有过不少恩怨,可我们最后也指证了刘永财,让警察把他送入了监狱。”

  “给你和林总扫清障碍,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你能给我们一条活路,放过我们。”

  他摸摸脸上的汗水,打着感情牌:“叶部长,大家同事一场,难得的缘分,放一把吧。”

  “是啊。”

  林朝阳也知道生死关头,挪前双腿,急忙出声辩解:

  “当初设下仙人跳,诱导飞龙帮闹事,截取凤凰组的客户,虽然是我和王大伟在执行,但都是刘永财的意思,我们都是靠他吃饭的,不敢不做啊。”

  “现在我们受到了报应,工作没了,女人被睡了,我们也遭罪了。”

  他一副很是凄惨的样子,眼泪都快要飙出来了:“叶部长,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我们现在也威胁不了你,你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就不要跟我们计较了。”

  王大伟也出声:“你大人大量,给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保证,第一时间离开明江,有多远滚多远。”

  叶天龙把红酒放到两人手里,笑容恬淡:

  “你们算计我这么多,还把我送进监狱差点没了命,道歉几句就走人,这不好吧?”

  “而且你们都清楚,我向来不是宽容大量的人,谁得罪我,我一般都是往死里整的。”

  林朝阳和王大伟打了一个颤抖,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惊恐,以为叶天龙要废他们身上的零件:

  “叶部长,求求你,高抬贵手,大恩大德,我们将来一定会报答的。”

  王大伟还补充上一句:“我把剩下的钱和产业,全部给你,五百万,买一条活路。”

  他的家财原本不止这些,只可惜都被女人拿走了,就剩下一辆车子和小店铺了。

  林朝阳也点点头:“我也愿意花钱买命。”

  在底舱的悲惨和折磨,特别是不知白天黑夜的折磨,让两人都觉得,什么都没有命和自由重要。

  钱尽管诱人,但如果能换回生路,两人愿意拿出来。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高抬贵手,没有问题,花钱买命,也没有问题,但这方案对你们对我不是最好的选择。”

  “两位做事虽没有底线,手段也卑劣,但看得出,都是有野心有魄力也有能耐的人。”

  “只要你们为我做一件事。”

  “我可以让你们留在明江,你们的钱财也不要,甚至我还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钱财和地位。”

  “我还可以保证,你们很快就会东山再起。”

  “不出三五年,明江上流社会,又有林朝阳和王大伟的名字,你们有没有兴趣?”

  林朝阳和王大伟微微一怔,随即齐声问出一句:“做什么事?”

  叶天龙端着酒杯,贴着他们耳朵,低声三字:“去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