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82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第282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荒凉破败的村庄,澳门赌博网站:一群丧尸般的敌人,一口枯井

  叶天龙握着刀枪,从村头杀到了村尾,所过之处,尸横遍野,所有阻挡的敌人,都被他毫不留情的爆头。

  几个八岁的孩子,他也毫不客气手起刀落,把对方头颅砍飞出去,不再重复被对方暗算的场景。

  或许是经历这个场面太多次,叶天龙完全熟悉了敌人的作战能力以及藏匿地点。

  屋顶的扑飞,床底的偷袭,草丛的陷阱,他都从容躲过还先发制人干掉对手,最后,他握着一颗手雷来到了那一口枯井。

  没有半点犹豫,叶天龙直接把手雷丢进去,炸掉几名藏匿的敌人,血肉纷飞。

  随后,他在井边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妈的!炸死你们,这次还不过关?”

  只是他的得意还没散去,井里就伸出七八只手,扯住他往下面坠去

  “哎呀!”

  叶天龙喊叫一声惊醒了,全身大汗淋漓,虚脱无力,像是刚跑完三十公里一样。

  他发誓,下次再梦到枯井,一定拿石头封掉它。

  足足五分钟,叶天龙才恢复些许力气,伸手拿过桌上的劳力士望了一眼。

  六点半!

  这比往日起的有点晚,叶天龙揉揉脑袋,估计是昨天太劳累了,所以睡过了头,也做了噩梦。

  接着想到了沈天媚。

  他昨晚睡得有点沉,把沈天媚丢回床上后就没再理会,叶天龙担心她昨晚梦游,在家里撞一个头破血流。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视野中并没有沈天媚的影子,床上无人,窗边无人,阳台无人,洗手间也没人。

  而沈天媚盖的被子整齐叠好放在沙发上,卧室残留着一抹清香和酒气。

  “咄咄咄!”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了,叶天龙瞄了一眼时钟:莫非沈天媚回来了?

  毕竟这个时间不会有人打扰他的。

  叶天龙晃悠悠走到门边,一把拉开房门喊道:“你不是走了吗”

  话说到一半,他又停住了,门外,不是沈天媚去而复还,而是一身黑装的陆小舞。

  脸如新月,樱桃小口,似喜还颦,长发垂肩,肤色如羊脂白玉,映雪生辉,清晨的陆小舞很是娇柔。

  她手里提着两份早餐,一脸好奇看着叶天龙:“谁走了?”

  叶天龙一愣:“你怎么来了?”

  “我昨晚就来看干妈,还过来找过你呢,可惜你出去做坏事了。”

  陆小舞撞开堵门的叶天龙,轻车熟路走入客厅:“我买了两份汤米粉,看你半夜有没有回来。”

  “如果在家的话,就一起吃早餐,然后送我去上班,对了,你昨天干吗去了?”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我昨天去飞龙帮了,梁秀才打了几次电话叫我喝酒,不去不行,就过去呆了半天。”

  接着,他又嬉笑着靠了过去道:“追问我行踪了?是不是爱上我了,所以才这么在意我?”

  “谁会爱你这个大色狼。”

  陆小舞没好气地白了叶天龙一眼,随后把汤米粉放在茶几上,打开,热气沸腾:

  “我就是顺口一问,你还脑补那么多?赶紧去洗漱,然后出来吃早餐,不然上班就要迟到了,到时林总肯定把你骂死。”

  她还跑去厨房拿了两个瓷碗出来,然后把香喷喷的汤米粉倒在两个碗,避免热汤在塑料中停留太久。

  她还拿起筷子,把自己碗中的米粉和瘦肉,又分给叶天龙三分之一,鸡蛋也分了半个,很是走心。

  “快去洗漱,吃完上班。”

  陆小舞咬着筷子,神情很是可爱:“我是小职员,我可不能迟到哦。”

  “骂就骂,反正她天天骂我。”

  叶天龙嘟囔一句,随后眼睛微微僵直,落在客厅的阳台上,整个人变得凌乱。

  阳台上多了几件衣物,披肩,外套,内衣,短裙,小内内,全是沈天媚的东西。

  叶天龙神情尴尬之余,也有点诧异,沈天媚的衣服全脱在这里,她怎么离开屋子的?

  “你看什么”

  这时,陆小舞发现叶天龙的呆愣,拿着筷子顺着他的目光张望,马上看到香艳的画面。

  她神情一变:“这是谁的衣服?”

  叶天龙马上撇清:“不是我的。”

  陆小舞俏脸急了:“哪个女人的?戴明子的?”

  叶天龙摇头:“不是。”

  陆小舞更加急了:“不是戴明子?你昨晚从酒吧带女人回来鬼混?是不是?”

  “没鬼混。”

  看到陆小舞要哭的样子,叶天龙莫名一阵心虚,忙出声解释:

  “一个朋友喝醉了,我留她一晚,我们是朋友,真没有什么,清白的。”

  陆小舞愠怒:“人呢?”

  叶天龙下意识回答:“一大早就走了。”

  陆小舞不相信,想到叶天龙刚才有意无意的堵门,马上丢掉筷子四处寻找起来。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她此刻就想揪出那个女人问一问,看看两人有没有鬼混。

  只是转了一圈,没有见到女人的影子。

  “砰砰砰!”

  陆小舞几乎把整个屋子翻了一遍,柜子、抽屉、冰箱、洗衣机全部打开,就差捅破天花板了

  “喂喂,小舞,你抄家啊。”

  洞开的衣柜中,叶天龙发现一件红色衬衣和一条长裤不见了,往深处一想,很快猜到是沈天媚换上自己衣服离开。

  他有些郁闷,很是不爽地开口:“离开也不打声招呼,不放点钱回报,还穿我衣服。”

  “太没礼貌,太不懂人情世故了,下次被我撞见,非圈圈叉叉不可”

  接着,叶天龙又见到洗手间的镜子上,用殷红的口红写着一行字:

  “你的大床很棒,我睡得很好,有事先走,再谢,改日吃饭!”

  文子下面,还有一个爱心,红彤彤的,很是耀眼。

  见到这暧昧的字眼和图案,叶天龙忙冲上去擦拭,刚擦掉几个字,陆小舞就冲进来喊道:“别动!”

  她一把拉住叶天龙,随后望向狼藉的镜子:大棒很好,再日!

  “去死,去死!”

  陆小舞见状很是伤心,捶打叶天龙几下就转身离开:“我不理你了!”

  叶天龙欲哭无泪:“小舞,不是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