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04章 不打不相识(五更)
  第304章不打不相识五更

  牛头悍匪拉着赵文广从后门杀了出去。

  或许是青衣女子过于自信,澳门赌博网站:也或许是他们跟警方交接出差错,后门的街道并没有太多警员扼守。

  两侧只有四名制服男子和八名警员盯着,所以牛头悍匪跟赵文广能够轻松杀出,还抢夺了一辆警车跑路。

  途中,牛头悍匪还从挎包里面掏出一把钻石,连同金店带出来的几斤金条,在街道上不断抛洒。

  引得不少民众尖叫抢夺,也迟缓着追来的军警步伐,待秦紫衣和九叔带人现身,警车早就消失无影无踪。

  一个小时后,警方才在一个地下停车场找到警车,可车上却再也不见牛头悍匪和赵文广。

  散开人手和调看监控,依然不见两人踪影,他们像是凭空消失一样,警方只能加大力度追寻。

  事发两小时后,距离百石洲不远的一条巷子,一个雨水井盖被人挪开,随后钻出牛头悍匪和赵文广。

  两人刚刚落到地面,就大口大口的喘息,只是还没有喘太久,赵文广就左手一扬,一把军刺亮出来。

  军刺的锋刃落向牛头悍匪脖子。

  牛头悍匪本能一弯腰,躲开这一刀,随后身子一贴,浑身气劲凝于肩背,撞中赵文广,透体而出。

  带起沉闷且令人窒息的响声。

  赵文广脸色骤变,一百六七十斤的魁梧身躯居然被撞地浮空,无法压抑涌上喉咙的腥咸,张嘴喷血。

  刺目猩红洋洒地面。

  但从未轻言放弃的男人仍斗志昂扬,淌血嘴角牵扯暗含悲壮的狞笑,一只染血无数的大手顿时张开。

  身子后跌的刹那,牢牢掐住牛头悍匪的肩胛骨,后扯,顺势一勾,两人又一次同时倒地。

  与此同时,军刺一侧,落在牛头悍匪胸膛。

  “你不是牛头!”

  赵文广声音一沉:“你究竟是什么人?给我把面具摘了。”

  两人缓缓坐起,最后站起。

  从吹拂而来的风中,牛头悍匪能感觉到,赵文广浑身散发出来的凌厉杀机。

  牛头悍匪咳嗽一声,随后玩世不恭的笑起来:“靠?你发现了?我还以为,你神经紧张,不等我摘下面具看不出来呢!”

  “只是我什么人都好,你的刀好像不该对着我,如果不是我,你此刻都被打残了。”

  “而且你的刀,好像没我枪快。”

  牛头悍匪一边懒洋洋回应,一边漫不经心晃动左手。

  赵文广脸色微微一变,低头一看,对方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枪,还落在自己裤裆上面,这一枪下去,自己就是不死也要残,当下牵动嘴角冷笑一声:

  “小子,你很无耻啊。”

  牛头悍匪不以为然:“如果不无耻,怎么把灰衣老鬼撂了?怎么把你救出来?”

  “你把军刺挪开,把猪头面具摘了,我也把面具摘了,现在戴着这玩艺,就是给警方当靶子。”

  说完之后,他先把枪收了回来,接着扯掉头上的牛头面具,露出一张帅气的脸。

  赵文广一看,愣了:“是你?”

  自称也是劫匪的叶天龙。

  叶天龙打掉脖子上的军刺,嘿嘿一笑:“当然是我,不然你觉得,你那牛头兄弟能救你?”

  赵文广深深呼吸一口气,这倒是事实,牛头虽然也强横,但不可能是厉老鬼对手,只是他很快又想起一件事,军刺重新抬起喝出一声:

  “你穿了牛头的衣服和面具,牛头呢?他哪里去了?你杀了他?”

