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79章 不得安宁
  第279章不得安宁

  操?

  一个字,激荡着叶天龙的心连血液都沸腾两分。

  换成在国外,叶天龙估计早把沈天媚就地正法,可惜这是明江,把这样一个大记者上了,手尾无穷。

  “你都打电话过来了,我敢不来接你吗?”

  叶天龙尽力保持自然,试图站起来将两人分开坐好,只是没想到醉酒的女人反应竟然如此敏捷,而且力大无穷。

  调酒师看着叶天龙无所适从样子,郁闷的想一头撞死,这么漂亮的女人投怀送抱都抗拒?

  “你来了,我真是太太高兴。”

  沈天媚已经喝得七七八八,口齿含糊不清,却像八瓜鱼一样死死吊着叶天龙。

  她穿着一条黑色短裙,一双雪白的大腿,没有任何遮挡地横在叶天龙面前,为了不让她掉下去摔伤,叶天龙又只能抱着她。

  掌心落在女人的大腿上,彼此的炽热慢慢传递,看得不少牲口呼吸急促。

  “弟弟,你又吃姐姐的豆腐了。”

  沈天媚娇笑一声,微微责怪却更显风情,伸出手一捏叶天龙的耳朵,上半身斜斜地靠在他身上,望着近在咫尺男人吃吃地笑了一声。

  她扭头对吧台里头的服务员挥手:“服务员,给我再来两杯威士忌。”

  服务员哭丧着脸,用一只手,颤巍巍送上两杯威士忌,另一只手,被叶天龙出现前就折断了。

  叶天龙把她按在椅子上:“还喝?你都醉了。”

  看到面前两杯威士忌,沈天媚把其中一杯推给了叶天龙,然后拿起自己的高脚杯,摇摇晃晃的她半个身子靠在吧台上,脑袋枕在臂弯里,举着酒杯嘟囔:

  “小弟弟,为我们再次相遇,干杯,干杯”

  叶天龙没去碰那杯酒,按住沈天媚手里的酒杯道:“别喝了,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沈天媚为什么叫他过来,但来都来了,他总是要把女人安全送回去。

  “不,我就要喝,你别管我。”

  沈天媚伸出手去抓叶天龙手里的酒杯,不满地嚷嚷:

  “你们男人,不就喜欢灌醉我的吗?”

  叶天龙很是不满:“别管你?你干吗给我打电话?”

  叶天龙瞥了一眼周围蠢蠢欲动的牲口,如果不是清楚,自己真把女人丢下,会被这群牲口吃个干净,他还真会撒手不管呢。

  沈天媚没有理会叶天龙,只是晃动身子去抓酒,一不小心又跌入叶天龙怀里。

  软玉温香。

  叶天龙默默地告诉自己,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但是这会还真要做个王八蛋。

  “媚姐,咱们走吧,你喝太多了。”

  叶天龙缓和了神情,想分开女人的胳膊,但越掰她却抱得越紧:“我送你回去。”

  再不走,警察就要来了,搞不好又撞见秦紫衣,那可就要天下大乱。

  沈天媚仰起俏脸,醉眼朦胧地看着叶天龙,昏暗的灯光映衬下,那张脸显得娇艳欲滴:“我没家。”

  叶天龙的心一紧,又不禁哑然失笑:“回我家,睡觉去。”

  “睡觉?你要跟我睡觉”

  沈天媚歪着那张俏脸,眯缝着美丽眸子,略嘟着诱人嘴唇,像是在思考什么,此时的她面若桃花,嘴唇鲜艳,仿佛一个俏皮又任性的小姑娘,蛊惑众生:

  “我才不跟你回家睡觉,我要带你回家睡觉,我要在上面。”

  女人始终喜欢占据主动。

  叶天龙懒得跟她争辩什么,直接背着她向外加快脚步:“好,好,你上,你上,只要你睡觉,什么都好说。”

  “哈哈,孔王八要跟我睡觉,你也要跟我睡觉。”

  沈天媚脸上带着一丝戏谑:“你们这些男人都只是想要睡觉。”

  叶天龙一脸委屈:“我可是过来做好人的啊。”

  “背我!”

