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95章 危险气息
  第295章危险气息

  这女人不好招惹,他还是决定牺牲一下腿脚,同时心里发誓,以后少做好事,更不要替人家付钱。

  喝完咖啡后,武凌霜就带着叶天龙来到地下停车场,走到一辆黄色法拉利面前,拿出钥匙打开。

  叶天龙动作利索钻入副驾驶座。

  武凌霜柳眉一竖:“你是男人,不是应该你开车吗?”

  叶天龙系好安全带:“这车子太高级,不会开。”他主要担心擦碰了,赔不起。

  武凌霜没再说话,坐入驾驶座,启动。

  叶天龙好奇问出一句:“这车子是你的?”

  武凌霜一踩油门,一转方向盘:“朋友的。”

  叶天龙啧啧不已:“这朋友真好,千万的车也借。”

  武凌霜很是骄傲:“那是,我武凌霜的朋友,一个个都仗义,别说车子,就是命,也有人卖。”

  “而且他们还一个个作风正派,不像你总是玩世不恭。”

  叶天竖起拇指:“厉害,厉害,作风正派。”

  随后他伸手摸了摸座椅,从后背捏出一张化验单:“孕检?”他惊讶看着女人:“你的?”

  武凌霜脸色难堪:“不是!”

  叶天龙又摸出一串安全套:“呀,水果味,你的?”

  武凌霜俏脸阴沉:“不是!”

  叶天龙又掏出一本画册,春宫,三十六种姿势解锁:“西门庆秘笈,你的?”

  武凌霜几近抓狂,把朋友暗骂了几十遍,同时对叶天龙喝叫一声:

  “双手放好,目视前方。”

  叶天龙马上把双手放在膝盖,目视前方,只是不安分的手指,勾了几下,又扯出一条小布片。

  薄薄的,透透的,柔滑无比,叶天龙低头一看,靠,丁字裤,他下意识喊道:“你的”

  气氛一沉,一冷,武凌霜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叶天龙定眼再看,哎呀一声松手,这情趣内裤,是从武凌霜的手袋扯出来的。

  可不就是她的?

  接下来的车程,叶天龙被迫戴上墨镜,双手枕着脑袋,武凌霜以此来杜绝叶天龙的打脸行为。

  她还发誓,明天找机会把车主揍一顿,让她今天丢尽了脸,看到叶天龙促狭的笑容,她就想发飙。

  武凌霜伸手去打开音乐,刚刚打开听了两句,她又第一时间关掉,因为武凌霜发现是庞克风格,担心露骨歌词让自己更加尴尬。

  只是太安静又觉得气氛难堪,于是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向叶天龙开口:

  “你左右逢源不是很厉害吗?来,讲个笑话听一下。”

  叶天龙嘟囔一句:“什么叫左右逢源啊?我那是情商爆棚,你要听笑话,喜欢听什么笑话呢?”

  武凌霜看着前方路况减速:“无所谓,是笑话就行。”

  叶天龙呼出一口气,变得兴奋起来:“行,那我随便讲一个,就讲一个贴切生活和热点的。”

  “最近娱乐圈不是连连爆出出轨门吗?老公就对妻子说,老婆啊,如果我跟他们一样出轨了,你会怎么办啊?”

  “妻子听到这个问题,笑笑回答,老公,你知道么,我小时候最喜欢看聪明的一休。”

  叶天龙讲得绘声绘色,还跟最近的热门话题有关,武凌霜就多了一点兴趣,竖起耳朵听起来。

  “老公听到妻子的回答,两眼马上放光。”

  “他出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会像一休和尚那样,用智慧来处理我的出轨和我们的婚姻吗?”

  “老婆摇摇头回应,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欢唱他的主题歌。”

  武凌霜一脸茫然:“主题歌?这是什么笑话啊?”

  叶天龙哼唱起来:“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

  武凌霜微微一愣,随后一脚踩下刹车,毫不顾忌淑女风范,直接捶打叶天龙:

  “我叫你讲的什么鬼笑话,你个流氓,大流氓”

  叶天龙啊啊直叫,然后趁乱抓住了女人的手,柔若无骨,春心荡漾

  半小时后,叶天龙从武凌霜的红色法拉利出来,全身酸痛不已,武凌霜的手劲哪是花如雨她们可比。

  揍起人来那是招招疼痛,他白了高挑女人一眼:“咱们又不是很熟,你怎么可以下夫妻间的重手?”

  武凌霜拿出太阳镜戴上,冷冷哼了一声:“连我都调戏,不揍你揍谁?”

  浅蓝色的牛仔裙牛仔衣,里面是带着卡通图案的恤,外面罩着一件红色连帽衫。

  耳朵上戴着一对藏式的银耳环,不施粉黛,美若天成。

  任谁看到她,也只当她是一个长相过份漂亮的青春女孩,绝对不会想到她会有着怎样的惊人家世。

  此时的武凌霜让叶天龙眼睛惊艳了一把,没想到这女人也有邻家妹妹的一面。

  这让他都忘记反击了。

  “别看了。”

  武凌霜打断叶天龙的眼勾勾:“再看,我就挖你眼睛了。”

  叶天龙迅速回过神来,环视四周一眼,他这才发现,这是明江金铺一条街,一眼望去,十八间大品牌的金铺赫然入目。

  这半年来,金价一涨再涨,金铺生意也水涨船高,于是明江的金铺也越开越多了。

  从春节时的八间,变成现在的十八间,只是用了十个月的时间。

  只是叶天龙有点郁闷,不知道自己来这干什么,他最讨厌只能看不能拿的好东西了,于是扭头看着傲然的女人:

  “不是说逛街吗?怎么跑到金铺来了?难道你想抢劫?我告诉你,我可不做违法的事。”

  “我还没娶媳妇呢。”

  武凌霜冷眼看了叶天龙一眼,没好气地开口:“放心,我没打算抢金铺,金铺也不是说抢就能抢的。”

  “我让你陪我逛街就是逛金铺,我有一个长辈六十大寿,他特喜欢金铸的东西,所以让你帮忙参考。”

  叶天龙哦了一声,随后淡淡戏谑:“谁不喜欢金铸的东西?你给我一百斤,我扛一百斤回去。”

  “废话少说,今晚帮我参考参考。”

  武凌霜一如既往地干脆利落:“表现出色了,不仅恩怨一笔勾销,我还可以请你吃大餐。”

  叶天龙伸出一巴掌:“五千块以上的。”

  武凌霜哼了一声:“小农。”

  在武凌霜鄙视着叶天龙时,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眼睛却跳了一下,目光掠过两米外,一辆缓缓驶过的黑色商务车。

  车窗幽暗,人影模糊,可是他的鼻子却能嗅到,一抹火药的味道。

  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