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85章 红衣飘飘
  第285章红衣飘飘

  电子记事本有二十三段视频,澳门赌博网站:还有三十五段**日记,很是露骨,很是打击人的三观。

  视频涉及十八个男星,女主只有西门莲一个,日记是西门莲的事后感受,涉及三十五个男星。

  扣掉重复的男人,叶天龙细细掐算了一下,三十个男星榜上有名,其中不少人设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

  这些视频随便丢出一个去,叶天龙都相信会成为明天的头条,男主角百分百身败名裂,不仅无法在娱乐圈混下去,还会被广告商追杀。

  而他也会成为演艺圈第一狗仔,什么老卓,小赵,全都要靠边站。

  叶天龙还相信,如果拿着这些视频去敲诈,一个一亿就跟玩一样,毕竟这些男主都是著名人士。

  叶天龙淡淡戏谑:“十八亿的业绩,这不,完成了?”

  当然,想是这样想,叶天龙却没有付诸行动,他虽然鄙夷那些结了婚还招花惹草的男主,但依然不想主动做一个所谓卫道士掀起风云。

  他把记事本拷贝一份存入加密邮箱,随后就把它丢到抽屉锁起来。

  在叶天龙寻思如何处理记事本的时候,三辆防弹奔驰车缓缓驶入明江龟山风景区。

  车子爬行一段山路后,最终停在一栋白色小楼的门口,枫林别墅,有些年代,却彰显着位置。

  枫林别墅的左右两边,还有十几栋相似结构的小楼,带着久远的苏联风格,门口还都有警卫。

  这里是龟山,不仅是五星级风景区,也是老干部的疗养所,明江每年退下来的一二把手,几乎都在这里安度晚年。

  三辆奔驰通过大门驶入进去,随后横在主建筑前面。

  “砰!”

  车门打开,先是钻出六名黑衣保镖,神情警惕环视四周。

  随后,沈天媚从中间车辆钻了出来,精神抖擞,笑容娇柔,身上的男士衬衫和黑裤,削减几分娇媚,却多了不少英气。

  晨风微拂,撩动着那贴身的红衣,让玲珑的身体若隐若现,像一缕暗香沁人心脾。

  看得不少警卫眼睛僵直。

  风情万种的女人一拢秀发,嫣然轻笑走入了奢华大厅。

  听到高跟鞋敲击的声音,聚集在大厅的几个男女马上侧头,见到沈天媚更是高兴不已:“沈小姐!”

  一个珠光宝气的华衣贵妇更是满脸关怀,丢掉手里正在拨打的电话,快速上前几步拉住了沈天媚,带着一抹幽怨:

  “媚媚,你昨晚干吗绕开保镖啊,你跑去哪里了?打你电话不通,保镖又找你不到。”

  “你知道我和你陆叔多么担心你吗?”

  她摸摸沈天媚的脸颊:“你再不出现,我都要给警察打电话了。”

  面对华衣贵妇的责备目光,沈天媚前所未有的恭敬和端庄,抓住对方的手一握,轻声而出:

  “梅姨,对不起,昨晚心里有点闷,情绪也不太好,就找了一个小酒吧喝了点酒,然后独自开房睡了一晚。”

  华衣贵妇低声一句:“情绪不好?”

  “每个月总有烦闷的几天。”

  沈天媚娇笑一声:“喝点酒,睡一觉,就没事了,你看,我现在多好。”接着她话音一转:

  “梅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也不会出事的,你们不用太担心,我不是三岁小女孩了,能照顾好自己。”

  华衣贵妇依然不依不挠:“你再大,也是我的小侄女。”

  沈天媚跟华衣贵妇抱了抱,以示自己的歉意。

  随后,她又把目光望向一个角落,那里站着几个神情恭敬的佣人,中间有一个六十岁的老婆婆。

  个子很脸上也没肉,干瘪的像是随时会被折断的干柴,可她的眼睛却透射着光芒,给人坚韧的感觉。

  沈天媚嘴角牵动了一下,对老婆婆微微鞠躬:“厉婆婆,对不起,昨晚趁你洗澡跑了。”

  “不是我不想你保护,而是我想要一点空间,不过让你们担心,还是我的不对,你们放心,以后绝对不会这样做。”

  厉婆婆没有责备,也没有欣喜,只是很平淡开口:“没事就好。”

