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302章 双雄对决
  第302章双雄对决

  “呼!”

  赵文广先扑了过去,近身战。

  见到对手冲来,六名制服男子也反手拔出匕首,嗖嗖嗖的斩向了赵文广。

  赵文广途中也多了一把薄刀,将头一低,向着匕首构成的寒光冲了过去。

  “扑!”

  三道刀尖划破赵文广的衣裳,还掠出一抹血水,在青衣女子不解中,赵文广像是风中的柳枝一般,胡乱晃着,猛烈摇摆。

  唰唰唰唰,刀光斩碎了虚空,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儿,寒刀破风声便嘎然停止。

  在这个过程里,赵文广紧握着的匕首,竟没跟制服男子的薄刀一次碰触。

  而六名用刀的制服男子,全部摇晃倒在血泊之中,闷哼连连凄然无比。

  有的胸膛被掠出一道口子,有的大腿上被刺了一刀,更多的是胸腹上出现了一道凄惨的刀痕,不深,但足于让他们丧失再战能力。

  不过青衣女子看得出来,即使这些手下还能再战,心里也已经无法凝聚战意。

  赵文广刚才拼着受伤而肆意出手,要得就是一个回合撂倒这些对手,唯有这样,才能威慑对手。

  几道尖锐的小伤口,出现在赵文广的身上,但他的表情却没丝毫动容,让人看不出深浅。

  实际,他的脑袋痛得厉害,像是钉子一样刺激着神经。

  远处,武凌霜的眸子闪烁一抹光芒,俏脸也有着一丝惊讶,她尽可能高估赵文广,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她看得出青衣女子带来的制服男子,全是孔家一等一的好手,可就是这样的精锐,尽数被撂倒。

  她真想把叶天龙拉过来,让那个养猪的看看,什么叫兵王。

  只是,叶天龙依然不见踪影,如非去金库的路被堵住,武凌霜都想看看那混蛋究竟怎么了。

  “死”

  此刻,澳门赌博网站:不给赵文广半点缓冲的时间,青衣女子就脚步一挪,如猎豹一般向赵文广爆射了过去。

  飘飞的烟雾成了她攻击的最好掩护,无数刺鼻气体,随着她前冲的身躯涌向赵文广的口鼻。

  一拳挥出。

  赵文广冷哼一声,不退反进迎战上去,也是轰出一拳。

  “砰!”

  两拳相撞!白烟在拳头中扭曲。

  青衣女子直挺挺的摔飞出去,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出,在半空中肆意绽放!

  输了!输了!

  这是她倒地的念头,一招就输了!

  赵文广眼皮跳了一下,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清醒些许。

  “嗖!”

  就在赵文广要靠近青衣女子拿下做人质时,灰衣老者已经从烟雾中窜了出来。

  身子高高弹起,一个旋转把腿扫出。

  赵文广摇晃一下昏沉脑袋,反手一拳,迎着灰衣老者的腿打了过去。

  拳头挥过半空,掠过一丝划空嘶鸣。

  “砰!”

  拳脚碰撞,发出一记闷响,灰衣老者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三步,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而充沛的力量给顶了回来。

  霸道力量震得他脚跟的肌腱发麻,赵文广也嘴里流血,噔噔噔向后退出。

  两人对视一眼,有欣赏,更有战意。

  灰衣老者罕见生出一丝动容,随后左脚一顿地,身子再度腾空扑了出去。

  右腿如毒蛇吐出的芯子一样,间不停息地翻转着,很快,就眼花缭乱杀到赵文广面前,右腿不停的摆动,好像在空中绽开了一篷花朵。

  赵文广没有慌乱,接着一个顶膝,朝着灰衣老者的腿脚硬碰过去。

  “砰,砰!”

  赵文广连续两膝顶开灰衣老者的腿攻,化解之余也逐渐地出现了惊讶神色。

  灰衣老者所使用的腿法,绝不单单是花哨那么简单,还有着一种让人迷惑的感觉。

  而且,赵文广发现,自己的动作有点跟不上意识,力气也开始有点涣散。

  “嗖!”

