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77章 奸夫
  第277章奸夫

  玫瑰酒吧听起来很妖娆,但其实是一个面积三百平方的小清吧。

  这里没有太激情的音乐,也没有太疯狂的扭动,更多是一种窃窃私语的交谈,酒瓶相碰的清脆。

  叶天龙出现在酒吧时,墙壁的时钟指向九点,场面不激烈,但人员却不少,四周全都坐满了男女,情绪高亢,充分享受着青春和快乐。

  一个个妖艳美丽的女人,和他们身边的各种男人,释放着荷尔蒙。

  虚幻的氛围中,身影相叠,人人不能自已。

  玫瑰清吧只能算作一个中档酒吧,装修一般,销售的酒水也中规中矩,淡红色的灯光弥漫在酒吧里,给人一种特殊的韵味。

  叶天龙在光影中穿梭,很快捕捉到一个熟悉身影,大尤物坐在高脚椅上喝酒。

  几近狐狸精转世妲己再现的沈天媚,穿着黑色衣衫靠在吧台上,头发杂乱地遮住了一大半俏脸。

  描着半熟的眼线,没打粉底的肌肤在红色灯光下泛着透明的光,一副晶莹剔透的样子,妖冶中透着清纯。

  短裙下露出的纤细白腿,吸引着过往男人的目光,只是没有人敢靠近,显然见识过女人的冷傲。

  这种装扮的沈天媚虽然也是惊艳,但跟平时还是有很大不同,少了妖精一般的精明,多了一分刚进社会的青涩。

  她和酒瓶侧影倒影在光滑洁亮的吧台,绒绒的睫毛投下的阴影打在唇上,看着让人心疼。

  如非叶天龙熟悉她那份气质,不然都不敢判定她就是沈天媚。

  叶天龙顺手从吧台捏过一杯酒:“泡酒吧的男人都是来找刺激的,而女人,多半是受过刺激。”

  喃喃自语地叶天龙靠过去,只是还没等他靠近,一个中年汉子贴了上去。

  这家伙四十多岁,剃着一个硕大光头,一米八的个子以及粗壮手臂,第一印象就给人蛮横态势。

  他背后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地方,像是藏匿着什么武器。

  光头汉子没有直接搭讪,只是对调酒师打了一个眼神。

  叶天龙停止脚步,他感觉这家伙眼熟,随后,想起一人,老鹰给的资料,斧头帮东如海。

  这世界还真是小啊。

  叶天龙又要了一杯酒,一些刺激的调剂,还顺手拿了一副平光眼镜戴上。

  “再来一杯。”

  沈天媚喝完杯中鸡尾酒后心情依然沉闷,于是又要了一杯白兰地,吧台里的调酒师毕恭毕敬把白兰地送上。

  沈天媚懒得抬头,单手捧起酒杯就慢慢品尝,调酒师见状呼出一口气,收回微微颤抖的双手。

  在他转身给光头男子调制一杯鸡尾酒的时候,向他打出搞定的手势之余也抽走一叠钱。

  如此简单给沈天媚送上一杯白兰地,一千块就进了口袋,这买卖真他娘划算,成功的喜悦完全掩盖调酒师负罪感。

  “咕噜,咕噜!”

  光头男子像是一个老猎人,大口大口喝着鸡尾酒,偶尔绽放玩味笑容,没有操之过急跟沈天媚接触。

  他耐着性子等沈天媚喝掉大半白兰地,然后才端着鸡尾酒走过去,拉把椅子紧挨被自己看上的女人。

  清吧朦胧光线为沈天媚平添迷离的妩媚,双肘压着桌面使得上身略微前倾凸显。

  腰腿曲线的惊艳更是让光头汉子暗吞口水,纵横风月场所驭女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尤物。

  啧啧不已的光头汉子优雅一笑,装出一副绅士模样,摇晃着酒杯问道:

  “小姐,你好,我叫东如海。”

  “不知道小姐你如何称呼啊?今晚怎么一个人喝闷酒?”

  沈天媚冷冷瞥了一眼搭讪男人,没有出声理会,随后继续摇晃着高脚杯,一如既往的冷傲。

  只是光头汉子并没就此罢休,泡妞向来讲究的是脸厚心黑:“心情不好?我陪你喝两杯如何?”

  “如果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倾听你的故事。”

  他带着一抹感伤开口:“每一个喝醉的女人,背后都一定有她伤心的事。”

  沈天媚脸色一冷:“滚!”

  听到沈天媚如此不给面子还吆喝自己滚蛋,东如海忽然掠过一抹淡淡戏谑,他相信这个女人用不了多久便会一丝不挂婉转承欢,于是冷笑一丝:“滚当然要滚,不过是咱们一起滚,滚去房间滚床单。”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东如海喷出一口热气:“你一切的伤心,一切的烦恼,都会在哥的帽子戏法中烟消云散。”

  沈天媚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还呈现阴冷杀机,想要起身教训登徒子却感觉脑袋里晕沉沉,眩晕之感越来越强烈,浑身使不上劲儿,连站起的力气都没。

  看看杯子里的白兰地,再看看无比自信的光头汉子。

  她猛地惊醒这白兰地被做了手脚:“你敢对我玩手段?”

  东如海摆出得逞的阴险笑容,像是一个胜利者般喝完酒,嬉皮笑脸的喊道:

  “玩手段?小姐,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玩手段了?”

  “还是你想要玩点手段?你想要玩刺激一点的话,我是不介意陪你的。”

  他看看自己的劳力士:“时间差不多了,今晚去你家还是去我家,或者开房呢?”

  “你会后悔的!”

  沈天媚想要挣扎想要反抗想要警告图谋不轨的东如海后果,可麻醉药物使她的意识趋于模糊。

  身子一软,还跌回座位趴伏冰冷的桌面,沈天媚从未想到有人敢对自己用这卑鄙的手段,警觉了,也迟了。

  她心底止不住掠过一抹绝望,算是明白什么叫阴沟里翻船了,真后悔绕过保镖来这里喝酒。

  “后悔?”

  光头汉子贴近,嗅着沈天媚身上气息:“有什么好后悔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何况,这里是我东如海的地盘,只有我让人后悔,从来没有人让我后悔。”

  他的笑容变得邪恶起来:“好了,别说这些了,走,我带你去酒店。”

  “好马配好鞍,你这样的极品,自然也要好器具。”

  光头汉子装模作样搀扶起沈天媚,脸上神情带着一抹轻车熟路,隔着衣服都似乎仍能感受到,女人温热身体蕴含的柔韧惊人弹性。

  光头汉子激动的心肝都在颤抖,只是他很快发现面前杀出一个程咬金。

  “啪!”

  叶天龙把一杯酒泼在光头汉子眼睛,光头汉子躲闪不及,哎哟一声,下意识捂住眼睛,想要擦拭眼睛和脸上酒水。

  结果却感觉到异常疼痛,酒水中像是有辣椒,正要怒不可斥时,一大耳光甩在他脸上。

  光头汉子被打得哎哟一声,踉跄着撞在吧台上,叶天龙一边搂住醉醺醺的沈天媚,一边气愤骂道:

  “王八蛋,原来奸夫是你,我找了你几个月了,澳门赌博网站:你他妈的总算出现了,胆敢勾引我老婆,我扇死你。”

  “啪啪啪!”

  叶天龙左右开弓,把光头汉子扇得头晕转向,随后又一脚踹出,把他放倒在地连连骂道:

  “奸夫,奸夫,奸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