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22章 气吞山河
  第322章气吞山河

  虽然残手和外婆再三推却和拒绝,但朱大贵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给老人换了一个特护病房。

  他知道老人是癌症之后,就在预存的医药费上再追加五十万,要求医院用进口药,又安排了三名护工三班倒照顾老人。

  朱大贵不知道叶天龙跟姚飞燕什么关系,但知道不让叶天龙满意,自己就要滚蛋。

  至于什么舅公,早被他忘得一干二净,而林佳玲也被朱大贵驱赶出去,他向叶天龙和残手发誓,再也不会跟林佳玲有任何来往。

  残手有点不齿朱大贵对林佳玲的翻脸无情,但正如叶天龙所说人家家事。

  他,这个外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在残手跟外婆重新得到安顿后,叶天龙让残手跟自己保持联系后,就开车离开了医院。

  开到公司楼下的时候,时钟指向十点半。

  叶天龙很是愧疚自己的迟到早退,所以动作利索从车子钻出,飞奔冲向明江大厦的入口。

  只是冲到途中,叶天龙就见到林晨雪,骄傲冷艳的女人从房车出来,提着一个手袋走向大厦。

  叶天龙笑着跑过去打招呼:“林总,早啊。”

  林晨雪侧头看了叶天龙一眼,语气冰冷地开口:“你还敢来上班?我以为你要躲几天呢。”

  “不过现在跟躲几天没区别了,都快吃午饭了,你来跟不来毫无区别。”

  显然她已经知道业务部裁员三成的事了。

  叶天龙无视她的凌厉目光,依然笑容灿烂回道:“我没有杀人放火,干吗要躲几天?”

  “这几天没有到公司,是因为去签一个大单子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摆平这大客户,估计月底业绩会再多一个亿。”

  为了让女人开心,叶天龙只能把飞龙帮的单子提前拿来装装门面了。

  听到叶天龙签了一个大单,林晨雪微微一怔,有点难于相信:“你有一亿的单子?”

  “当然!”

  叶天龙一脸骄傲:“不过要等十天半月,你放心,到时没这笔业绩,你直接把我掐死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

  林晨雪哼了一声,提着手袋走向电梯:“月底没见到一亿业绩,我就把你掐死。”

  “反正掐死你也可以省点心,不然裁员事件来几次,我不被总部开除,都被你吓死。”

  叶天龙跟了上去:“惩罚我接受,但如果我签成了,你是不是该奖励啊?”

  林晨雪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入了电梯。

  叶天龙钻进去,发现没有其他人,忙伸手去按电梯:“林总,没有物质奖励,是不是可以亲一口?”

  “闭嘴!”

  林晨雪娇喝一声:“你是紫衣的男朋友,这样挑逗我,信不信我告状,让她打断你的腿?”

  叶天龙嘟囔一句:“没这事她也想打断我的腿。”

  想到发了几次短信都没回复的秦紫衣,叶天龙就开始感觉到头疼。

  林晨雪一怔:“什么意思?”

  “哐当!”

  没等叶天龙出声回应,电梯晃动一下停住了,叶天龙拍拍铁门,又按按数字键:“靠,又卡住了?”

  林晨雪拿出电话叫人。

  打完电话后,林晨雪满脸绯红,明显有点不对劲

  叶天龙盯着她的俏脸:“林总,你该不是又被人下药了吧?”

  “你才被人下药呢。”

  林晨雪没好气白了叶天龙一眼,随后挤出一句:

  “我患有特殊的空间幽闭症,待在静止封闭的空间里,我就觉得很难受。”

  叶天龙眼睛亮起:“什么?你也有空间幽闭症?”

  林晨雪皱起眉头:“为什么你加个也字呢?”

  叶天龙咳嗽一声:“林总,你会不会很难受?要不要我帮你按按胸,人工呼吸之类?”

  他记得,当初陆小舞就是按胸缓过来的。

  林晨雪差点一脚踹出:“你想些什么啊,我这是轻微的,陪我聊天就可以转移注意力。”

  叶天龙一脸失望:“好吧,聊些什么呢?要不聊聊林总的过去?林总,你几岁跟男孩子接吻”

  “闭嘴!”

