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69章 死气
  第269章死气

  第二天早上,叶天龙把处理完伤口的老鹰和小男孩送回飞龙帮总堂。

  总堂由一系列五层楼的环形建筑组成,有制高点,有瞭望塔,还有狭长的围墙,跟客家围龙屋很是相似。

  东南西北各有四门,能够容纳车辆出入,但都有重兵把守,叶天龙扫视一眼,至少三百人守卫。

  这建筑易守难攻,没有千名精锐,怕是难于攻入进来看来梁秀才还是挺珍惜小命的。

  “鹰叔,你总算回来了。”

  当叶天龙跟着老鹰和小男孩走入进去的时候,凤姐带着几名飞龙帮子弟迎接上来,脸上有着一抹轻松道:

  “我们知道你被斧头帮伏击,担心了一夜,打你手机又关机,问三毛,他也不知道你的踪迹。”

  “几十号兄弟把厚德街翻了一遍,澳门赌博网站:也没有找到你们的下落,都快把我们急死了。”

  凤姐的脸上带着一丝埋怨,显然昨晚真是煎熬了一夜:“如果不是知道你有分寸,加上斧头帮虎视眈眈,我们都想调两个堂口兄弟找你。”

  “梁帮主也没睡好,念叨你大半个晚上,直到六点才勉强入睡。”

  接着她又向叶天龙点头:“叶兄弟早上好。”

  叶天龙笑着点点头:“早上好。”

  老鹰轻轻咳嗽一声,轻声接过话题:“我手机在半路丢了,估计被人捡走了。”

  “我昨晚受伤比较严重,叶兄弟找了一个僻静之地帮我治疗一番,一不小心睡过去了,醒来就天亮,所以没有跟你们联系。”

  凤姐恍然大悟,随后又追问一句:“你身上伤势怎样了?”

  老鹰伸展了一下手脚,绽放一丝笑容:“就那样,皮外伤,扛得住。”

  “而且叶兄弟妙手回春,伤口被他处理一番马上好大半,没看我现在都能自由行走吗?那就表示没有大碍,休养几天又是一条好汉。”

  凤姐如释重负:“没事就好。”随后又感激望向叶天龙:“叶兄弟,谢谢你。”

  叶天龙摆摆手:“举手之劳。”

  老鹰插入一句:“对了,三毛他们处理好手尾没有?”

  “你放心,我都打点好了。”

  凤姐也不再纠缠老鹰昨晚的去向,压低声音回道:

  “对飞龙帮和斧头帮的厮杀,警方向来就是睁一眼闭一眼,所以尽管昨晚死了几十号斧头帮众,但警察也没怎么放心上,有几个替罪羊就草草结案。”

  “只是警告不准在大街上厮杀,如果影响恶劣就会各打五十大板。”

  她又把目光转向叶天龙:“放心,警方不会找上叶兄弟的。”

  她叹息一声:“只是我们处境越来越艰难,斧头帮对我们打压又准又狠,连你转移小少爷都会被他们伏击,可见我们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控下。”

  “而帮主的病情又不见好转,这一战,很是不乐观啊。”

  “没事,慢慢来,车到山前必有路。”

  老鹰轻声宽慰凤姐,随后把小男孩交给两名飞龙子弟:“你们带他去后园,让刘嫂她们好生照顾。”

  “没有我的指令,不能让小少爷离开总堂,暂时也不要带他去见帮主,帮主身体不好,不能大惊大喜。”

  两人齐声回应:“是!”随后,他们就带小男孩离开。

  望着三人渐渐远去的背影,老鹰呼出一口长气,眼睛眯了起来:

  “斧头帮的消息也真是灵通啊,竟然能锁定他是帮主的私生子,还能猜到我们一定会过去转移他,早早设下埋伏,我真是小看乌鸦了。”

  叶天龙笑了笑:“梁帮主的儿子?怪不得两人有几分相像。”