  沈天媚笑着回道:“谢谢厉婆婆。”

  此时,华衣贵妇用力握握沈天媚的手:“媚媚,我们知道你长大了,也知道你比同龄人要强大,不然也不会有现在成就。”

  “可环境险恶,你的敌人又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啊。”

  “特别是知道江太保要保释,我这颗心更是急促不安啊。”

  她显然也了解江太保这人:“那可是一等一混蛋,杀人放火都不眨眼的,他出来,肯定会报复你。”

  华衣贵妇的眼里有着紧张:“沈家跟金家是世交,你陆叔跟你父亲也是生死战友,还拜个把子,你更是我看着长大。”

  “我一直把你当女儿,你出事,我怎么向你陆叔交待?你陆叔又怎么向你父母交待?”

  “梅姨,对不起,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任性了。”

  看到华衣贵妇这样关心自己,沈天媚心里很是感动,随后轻声宽慰:

  “我一定尽量少出门,避免有危险,就是要出门办事,也乖乖的带着厉婆婆,现在不要揪心了,我平安无事回来,你该高兴才是。”

  “好,好,我不说了。”

  梅姨伸手摸着沈天媚的脸颊:“这几天,你就安心呆在家里吧,你陆叔估计这两天回来。”

  沈天媚低声问道:“京城的事搞定了?”

  “搞没搞定他也必须回来。”

  梅姨脸上很是不满:“他又不是医生,呆在京城有什么用?还不如早点回来,压一压江太保的事。”

  “阿姨,江太保的事,陆叔已经尽力了。”

  沈天媚眼里有着一丝担忧,叹息一声:“江太保能够出来,只能说我们低估他了。”

  “不仅能够打通京城豪族周旋,还能壮士断腕斩断所有不利,缅典银行被炸,一卡车账本被烧,十几个关键证人消失。”

  “最让我无奈的是,老天都帮了他一把,让他这个时候得了重病,可以保外就医。”

  “你们没有其它证据钉死他了吗?”

  梅姨很清楚江太保的破坏力:“他出来,鸡犬不宁啊。”

  沈天媚的俏脸掠过一丝无奈,轻轻摇头:“没证据了,原先的证据都被毁掉了,虽然抓住了几个当事人,可没一个承认是江太保派来的。”

  “袁东郎也忽然不肯指证江太保了,账本也没有交到警方手里。”

  “我昨晚就是听到这个消息,所以有点郁闷去喝酒。”

  她微微挺胸:“阿姨,你别管这事了,警方和专案组会搞定的。”

  “金家、孔家、武家要镀金,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江太保的。”

  华衣贵妇叹息一声:“你也会说他们镀金,既然是镀金的,那就不会全力以赴,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滚蛋,想用他们牵制江太保,怕是有点难度。”

  接着她又烦心的挥手:“好,不管了,不管了。”

  “管它怎么变幻,只要你呆在这别墅,就没人能动你,陆家还是有能耐保护你的。”

  接着她目光又审视沈天媚服饰一番:“你的衣服,好像是男孩子的?”

  沈天媚笑了笑,避重就轻:“为了安全,昨晚乔装打扮出去。”

  “胡说八道!”

  华衣贵妇一拍沈天媚的手背:“当阿姨没看监控吗?你出去时可是穿裙子。”

  沈天媚一愣,随后又笑着解释:“出去时是裙子,我进酒吧前,我换了这身男装啊。”

  “一百八十买的衣服。”

  她很随意的解释:“地摊货,不值钱。”

  “是吗?”

  华衣贵妇伸手捏起衬衫,审视一眼,马上尖叫:“这衣服,一百八十?一千八百美金都买不到。”

  沈天媚吓了一跳:“有那么贵?”

  梅姨扯过衬衫袖口的一个线孔:“这是一线牵,整件衣服的布料,全由一根线织成。”

  “一线牵是世界隐形名牌,阿布诺大师设计,巴尔泰团队出品,一季十二件,一件三万美元。”

  “我在巴黎皇后街看过,有钱都买不到,必须身份显赫出身高贵,或者让阿布诺大师尊敬的人。”

  “在华夏,只有一个人是一线牵的客户,那就是京城,权势滔天的赵老爷子。”

  沈天媚闻言一脸黑线,想到叶天龙一衣柜的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