  林晨雪俏脸一沉:“我没什么好聊的,还是说说你自己吧,你究竟什么来历?”

  叶天龙叹息一声:“我?什么来历?说过很多次了,我是兵王,战无不胜的兵王,可惜你们不信。”

  林晨雪打断他的话:“我想,我们还是安静站着吧。”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目光不经意扫了林晨雪一眼,眼睛有一丝玩味。

  电梯闷热,林晨雪摘下了外套,露出一件衬衣,衬衣下面的轮廓看得一清二楚。

  叶天龙喃喃自语:“又大了。”

  林晨雪似乎也觉察到这点,有点尴尬,双手放在胸前不是,拿开也不是。

  就在这时,叶天龙左手忽然一探,一收,林晨雪顿感衬衣一紧,接着就见到中间纽扣不见了。

  而叶天龙的掌心多了一枚扣子,毫无疑问,纽扣被叶天龙扯掉了。

  由于少了一颗纽扣的束缚,林晨雪胸前的雪白春光便绽放了出来,那绷紧的沟壑露出了一丝缝隙。

  蕾丝若隐若现,对男人有着说不出的致命诱惑。

  感觉到一丝凉意,林晨雪下意识按住衬衣,还愤怒地盯着叶天龙喝道:“你干什么?”

  叶天龙握着纽扣嘿嘿一笑:“林总神经绷紧过度,我担心你晕倒出事,所以开过玩笑。”

  他目光炯炯盯着林晨雪的衬衣:“要不,我把它缝回去?我手势很好的。”

  林晨雪拿起手袋抡了叶天龙两下:“王八蛋,开玩笑越来越没分寸,我迟早会把你轰出华药。”

  她微微侧身,避免春光乍泄,随后又把外衣套上遮掩。

  叶天龙一脸郁闷:“林总,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林晨雪哼了一声:“你好意思说你的苦劳?一个月有几天在公司?有哪个高管像你这样吊儿郎当?”

  “这些天,公司发生多少事情,你这个业务部长知道吗?”

  “我几次叫小舞找你商量,结果你都不在业务部。”

  她还想起一件事:“对了,你是不是欺负小舞了?提到你,她就心情不好。”

  叶天龙嘴角牵动了一下:“我跟小舞有些误会,想要找她解释又没时间,所以她现在”

  不等他说完,林晨雪低声警告:“小舞是一个好女孩,你不能给她未来,就不要玩弄她的感情。”

  靠!上升到玩弄感情了?

  叶天龙微微张嘴:“林总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林晨雪没再说话,只是安静站着,气氛些许尴尬时,突然电梯又自动好了,空调也开始运转了。

  林晨雪和叶天龙很快上到十八楼,打开房门,叶天龙让给林晨雪先出门。

  在她走出电梯的时候,叶天龙的手指也轻轻一捏,那枚做工精致的纽扣便从中间列为了两半。

  一个微小的电子器件露出来。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随后缓缓把纽扣放到嘴边,丹田一运,嘴巴一张,吼出一声:

  “哇!”

  气吞山河。

  窃听器震动的嗡了一声,林晨雪也差点被吓倒。

  接着,叶天龙的手指一捏,微型窃听器便变成碎片,落入电梯粉碎,消失无影无踪。

  林晨雪去而复还,俏脸愠怒:“叶天龙,你吼什么?”

  叶天龙摸摸肚子,嘿嘿一笑:“想打个喷嚏,不小心吼了出来。”

  林晨雪眼神一冷:“神经病,注意点形象。”

  说完后,她就转身走向办公室,叶天龙忙笑着跟了上去,同时,心里闪烁一个念头:

  狗日的金刚狼,窃听器都装林晨雪纽扣了。

  几乎同一个时刻,明江一处破旧的公寓,两个东洋男女正躺在地上,死死捂着耳朵闷哼,神情痛苦。

  他们的耳膜,澳门赌博网站:被叶天龙震坏了。

  金刚狼看着屏幕上消失的红点,又看看两名几近被废掉的手下,眼里闪烁一抹光芒:

  “八格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