  “如果我杀了他,我就不会救你了。”

  叶天龙不满地看了一眼军刺:“他只是被我打晕了,完好无损躺在金库呢,最坏的结果就是被警方逮捕。”

  “但怎么都比断手断脚好十倍。”接着他又一脸郁闷:“我本意是撂翻他,假扮劫匪拿下你们。”

  “然后做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披红挂绿,万人崇拜,少女投怀,奖金百万。”

  他很想去撞墙:“结果倒好,英雄没做成,反倒成了劫匪,哎,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啊。”

  赵文广嘴巴微微张大,他发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不,是眼前小子让他疼痛的脑袋更疼痛,他缓了很久才挤出一句:

  “其实你可以当场摘下面具,表明你不是劫匪的身份,这样你就不用被警方通缉。”

  “你为何要将错就错,打败灰衣老头带我离开。”

  他对这点很是不解,叶天龙救他的行为,可谓是冒着生命危险。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掏出一张纸巾擦拭汗水:“很简单啊,我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

  “我没机会拿下你们做英雄,就只好救走你们做狗熊,你们是江洋大盗,有钱呢,我救了你,一样有不小的回报。”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看你们比灰衣老头顺眼多了。”

  赵文广没直接回应,只是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

  足足看了三分钟,然后,他忽然发出哈哈大笑,还把军刺收了起来,也摘下头上的猪头面具,露出一张轮廓分明傲气十足的国字脸,随后向叶天龙伸出了手道:

  “今天的救命之恩,将来有机会,十倍偿还。”

  他向叶天龙露出真挚神情:“正式认识一下,赵文广。”

  叶天龙也笑着一握他的手:“叶天龙。”

  “叶兄弟,很高兴认识你。”

  赵文广跟叶天龙重重的握手,阳光从墙垣处照射而下,把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勾勒出坚硬的阴影。

  他的眼眸,散发着摄人的光芒,甚至比刚才的军刺更加慑人心魄:“我今天算是栽到家了。”

  “不仅被人出卖遇袭,五名兄弟也被重创,自己也成丧家之犬。”

  他显得很是乐观:“可我依然要感谢这场遭遇,不然我就遇不上叶兄弟,更要感谢灰衣老头他们。”

  “没有他们,我们就可能是敌人,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总之,今日的恩记下,将来有机会,必还。”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到时尽管吱声。”

  叶天龙苦笑一声:“文兄,你也太会打感情牌了,本来还想让你给点酬劳,你这样一说,我都不好意思要十万八万。”

  “行,今天就算交个朋友,你换上衣服赶紧离开吧,先把伤养好,再惦记兄弟生死。”

  “警察在金牌没困死我,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要我命了。”

  赵文广一脸傲然:“我虽然有伤在身,但也不会坐视五名兄弟性命不理。”

  “今晚,我就会带着他们离开明江。”

  “再过些日子,我会回来,把我今日的苦难,十倍百倍还给灰衣老头。”

  叶天龙忙出声提醒:“还有一个江子豪。”

  赵文广微微一怔,随后大笑一声:“叶兄弟记得我说的每一句话啊。”

  叶天龙很是老实:“不是,江子豪也是我的仇人,能够借刀杀人,我自然不能错过。”

  赵文广眼中戒备彻底消散,脸上多了一丝欣赏,竖起大拇指:“叶兄弟够坦率,够男人。”

  “好,我答应你,我杀回来了,一定对江子豪多轰几枪,给你好好出口恶气。”

  叶天龙笑着拍手:“那就谢了,好,不说这些了,你赶紧换衣服吧,警察很快会摸到这里来。”

  说话之间,叶天龙还走到一个垃圾桶旁边,把一个旅行袋提了过来,那是逃亡途中,他让恐龙临时买来的衣服。

  目的就是掩人耳目,拉开,两套衣服在里面,还有帽子和净水,他自己拿了套迅速换上。

  “叶兄弟做事真是周全啊。”

  赵文广发出一声感慨,随后也迅速换了一套运动服,这一换,整个人完全变了,多了几分儒雅。

  再戴上叶天龙给予的墨镜,跟金铺中形象很大不同,他再度向叶天龙表示感谢:“叶兄弟,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趁着天还没黑,赶紧走吧。”

  叶天龙把身上的挎包也丢过去,笑着抛出一句:“这是牛头身上挎着的,我为了装扮用,没看里面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只是你最好找个地方藏起它们,带着行走很不方便,也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

  他没看里面东西,但能从露出的钻石判断,挎包应该都是贵重之物。

  赵文广接过挎包,塞入旅行袋,背上,随后一边倒退,一边向叶天龙笑道:

  “老弟,后会有期。”

  叶天龙大力挥手:“再见。”

  赵文广很快消失在叶天龙的视野中,叶天龙正要晃悠悠回百石洲睡觉时,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给我一个放他走的理由,不然我要告你同流合污。”

  武凌霜从巷子一侧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