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87章 威慑
  第287章威慑

  下午四点,梅花宾馆对面的大盘鸡,五大三粗的傻彪跟着朱发达走进去。

  相比早上的粗犷形象,现在的他多了一抹温和,身上的大衣、黑色的帽子,脸上的眼镜,让人难于辨认出他是大杀四方的莽夫。

  在朱发达的侧手中,傻彪向角落的一张桌子望去,只见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正拿着汤勺搅拌香气四溢的鸡汤。

  火锅旁边,还摆着十几碟配菜,色香味俱全,比起监狱伙食好了十倍,让人食欲大增。

  “听说监狱伙食不好,所以让人给你宰了一只鸡。”

  叶天龙一边搅动着滚烫的鸡汤,一边声音轻缓而出:“还弄了几斤羊羔肉,足够你好好吃一顿了。”

  傻彪眯起眼睛审视叶天龙,依稀感觉这个人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他挪移脚步靠近,眼里有着警惕: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们很熟吗?你是我大哥派来的人,还是明江警方的诡计?”

  说话之间,他从口袋摸出了一个硬币,嗡,硬币翻飞,在指间如蝴蝶一样好看。

  一旦有什么危险,这枚硬币就会成为杀子。

  “难道他们没有告诉你,我们是飞龙帮吗?”

  叶天龙扫过傻彪手指上的硬币:“我们不是七匹狼的人,也跟明江警方没啥关系,我们是实打实的黑帮分子。”

  “我们跟七匹狼也不熟,甚至可以说没什么明暗交集,之所以帮你一把,一共有三个原因。”

  他开门见山:“第一,我觉得你是一条汉子,不想看着你被斧头帮砍死第二,飞龙帮跟斧头帮已经全面开战,敌人的敌人,那就是盟友。”

  “第三,我们需要你做中间人,促成飞龙帮跟七匹狼的联盟。”

  飞龙帮跟斧头帮开战一事,傻彪自然也听说了,所以叶天龙的解释让他感觉真实。

  叶天龙伸手示意傻彪坐下来:“斧头帮在梅花宾馆对面,杀了你不少生死兄弟,还差点要了你的命,门口的血迹到现在还能找到。”

  “我相信,七匹狼一定希望干掉斧头帮,而我们也一样想要灭了乌鸦。”

  “你们是过江龙,我们是地头蛇,双方联手,事半功倍。”

  “你想要联盟?”

  傻彪大大咧咧在叶天龙对面坐下:“可七匹狼几乎不跟人联手,因为我们大哥看不起废物。”

  言语之中,对飞龙帮有所蔑视,而他手中的硬币,也翻动的更欢,像他此刻高高在上的心态一样。

  朱发达等几个飞龙子弟脸色一变,谁都知道傻彪暗指飞龙帮无能。

  叶天龙给傻彪盛了一碗汤,然后缓缓推到傻彪的面前,淡淡一笑:“我跟你一样,也看不起废物。”

  “所以我不会找废物联盟,你来明江表现还可以,我愿给你们一个机会。”

  他手指一点热乎乎的鸡汤:“这是给你的,整只鸡的精华。”

  给我们机会?这小子未免太狂妄。

  傻彪流露一丝戏谑,毫不客气地回道:“不是你们给我机会,是你们请求七匹狼合作。”

  “虽然你们救了我,但我还是要说,我大哥瞧不上你们的,他说过,明江,除了戴虎狼和陆大猛,其余都是废物。”

  他们连斧头帮都不放眼里,又怎会高看飞龙帮呢?

  朱发达他们越发气愤,差一点就冲上去干架,这混蛋,也太不把恩人放眼里了。

  “都是废物?”

  叶天龙却没有生气,淡淡一笑:“你们大哥心气不错,只是自大了一点。”

  他也给自己盛了一碗鸡汤,拿汤匙撇撇油,笑容灿烂喝了一口:“你们是不是觉得飞龙帮也废物?”

  傻彪一脸傲然:“这还用说吗?不是废物,要我们联手干吗?你们自己就把乌鸦干掉了。”

  他以前跟飞龙帮子弟有过冲突,几个混混去七匹狼旗下的餐厅收保护费,进去的时候耀武扬威,结果被他打一顿马上求饶,哭爹喊娘叫爷爷。

  所以傻彪对飞龙帮很是看不起,在他看来那就是乌合之众。

  见到傻彪如此自大,朱发达按捺不住地愤怒喊道:“傻彪,你怎么说话的?”

  “别忘了,是我们救你出来的,澳门赌博网站:不然你现在都被斧头帮砍成十八截,我们是废物,那你是什么?救不了你的七匹狼又是什么?”

  几个飞龙子弟也纷纷喊叫:“就是,不是我们帮忙,你早被人砍死了。”

  “混蛋,你们敢骂我?”

  虽然朱发达说的是事实,但傻彪依然怒不可斥:“是不是废物,咱们可以干一架?”

  朱发达等人顿时被堵得无话说,他们清楚自己不是对方对手,傻彪蛮横的跟公牛一样。

  “你们被刀娘子砍得七零八落。”

  叶天龙没有生气:“而飞龙帮拿下了刀娘子,你说,谁更废物一点?”

  傻彪脸色一变:“你们拿下了刀娘子??”

  朱发达在旁边冷哼一声:“当然。”

  “你们肯定是人海战术。”

  傻彪震惊过后依然流露一丝不屑,他不认为飞龙帮有单挑刀娘子的实力,更多怕是暗中下药和人多势众取得胜利,所以他目光带着蔑视:

  “你们牺牲不少吧?不过也是,拿下刀娘子,死再多人也值得。”

  接着,他话锋一转:“我谢谢贵帮兄弟今天早上的援手,这人情,我傻彪一定会双倍还给你。”

  “但跟七匹狼联手,这个中间人,我不做。”

  傻彪没有触碰滚烫的鸡汤,而是一收手中的硬币,端起茶水一口喝下:

  “我可以搭上性命,但不能拿兄弟冒险。”

  他算得很清楚,自己扛了这个人情,不让组织处于被动境地。

  朱发达几个见状脸色难看,想要说什么却被叶天龙制止,叶天龙把鸡汤喝完,又把傻彪的汤端来:

  “好,我不强人所难,只是我要告诉你,本来我想跟你一起喝鸡汤,尝一尝这炖了五个小时的美味。”

  “可惜你没兴趣没胃口,也看不起这粗茶淡饭。”

  叶天龙笑了笑:“没关系,锅里还有不少鸡肉,真心希望你们能分几块,不要最后连渣都吃不到。”

  傻彪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回去跟你老大说一句,喝汤吃肉,要趁早,不然只有渣了。”

  叶天龙左手一挥,啪一声接住傻彪手里的硬币,

  傻彪愣在当场,看着空空的左手,完全没想到,硬币就这样被叶天龙抢走。

  不等傻彪作出反应,叶天龙就两手一错。

  “崩!”

  钢制的硬币,被叶天龙用手指,硬生生的掰成了两半。

  随后,叶天龙丢在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当当两声。

  天啊!这是多么惊人的指力!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要发火的傻彪,也都僵直了身体。

  叶天龙那桀骜不驯的笑容,和刀光一样的眼神,一时间,竟无人敢与之对视。

  “把这硬币带回给你们狼头。”

  叶天龙淡淡出声:“算是我一份见面礼。”

  傻彪忽然想喝那一晚鸡汤,只是已经太迟,叶天龙拿起了汤匙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永远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