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80章 西北六匪的人
  第280章西北六匪的人

  “砰砰!”

  一枪未中,魁梧猛男又扣动扳机,又是两支长钉射向叶天龙的车子,所幸都被叶天龙敏捷躲开。

  三枪未中,另外两车也各站起一个黑装猛男,都握着杀伤力极大的钉枪,对着叶天龙车子不断扣动,想要把这辆车射翻在地。

  这些人手法纯熟,动作敏捷,丝毫不受车子奔行影响,一口气射出了十枪。

  狭长的钉子扑扑扑咬着叶天龙的车子,本该寂静安宁的地方,连爆突兀闷响。

  叶天龙双手牢牢掌控着方向盘,动作利索的驾驶着车子飞驰,流线性车身来回做着诡异的蛇形运动,巧妙躲避钉枪的射击。

  追逐叶天龙和沈天媚的三部车子同样疯狂疾驰,同时把手里的长钉全部射出。

  “咄咄咄!”

  叶天龙开的车子,除了被第一枪射中后尾箱外,其余几十枪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顶尖的车技,让叶天龙能够从容避开这些人攻击,长钉每次都看似要射中,但最后一刻都被叶天龙躲开,全部落在地面。

  平整的道路,因此变得坑坑洼洼。

  “妈的!”

  一直想要撂翻叶天龙的悍匪,见状很是恼怒:“这小子属兔子吗?蹦的真他妈快。”

  喝叫之余,他又扣动扳机,把最后一支长钉射出去,这次不是招呼轮胎,而是对着车子的后面挡风玻璃射击。

  他不相信,这么大的目标还射不中,可让他吐血的是,长钉射出时,目标车子窜前十几米。

  “当!”

  长钉射在地上,入地三分。

  一辆奥迪七来不及避开,直挺挺撞了上去,咔嚓一声,保险杠和底盘受损,车子也差点翻了出去。

  “妈的!不来猛的不行了。”

  黑装汉子快要吐血,随后一推猪头面具,露出半张粗犷的脸,他往车里勾一勾手指。

  一把散弹枪递到他手里。

  “追上去,追上去,拉近一点距离。”

  他让同伴跟叶天龙拉近距离后,双手端枪,面无表情地点射。

  “扑扑扑!”

  夜色映衬,枪口连续吞吐的火舌异常炫目,枪膛崩飞的灼热铁砂,从车顶滚落

  叮叮当当散落路面。

  子弹凶猛,叶天龙却不给对方打中机会,车子猛地窜出,远离对方的轰击范围。

  除了车尾箱又十几处擦碰之外,叶天龙开的车子几乎完好。

  期间,沈天媚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在座椅上沉睡的跟猫一样,好像车子的轰鸣、枪声的激烈,丝毫不影响她的睡眠。

  倒是身前的雪白,随着车子窜前退后微微颤抖,让叶天龙的神经在枪火中松弛些许。

  “呜”

  又开出三百多米,三辆奥迪七依然死死咬着叶天龙,似乎今晚不干掉他们就誓不罢休。

  叶天龙看看前面的拐弯处,又面无表情瞧了一眼后视镜,嘴角勾勒冷漠弧线,迅速将变箱拉至手动位置,接连换挡。

  “呜”

  短短三秒,车子发动机转几乎达到极限。

  “该是我练枪的时候了。”

  叶天龙吐出一口气,把沈天媚身子压低,随后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利箭一样往前冲出。

  他这一动,奥迪七也是呼的一声踩尽油门,气势如虹冲了上来。

  “嘎!”

  冲出百余米后,叶天龙一踩刹车,车子来了一个飘移。

  轮胎呼啸着摩擦地面,转了半个圆圈直接横在路边。

  奥迪七也下意识刹车,但反应稍微慢了一点,还是从叶天龙他们面前冲过。

  “砰砰!”

  叶天龙左手探出枪械,对着因刹车慢半拍的奥迪七,抬手就是两枪。

  “轰!”

  子弹精准打在轮胎,奥迪七顿时失控,不受控制往前撞去。

  冲出二十余米后,由于前冲惯性太大,奥迪七跃过路牙子,凌空翻飞十几米,咔嚓一声底朝天砸落。

  “轰!”

  一团大火腾升,凶多吉少。

  “砰砰砰!”

  就在火光让叶天龙眼睛微微一眯的时候,两部追击的车子已经冲了上来。

  他们没有在意同伴的死活,而是第一时间从车窗和天窗探出钉枪、散弹枪,对着叶天龙和沈天媚他们射击,想要来个雷霆扼杀。

  叶天龙先快半拍踩下油门窜出,还第一时间趴低了身子,这些家伙全是亡命之徒

  “当当!”