  走到门口,沈天媚忽然停下了脚步,双手张开不断喊叫:“背我回去,背我回去。”

  她像是在仰着脸示威一般,紧紧贴在叶天龙的身上,那饱满而温润的唇,攫住了叶天龙的喉结。

  叶天龙颤抖了一下,反手把女人扛了起来,动作利索塞入自己的车里,还给沈天媚扣好了安全带。

  背回去?傻子才背你回去呢,谁知道你住哪里,万一住在中环区,背到天亮都不一定到家。

  “带我去开房。”

  没有消停,沈天媚又一把搂住叶天龙脖子:“我们滚床单,姐姐给你解锁七十二种姿势。”

  女人双腿微微张开,裙子拉到了大腿之上,露出了白溜溜的大腿,骄人曲线展露无遗,看的叶天龙一阵心跳加速。

  “大爷,这样勾引,真的好吗?”

  叶天龙把女人按了回去,同时对自己怨恨不已:“你就不能禽兽一点?”

  沈天媚倒回椅子后,安分了些许,蜷缩着睡觉,只是凌乱的衣衫,让雪白春光乍泄出来,很是刺激。

  坐在座椅上的叶天龙喷出一口气,累都几乎快要虚脱了,像是刚参加了长跑比赛一样,心脏跳得十分狂乱。

  这女人喝了酒也太恐怖了,休息了一分钟,叶天龙才启动车子离开酒吧,几乎刚离开,警察就到。

  东如海一伙提前跑了,没有酒客出来作证,监控也被东如海下令清洗了,警察最终一无所获。

  “呜”

  此刻,叶天龙车子正开上明江大道,刚刚松一口气的他,很快发现,新的问题又来了。

  他该把沈天媚送去哪里?

  叶天龙连续问了几次,沈天媚都没有说清住址,翻她的手袋也没见到有用信息。

  至于手机,叶天龙没有破解手势打开,丢去酒店,又有点不放心她一人独处,毕竟沈天媚跟江太保还有不解恩怨。

  说不定,暗中就有杀手盯着。

  思虑一番后,叶天龙最终决定把她带回出租屋。

  “呜”

  就在车子转动准备回百石洲时,澳门赌博网站:背后忽然传来了车子的呼啸声,接着又是几束远光灯射了过来。

  叶天龙在微微眯眼的时候,也瞄了一眼后视镜,三辆挂着一样牌照的奥迪七,杀气腾腾的出现。

  三车风驰电掣急追,带着肆无忌惮的凶悍气焰。

  “狗日的,这斧头帮也太难缠了吧,刚干完架就派人追杀”

  叶天龙一边踩下油门,一边从背后掏出东如海的枪:“幸亏顺手藏了这枪,不然就要夹尾巴逃了。”

  他又看了一眼后视镜,感觉这批追兵不是斧头帮的人,因为三辆车的家伙,全都戴着猪头面具。

  东如海如果要找他复仇,哪里需要戴面具,斧头帮向来把杀人放火,当成一件至高无上的事情。

  叶天龙低头看了沈天媚一眼,先前平静的眼眸焕阴冷光彩:“杀她的人!”

  他多少猜到,这些人怕是冲着沈天媚来的,而女人身边没有保镖,今晚也怕是偷偷跑出来。

  “咔嚓!”

  作出判断时,追来的奥迪七已经打开了天窗,钻出一个身材魁梧杀意凌厉的猛男,双手拿着一支桥梁工程专用的钉枪,那种连石头都能钉进的玩意。

  他粗略瞄准叶天龙车子的后轮,就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妈呀”

  叶天龙眼疾手快,一转方向盘,让轮胎偏离对方视线。

  只听扑的一声,空旷公路,不合时宜的炸起了闷响。

  三寸长的钉子,洞穿了后尾箱,射入地面,惊心动魄,火星溅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