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70章 埋葬虫
  第270章埋葬虫

  见到叶天龙到来,梁秀才笑着挤出一句:“叶老弟,又见面了”

  他想要挣扎着起来,却是一阵咳嗽,直立的身子又倒了下去,叶天龙忙坐到床边,伸手拿过他手腕:

  “梁帮主,你身体有恙,别动,我给你把把脉。”

  梁秀才停止咳嗽,笑笑回道:“麻烦叶老弟了。”

  叶天龙迅速给梁秀才把起脉来,他的眉头不知不觉皱起,随后神情也变得肃穆。

  老鹰他们从来没见过叶天龙这个样子,心里都止不住一揪:“叶老弟,帮主的身体究竟怎么了?”

  叶天龙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盯着梁秀才问出一句:

  “这几天是不是经常头痛、头晕,还伴有视物旋转、恶心、呕吐等症状?”

  梁秀才眼睛一亮回道:“对,你说的完全正确。”

  接着他又补充一句:“医生说,我是食物相克,导致肠胃不舒服,调养半个月就好!”

  叶天龙又把手指放在梁秀才的腰部,动作利索的戳了七八下,随后又问出一句:

  “有时还会出现四肢一侧无力,或者活动不灵、持物不稳,并且伴有肌肉痉挛,酸痛,比如睡着睡着就麻了半个身子?”

  梁秀才一把抓住叶天龙:“叶老弟,你怎么知道?”

  老鹰和凤姐也无比震惊,这可是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帮主,你会四肢酸麻?”

  梁秀才点点头:“有时会,只是我开始觉得,是在床上躺太久了,鬼压床现象,所以没告诉你们。”

  他偏头看着叶天龙:“叶兄弟,你比医生还牛,说的全都对了,不道这是什么病?能不能治好呢?”

  叶天龙先是若有所思,随后淡淡一笑:“这病,只有两个人能治,其中一个就是我。”

  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起来,避而不答这是什么病,大手一挥:

  “鹰叔,帮我准备一筒银针,酒精。”

  “我要马上给梁帮主针灸。”

  “凤姐,顺便帮我买一些中药,把它熬成药汁端进来。”

  他连珠带炮发号施令:“记住,这些东西,你们亲自办。”

  老鹰和凤姐齐齐点头:“是!”

  叶天龙马上写下银针的规格,还有要熬制的药方分别给两人,老鹰和凤姐马上带人去筹备。

  这个空档,叶天龙又给梁秀才检查了一遍,还把医生的诊断书跟药物翻阅了一遍。

  “叶兄弟,东西买来了。”

  半个小时后,老鹰和凤姐先后回来,叶天龙让凤姐直接在房内熬药,很快,房间腾升浓郁的药香。

  叶天龙取出老鹰购买回来的银针,消毒一番后捏起一根细长的放血针,开始给梁秀才治疗起来。

  老鹰和凤姐看见叶天龙的手法,顿时心里面更加信了几分。

  “扑扑扑!”

  叶天龙单手持针,毫不犹豫的在梁秀才指尖上扎起针来,一边用柔力把它扎进去,一边还让老鹰帮忙将血挤压出来。

  扎完左手又扎右手,等到十个手指都扎一遍挤出黄豆大的血珠子,叶天龙才停下来。

  十指连心,老鹰和凤姐以为会很痛,结果梁秀才只是闷哼一声,没多少痛楚,让他们更敬佩叶天龙。

  没有一定的手法,怎会是这种结果?

  十指扎完后,叶天龙又在梁秀才的耳垂和脚底下针,各自放出差不多十毫升的血。

  连续折腾差不多两个小时,叶天龙才把银针收了回来,丢在酒精中慢慢消毒。

  老鹰和凤姐惊讶见到,酒精先是有血迹的殷红,随后就变成了淡黑,慢慢化开,还有淡淡腥味。

  两人下意识喊道:“有毒?”

  梁秀才也一脸凝重:“怎么会这样?”

  “把药端过来。”

  叶天龙又让人把熬制的中药端过来,让梁秀才一口气把它喝下去:“千万不要停,也不要怕烫。”

  梁秀才看着乌黑的中药和难闻的气味就皱眉,清楚喝下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他知道叶天龙不会乱来,所以端起来毫不犹豫地喝进去。

  喉咙咕噜咕噜的响起,一大瓷碗的中药,半分钟不到就喝完了。

  梁秀才把碗丢在桌上,一抹嘴唇笑道:“叶老弟,喝完了,下一步怎么做”

  话还没有说完,梁秀才就脸色一变,腹部一收,嘴唇一闭,喉咙蠕动,像是喝酒喝撑的那样。

  他下意识捂住肚子和嘴巴,一副孕妇翻江倒海的难受样子。

  老鹰和凤姐齐齐上前:“帮主,你怎么了?”

  叶天龙一把扯开两人喝道:“闪开!”

  “扑!”

  几乎是话音落下,梁秀才就嘴巴张开,再也控制不住,喉咙,喷出一道黑黑的水柱。

  这水柱起码三米远,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痕迹,因为多日没有吃东西,所以喷出的全是刚喝进的中药。

  梁秀才吐完一轮,很快腹部一挺,又开始吐第二轮

  “扑!”

  梁秀才连吐七次,把肚子里的东西彻底掏空,才脑袋一歪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此刻的他,好像一条垂死的鱼,眼睛都翻白。

  而他扎过银针的地方,也渗透出豆粒大小的黑珠。

  “帮主!”

  老鹰和凤姐上前扶住梁秀才,关怀备至地问候,见到他没事才松一口气,随后,两人又望向叶天龙:

  “叶兄弟,这究竟怎么回事?”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让人拿过一把长镊子,从地上扒拉一会,夹起一条黑色小虫,淡淡出声:

  “锤甲虫。”

  老鹰他们齐齐震惊:“锤甲虫?”

  “埋葬虫,也就是尸虫。”

  叶天龙让人拿来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子,把这个尾指长的小虫装起来。

  黑色小虫在罐子里不仅没有萎靡,反而生龙活虎,四处爬来爬去,蜈蚣一样的脚,看得凤姐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如非觉得它还有利用价值,凤姐真想冲上去一脚把它踩死:“它是吃尸体的玩意?”

  “可吃尸体的不是苍蝇的卵、蛆吗?”

  老鹰喊叫了几个佣人来收拾现场,其中一个中年女子让叶天龙多看一眼,感觉对方气质有点独特。

  不过他也没过多在意,他的注意力更多是在尸虫和梁秀才身上。

  几个佣人很快打扫干净,还把地板拖了两遍,然后毕恭毕敬退了出去。

  中年女子还多盯了叶天龙背影一眼,有着说不出的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