  两枚长钉打碎玻璃,撞在座椅上,凸出尖端,如非叶天龙车子跑得快,估计都要见血了。

  几十颗散弹枪的铁砂,也雨水一样打在后尾箱和玻璃,留下斑驳弹孔和碎片。

  “嘎!”

  车子窜出几十米后,叶天龙又是一转方向盘,故意撞在一棵树上,看起来像是受伤导致。

  这个现象,让两部追杀的奥迪七下意识停缓攻击速度,澳门赌博网站:几乎同一个时刻,叶天龙从驾驶座弯腰窜出。

  “砰砰砰!”

  叶天龙身子刚刚落地,左手就伸了出去,对着悍匪连连扣动扳机,车顶和车窗的持枪匪徒身躯一震,脑袋一歪倒回了车里。

  他们手中的散弹枪和钉枪也同时落地,叶天龙枪口一转,又是两颗子弹射出。

  两记枪响,两名开车匪徒脑袋一晃,扑的一声倒在方向盘上,额头见血,死的不能再死。

  “咔!”

  两部奥迪七打着圆圈停下,叶天龙还捕捉到两名活口,想要再扣动扳机,却发现枪械没了子弹。

  此刻,两名猪头面具的匪徒,已经拉死刹车,敏捷地从车上跳了下来,一人拔出一支土枪。

  叶天龙眼疾手快一甩,空枪嗖的一声飞出,狠狠砸在对方手指,持枪匪徒脸色一痛,枪械也啪一声掉在地上。

  不待对方捡起地上的枪械,叶天龙就一个前扑离开了车子,像是猎豹一样扑向两名对手。

  两名猪头匪徒来不及捡枪,见到叶天龙凶猛扑来,就反手拔出一把剔骨刀。

  “杀!”

  两名猪头匪徒把剔骨刀劈在叶天龙面前时,叶天龙反手一拍,掌心精准荡开两把剔骨刀,势大力沉。

  两人哪里扛得住叶天龙的霸道力量,庞大身躯不由在自主的离地,向后退出四五步,剔骨刀也震开。

  不过他们并没有半点恐惧,两人脚步一挪,剔骨刀一沉,一左一右的刺过去。

  动作迅速,刀法狠辣,一看就是杀过不少人的主。

  “砰!”

  叶天龙身子一纵,不退反进,避开两把剔骨刀时,左脚抽了出去。

  只听得一人惨叫着后退,原来,他手腕被硬生生打成脱臼,剧痛难忍。

  另一名猪头悍匪微微一怔,叶天龙没有给他反应时间,一拳打在他的身上。

  猪头悍匪身躯不由自主的飞起来,直挺挺的撞在车上,随后就像死蛇一般坠落在地。

  “杀!”

  手腕受伤的悍匪趁机又扑上来,拔出一把匕首从后面刺向叶天龙,他觉得,这一刀,必能见血。

  只是刺到途中,他又突然感觉不对,匕首再也无法前进半分,然后,一阵钻心的剧痛从手腕传来。

  残存的左手被叶天龙刁住。

  “咔嚓!”

  叶天龙用力一转,受伤悍匪的手便断了,匕首也掉落在地。

  “啊”

  受伤悍匪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要杀谁?我留下你,不是可怜你,而是想要问点东西”

  叶天龙语气平和地开口:“不然你早跟他们一样,不是死了,就是残了。”

  受伤悍匪咬牙切齿:“我不知道”

  咔嚓,又是一声骨折的声音。

  叶天龙折断了悍匪手臂关节,同时飞快出脚,分别踢中对方的两条小腿。

  “啊”

  悍匪的四肢瞬间全部脱臼,凄厉的惨叫,在这路上显得异常响亮,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没进过警局吗?”

  叶天龙手指微微一松,受伤悍匪便如一摊软泥,倒在了地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受伤悍匪倒在地上,满脸是汗,说不出的疼痛和绝望,恨不得一头撞晕自己。

  “我知道你很想昏迷过去。”

  叶天龙轻叹一声:“不过,很可惜,你不会昏过去的,你会一直保持清醒,直到死了为止。”

  说话之间,他蹲下来,帮受伤悍匪的四肢驳接好。

  受伤悍匪惨叫起来:“啊”

  “咔嚓!”

  还没等受伤悍匪喘口气,叶天龙又往四肢踩上几脚重新脱臼。

  来回三次,受伤悍匪生不如死,第四次的时候,他痛哭流涕:

  “我说,我说,我们是西北六匪的人我们要杀沈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