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93章 公交风波
  第293章公交风波

  半个小时后,叶天龙离开飞龙帮总堂。

  跟斧头帮的对抗,叶天龙都是躲在飞龙帮幕后指挥,为的就是减少自己和身边人危险。

  所以吃完早餐的他,不仅没有让飞龙帮子弟送自己去明江大厦,反而拿了几个硬币去坐公交车,避免被人盯上了。

  这个时间点,去明江大厦的公交车都是人满为患,叶天龙连续等了八部公交都没有位置。

  期间,叶天龙收了四家外卖餐厅的广告,一个公益组织防止艾滋病的安全套,两张搬家开锁和疏通下水道的小卡片。

  他对上面内容不感兴趣,只是觉得派发者大清早干活辛苦,所以能帮一点就帮一点。

  总算有一辆比较空荡的公车开来,叶天龙把避孕套揣入口袋,其余广告塞入垃圾桶。

  “叮!”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置坐下,又被一个黄衣老头靠过来虎视眈眈,叶天龙被他看得有些发毛。

  他正想要问一问什么事,怀中电话响了起来,戴上耳塞很快传来恐龙的声音,告知警方已经对苏云风立案了。

  他准备带十几个龙部兄弟,周末去书城转一转,看看能否撞见苏云风,毕竟警方人手有限。

  叶天龙知道恐龙打这电话是征求自己意见,允许他带龙部兄弟去书城找人,他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

  除了恐龙是自家兄弟外,还有就是真能促成苏家姐弟团聚,也算是积德了,叶天龙还是喜欢做好事。

  “咳咳咳!”

  挂断电话后,叶天龙把耳塞放回了口袋,再抬头,发现黄衣老头的脸色都变了,目光更加锐利不善,看到对方卷起的袖子,渐渐呈现的洪荒之力

  叶天龙赶紧起来让座,免得黄衣老头心情不好,扇自己两大巴掌。

  黄衣老头也没有客气,哼了一声就坐下,还鄙夷一句:“没点教养,我站这么久,没看到啊。”

  叶天龙差点被气的吐血,老太爷也就五十岁的样子,一米七左右,短衣短裤,肌肉发达的跟年轻人一样。

  一看就是精力旺盛的主,大清早跟上班一族抢位置就算了,还直接上纲上线开骂,实在太郁闷。

  只是他也不愿过度计较,所以忍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没礼貌,没有家教。”

  黄衣老头却不依不饶,隔着人群向几个同样抢位置的伙伴喊叫:“也不知道他们爹妈怎么教人的。”

  一个背心大爷也隔空回话:“下次见到这种瘪三,直接两个耳光扇过去,替他爹妈管教尊老爱幼。”

  车上不少人闻言微微后退,远离这伙脾气火爆的老头们。

  叶天龙却淡淡一笑,丝毫不放心上,还彬彬有礼:“老爷爷,对不起,刚才打电话,没听到。”

  黄衣老头哼了一声,毫不接受的样子。

  “咦,这二十块钱是谁的?”

  叶天龙也没继续道歉,而是脑袋一低,指着黄衣老头脚下的钞票喊道:“谁的钱掉了吗?”

  黄衣老头也低头望去,果然见到二十块钱躺在自己脚边。

  叶天龙喊了三声,车上没有人回应,黄衣老头哼了一声:“这钱在我脚边,当然是我的。”

  他俯身去捡起皱巴巴的钞票:“这是我早餐钱。”

  叶天龙哦了一声:“老爷爷,这真是你的钱吗?”

  车上的乘客瞄了几眼,摇摇头,叶天龙还是太嫩。

  “废话!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这就是我的钞票,尾号是。”

  “看到没有,!”

  黄衣老头骂了叶天龙一声,直接把钱拿起来,还瞄着编号自我作证:“你是不是想要贪我的钱?”

  叶天龙摇摇头:“不敢,不敢。”

  “量你也不敢。”

  黄衣老头耀武扬威拿着二十块钱,忽然感觉皱成一团的钱裹着东西,下意识打开,果见钱里有东西。

  一看,脸色一变,掌心一抖,钱和东西落地。

  “大爷,你的钱和避孕套掉了。”

  叶天龙俯身把钱和避孕套拿起来,一脸天真递到黄衣老头的面前:“这艾滋病避孕套,你收好。”

  此话一出,全车乘客瞬间一片死寂,无数目光齐齐望了过来。

  他们先是盯着叶天龙手里的二十块和避孕套,随后又望向满脸通红的黄衣老头,脸上有着极度的鄙夷。

  为老不尊。

  几个邻近的女孩本能挪移脚步,远离这个戴套套的老爷爷。

  黄衣老头的小伙伴也露出了讥笑,似乎没想到老伙计是这种人。

  见到这么多人鄙视自己,黄衣老头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这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我没有”

  “怎么不是你的呢?”

  叶天龙晃动了一下手里东西:“这二十块,你刚才当众说是你的,嗯,尾号也确实是。”

  “避孕套和钞票又粘在一起,它们怎么就不是你的呢?老爷爷,别有压力,年轻人能用避孕套,你一样能用。”

  “东洋很多七十岁的老爷爷,澳门赌博网站:逛歌舞伎町时也都自备套套。”

  车内不少年轻人起哄:“就是,老牛也能吃嫩草。”

  看不惯老人咋咋呼呼的乘客,也都露出会心讥讽的笑意。

  黄衣老头血管都快爆了,只是又无法辩驳,谁叫自己贪钱呢?

  叶天龙把钞票和避孕套塞老头手里:“黄衣老头,好好拿着吧,不丢脸,没事,避孕套又不是见不得人的玩艺。”

  “相反,它说明老爷爷你适应潮流,有安全意识,带着它,就不会把外面的病带回家里。”

  “你看,这避孕套上的宣传多好,生命安全帽,健康安全套。”

  叶天龙大声念着宣传语:“离别家人进城来,回家莫把艾滋带。”

  黄衣老头愤怒不已:“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他目光凶狠盯着叶天龙:“我没有这东西,没有这东西,你再说我的,我揍你。”

  叶天龙一脸茫然:“可安全套被钞票包着啊,钱是你的,安全套怎么不是你的了?那它是谁的?”

  黄衣老头把东西丢在叶天龙身上,向司机艰难喊出一句:“司机,我要下车,下车”

  车子到下一站,黄衣老头下车,只是依然桀骜不驯,回头指着叶天龙吼道:“小子,你小心点。”

  显然,他多少猜到叶天龙搞鬼。

  “什么?”

  叶天龙大喊一声:“安全套还你?”

  这一次,不仅是车上乘客,就连车站等待的人,也全都望向黄衣老头。

  黄衣老头脸颊又是一热,随后低着脑袋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