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68章 大病一场(五更)
  第268章大病一场五更

  “呜”

  叶天龙没有就此停滞,澳门赌博网站:油门又是一踩,车子又向人群撞了过去。

  五名围着鹰叔砍杀的汉子,见状慌忙散开想要躲避撞击,只是他们的速度根本没有叶天龙迅猛,车头撞飞了三个人,接着车尾狠狠一扫。

  又是两人惨叫倒地,鲜血吐了一地,状况很是惨烈。

  陆小舞抱紧小男孩,不让他看这血腥一幕。

  “呜”

  此时,叶天龙又是一转方向盘,保时捷原地打转,把缠住鹰叔的三人扫了出去,化解了鹰叔的危机。

  下一秒,叶天龙扯过陆小舞的丝巾,裹在口鼻钻出了车门,还顺手捡起了一把斧头。

  “鹰叔,你休息一下。”

  叶天龙把浑身是血的鹰叔扯到身后:“让我来热热身。”

  鹰叔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水,感激无比:“小心点。”

  “杀!”

  两名斧头帮众微微一怔,随后嗷嗷直叫向叶天龙扑来。

  叶天龙目光一寒踏了出去,冷眼看着两名找死的对手。

  两把斧头在灯光之下闪闪光,叶天龙一直屹立不动,当斧头的光亮变得急剧拉长时,他才一抖手腕。

  “嗖!”

  一道光芒划过,简单却美丽。

  两名汉子的胸膛染血,斧头落地,惨叫跌飞。

  看到叶天龙轻易撂倒两名同伴,残存的十多名敌人,忽然停滞动作,目光向叶天龙飘了过来。

  晚风吹过,带着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凉意,从黑暗的最深处吹来。

  昏黄路灯下的马路,就像是通往地狱深渊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小子,斧头帮的事,你也敢管?”

  一个辫子头目吼出一声:“想死是不是?”

  叶天龙咳嗽一声:“我这是见义勇为。”

  辫子头目怒极而笑:“见义勇为?我弄死你。”

  “杀!”

  这群刀口上舔血的家伙,震惊过后立刻变得愤怒,杀气腾腾向叶天龙包围过来。

  短暂平静下来的局面,又如同煮沸了的开水一样混乱起来,六七个壮汉将叶天龙围起来。

  四面八方的斧头划破空气,带起的哧哧声响,就如死神挥舞的镰刀。

  “扑!”

  叶天龙冷酷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机,身躯不退反进爆射出去,斧头在半空中一挥,寒光闪过。

  斧头瞬间划过三人的胸膛,鲜血迸射出来,落地之际,斧头又已经抽回,并顺势扫在旁边两人身上。

  接着手腕又是一抖,斧头后背敲中另一人的脑袋,当的一声,被击中者闷哼一声倒地,头破血流。

  五人横在叶天龙前面,没有一个人能重新爬起来。

  一切就像一个没法醒过来,或能够改变的噩梦。

  全场再度不受控制的安静下来,残存的五名壮汉眼睁睁地瞧着重伤同伴。

  他们只觉得指尖冰冷,脚趾冰冷,只觉得冷汗慢慢沿着背脊流下,就好像有条毒蛇在背上慢慢爬行。

  带着小男孩逃亡的鹰叔,已经让丢出数十条人命的他们恐慌了。

  如今,叶天龙又如此变态,简单几招,却撂翻他们十多人,他们心里止不住发慌。

  今晚的任务存在着变数,可是不干掉鹰叔和小男孩,他们又无法回去交待。

  “杀了他们!”

  一位斧头帮头目厉喝一声:“必须杀了他们。”

  他的话像是滴入油锅的水,掀起了巨大的浪潮,随后扬起手中的斧头,率先向叶天龙冲出。

  身边四名同伴也都挥舞斧头冲锋,完全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态势。

  “嗖嗖嗖!”

  叶天龙没有再跟对方拼命,右脚敏捷地踢出五把斧头,全部打在对方的额头上,砰砰砰作响。

  刀光剑影,没有任何惨叫就相续倒下了,捂着伤口哀嚎不已。

  “鹰叔,剩下的,交给你了。”

  叶天龙把对手全部撂翻后,就把手中斧头丢给鹰叔:“我在车里等你。”

  他今晚是想救人,而不是杀人,所以这些伤者,自然留给鹰叔处理。

  “好!”

  缓过气来的鹰叔喷出一口热气,他知道叶天龙的意思,撕裂一块衣服擦擦斧头把柄。

  他仔细地把叶天龙的指纹擦掉,随后就向受伤敌人冲了过去。

  今晚,鹰叔有十名兄弟被杀,自己也差点被他们乱斧砍死,自然要血债血偿。

  辫子头目感觉到杀意,忍着疼痛挣扎要跑路,只是刚跑几米,就听到呼的一声,背部一痛。

  接着他就重心不稳摔倒在地,随后,鹰叔出现在他身边,伸手拔出斧头,反手又是一斧,砍在辫子头目的脖子。

  辫子头目连惨叫都没发出,就一命呜呼倒在血泊中。

  鹰叔扯开一个领子,随后又向其余人扑去,很直接地赶尽杀绝。

  “呜”

  在鹰叔大开杀戒的时候,叶天龙一转方向盘,把车子调了一个头,让陆小舞和小男孩背对血腥场面。

  虽然不知道小男孩什么身份,但这种场景还是不见为好,叶天龙还扯过纸巾擦拭手指间的血迹。

  同时,他放了一首轻音乐缓冲小男孩的神经。

  “啊”

  惨叫凄厉又短促的响起,三分钟不到,二十多名斧头帮众全都倒在血泊,没有一个活口。

  鹰叔把斧头丢在地上,跑到保时捷旁边钻了进来,还第一时间借了叶天龙的手机:

  “三毛,我在厚德街砍了几十名斧头帮渣滓,你安排几个人把手尾处理一下。”

  电话另端很快恭敬地传来一声:“好的。”

  接着,鹰叔又给熟悉的警方高层打了电话,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让对方想法子降低影响。

  完成这一切后,鹰叔才望向叶天龙挤出一句:“老弟,谢谢你。”

  叶天龙淡淡一笑:“上次在会所,鹰叔仗义出手,今晚,我又岂能袖手旁观?”

  “再说了,咱们可是好兄弟,好兄弟了,又哪会客气这些?”

  他对于老鹰的好感胜于飞龙帮任何一人。

  鹰叔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一拍叶天龙的肩膀:“一声兄弟,一世兄弟,你这兄弟,我交定了。”

  叶天龙向小男孩微微偏头,想要追问小男孩来历,但思虑一会最终决定沉默,好奇会害死猫。

  随后,他话锋一转:“鹰叔,飞龙帮跟斧头帮开战也一个多星期了,情况怎么样啊?”

  听到叶天龙问起这个问题,鹰叔笑容僵滞了一下,随后轻轻摇头:“节节败退。”

  叶天龙微微一怔:“节节败退?虽然飞龙帮质素不如斧头帮,可也不至于节节败退啊。”

  “梁帮主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

  鹰叔言语变得艰涩:“几个堂主贪财怕死,趁机投靠了斧头帮,飞龙帮现在可谓是内忧外患。”

  “地盘这些日子丢了不少,人心也越来越散。”

  叶天龙止不住地惊讶:“梁帮主大病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