  灰衣老者捕捉到他的不对劲,身子一晃,顷刻拉近双方的距离。

  赵文广下意识挪位。

  几乎是刚刚挪开,对方脚尖就掠过,让腹部多了一抹疼痛。

  “嗖!”

  一击未中,灰衣老者再度怒吼一声攻击,一股秋风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赵文广只觉得脸庞刺痛,他眼里闪过一抹讶然,这灰衣老者的确强大。

  念头转动中,灰衣老者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

  赵文广立刻架起双臂防御。

  “砰砰砰!”

  对方腿脚连连砸在赵文广的双臂,后者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涌来,让他不得不退出七步。

  面对灰衣老者令人眼花缭乱的腿法,赵文广没有再做别的动作,趁着对方腿影微弱之际,一记强力扫踢出去。

  这一脚扫出,灰衣老者竟然被压了回去,往后退了三米才站稳身子。

  他的小腿传来一阵阵痛疼和酸麻,可见赵文广的扫踢力量之霸道。

  只是赵文广嘴角也流出了血,脸上很是难受的样子,可他很快又挺直身躯冷笑:

  “老当益壮啊。”

  见到赵文广如此自大,灰衣老者猛然间怒了,低吼一声再次攻击,攻击力量和速度都爆至到巅峰。

  他一个转身就挥出一腿,乱七八糟的腿法,好像倾斜倒地的烟花一样,四处飞射。

  面对狂轰滥炸过来的无法分辨的腿技,赵文广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又是一记干净漂亮的直线顶膝。

  “砰!”

  直线顶膝,配合腰胯的力,灰衣老者那尚未完全绽放出来的腿法,好像风雨中的海棠一般脆弱,迎风而落。

  只是他反应极快,右腿一痛一落,左脚马上抬起点出,狠狠地一脚,结结实实点上对方腹部。

  一记闷响,赵文广捂着肚子连续后退了两步。

  虽然看不到赵文广低头的表情,但看他弓着腰的样子,就知道他肚子此刻一定翻江倒海。

  灰衣老者哼了一声,没有丝毫犹豫再度攻击,身子一挪,一弹,随着身体高高跃起,一记劈肘狠狠地砸向对手。

  “砰!”

  尽管赵文广忍着疼痛全力挡击,但架起的双手还是发出一记骨头脆响,接着身躯一震,双腿一软。

  他竟然被灰衣老者的一记劈肘打得差点跪地,他右臂手腕疼的好像就要断裂了,感觉整个身体从手腕向下都被震散了。

  不过他很快咬牙忍住,左臂一伸,点在灰衣老者的肩膀,让后者闷哼一声退三步。

  “找死!”

  灰衣老者老脸一冷,身子一旋又贴近赵文广,一掌拍出。

  头脑晕眩深受重伤的赵文广来不及抵挡,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掌打中自己。

  “砰!”

  他身躯一震,向后跌出七八米,落在走廊的驳接口。

  “游戏,该结束了。”

  “咔咔咔!”

  在灰衣老者要上前补上一脚了断赵文广时,走廊一端又冒出了一个牛头悍匪,他蹦蹦跳跳地向大厅冲过来,手里还推着一架狭长推车。

  车子上面,摆着六个黑色袋子,没有扎稳的口子,隐约可见金光。

  “牛头,快走,快走!”

  这时,赵文广猛地挣扎起来,一跃而出,抱住灰衣老者的大腿,同时向同伴吼出一句:

  “逃出去。”

  牛头悍匪微微一愣,前行脚步下意识缓慢,但车子的惯性还是让他往前几米,他愣然看着眼前一切。

  “走?”

  灰衣老者阴森森挤出一字,接着左手一挥,拍在赵文广背部,把后者打得又喷出一口血。

  接着大腿一抬一扫,赵文广又砰跌飞出去,撞在一个专柜,玻璃破碎,鲜血喷洒,半死不活,但依然艰难喊叫:

  “走”

  牛头悍匪没走,还是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