  老鹰和凤姐显然已把叶天龙当成自己人,所以谈论这些也没什么忌讳:

  “梁子贤,梁帮主一位红颜生下的儿子,聪慧伶俐,也懂事,只可惜他母亲难产死了,帮主担心他回来受气,所以一直放外面。”

  老鹰一骨碌告知:“这次飞龙帮和斧头帮厮杀惨烈,各种极端手段都出来,帮主怕他出什么意外,就让我带人接回来。”

  “谁知还是落入对方伏击,昨晚如果不是叶兄弟出手,只怕我们全要死在乱刀下。”

  “叶兄弟,你的恩情,飞龙帮一定回报。”

  叶天龙轻轻摆手:“大家老朋友了,说这些没有意义,再说了,鹰叔上次在会所也帮过我,这点事就不要提了。”

  接着他又话锋一转:“鹰叔说梁帮主病了,上次吃大盆菜的时候,我给他也把过脉。”

  “梁帮主身体健康的很啊,怎么会无故大病一场呢?”

  凤姐呼出一口长气,没有对叶天龙有所隐瞒:“梁帮主上星期吃大闸蟹,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脸色发青。”

  “然后把东西全吐出来,医生过来检查治疗一番,说帮主是食物相克造成呕吐,没什么大碍。”

  凤姐连珠带炮开口:“医生给帮主洗了胃,打了针,吃了药,帮主当时好了不少,可第二天,他又开始吐了。”

  “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在床上躺了两天才恢复力气,自此再也碰不得食物。”

  “他每天就靠打吊针维持身体运作,我们请过好几个专家检查,都没查出帮主的病状。”

  老鹰脸上也有着担忧:“医生说清清肠胃就好,可都一个多星期了,还是没有好转。”

  “帮主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别说指挥帮众跟斧头帮对抗,就是闲聊都成问题,这也搞得全帮人心惶恐,斗志消沉。”

  强敌压境,首领萎靡,帮众哪有士气?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如果可以的话,跟梁帮主说一声,我想看看他的病,说不定我能帮点忙。”

  鹰叔无比感激:“那就谢谢叶老弟了,我这就去禀报。”

  虽然梁秀才的病,连一流专家都束手无策,但不知道为什么,老鹰对叶天龙毫无理由的信任。

  凤姐也一脸感动:“叶兄弟,你真是有情有义,我们以前那样待你,你不仅不记仇,还帮我们。”

  “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说话之间,凤姐就要下跪,叶天龙一把扶住,很无奈:“我说过,大家老朋友,不要这样见外。”

  凤姐脸上露出一丝感激:“谢谢叶兄弟!”

  没多久,鹰叔从里面跑了出来:“叶老弟,帮主有请。”

  叶天龙跟着他们走向后园。

  很快,他就来到一个三百平方米的房间,四周亮着柔和的壁灯,抽风机也不断转动输送空气。

  房间还站着十多名飞龙帮子弟,一个个腰身鼓鼓,像是藏匿着枪械,而房间的正中,摆着一张两米的木床。

  床上,躺着身穿长衫闭目养神的梁秀才。

  鹰叔上前几步走到木床旁边:“帮主,叶兄弟来了。”

  他叫了一遍,梁秀才没有什么反应,依然闭着眼睛像是没听到,鹰叔有些尴尬,又俯下身子低呼:

  “帮主,叶兄弟来了。”

  这时,梁秀才才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叶兄弟来了?快请,快请!”

  “梁帮主,早上好啊。”

  不等老鹰出声引见,叶天龙主动走了过去,笑着向梁秀才打招呼,还顺势扫过他神态一眼,嘴角止不住地牵动。

  现在躺在床上的梁秀才,相比大礼堂一战时干瘪很多,眼睛深陷下去,脸颊也瘦了不少。

  浓密的黑发中间,有几根纤细的白发,叶天龙嗅到了一抹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