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65章 釜底抽薪
  第265章釜底抽薪

  金刚狼最终还是在民众合围之前跑了,澳门赌博网站:只是他的图像很快贴遍整个小区,旁边还用红笔重重标明:

  小偷!

  保安和民众本来还对金刚狼是小偷半信半疑,毕竟这年头偷空调的人实在太奇葩了。

  可是从监控看到金刚狼的面貌后,又齐齐认定他就是小偷,没法子,一个没有毛发的秃顶家伙,怎能不让人警惕呢?

  于是在叶天龙的绘声绘色描述中,众人最终把金刚狼列入小区黑名单。

  保安不仅把他的图像张贴到各个宣传栏,还在门口给出入业主派发,就连乞讨的飞龙帮子弟,也都人手一份金刚狼的图像。

  幸亏金刚狼第一时间离开了小区,不然知道被东洋万民敬仰的自己成了小偷,估计要吐三升的血。

  击退金刚狼后,叶天龙就买了四菜一汤上楼,化解赵可可的尴尬和陈凌儿两女的猜疑。

  告知赵可可刚才去洗澡的时候,他觉得呆在家里无聊,而且肚子也有点饿了,于是就下去买点东西。

  这一番解释,让陈凌儿和花如雨散去了怀疑,赵可可也流露无比感激,随后四人就坐下来吃午餐了。

  吃完午饭后,叶天龙就起身回公司,他本意是想让三女在家休息,缓解赵可可的情绪。

  可是三女都坚持出去拜访客户,告知要努力干活完成业绩报答叶天龙,叶天龙无奈,只好把她们送到附近地铁站。

  下午两点半,叶天龙出现在十七楼,他靠在办公椅上,处理了十几项事务。

  接着,他又想起林晨雪的任务,十八亿业绩,虽然林晨雪让他尽力而为,但叶天龙还是希望能完成。

  在他的人生字典中,习惯让每个任务都有一个好结果。

  只是等他打开监控扫视业务大厅时,发现两百名业务员几乎都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意志消沉。

  放在王大伟的时期,此刻大厅至少应该空掉一半人,业务员不是在拜访客户,就是去拜访的路上。

  可如今,一个个混吃等死。

  “这样下去,别说十八亿,奖金都怕发不出了。”

  叶天龙揉揉脑袋叹息一声,思虑一会后,他就把二十个组长叫了进来。

  二十个组长很快毕恭毕敬站好,王大伟被撂,刘永财被抓,华药就是林晨雪的天下了。

  叶天龙又是林晨雪的红人,业务部长,他们自然不敢跟以前一样对抗,叶天龙也没有废话,很直接地抛出一句话:

  “公司现在很艰难。”

  他手指敲击着业务报表:“林总他们商量过了,准备裁员三成,也就是说,至少六十人要滚蛋。”

  “二十个组,明天下午五点前,每人给我三个人的名字。”

  叶天龙语气很是强硬:“这三个名字,也可以写你们自己的。”

  听到叶天龙的这个宣告,二十个组长马上喊叫起来:

  “什么?裁员?这时候裁员?”

  “还裁员三成?这怎么行呢?”

  “是啊,都年底了,这样裁员,岂不让我们喝西北风?”

  这一喊叫,也引得办公室外面的业务员注意,纷纷靠过来探究发生什么事,听到要裁员也都激动了起来。

  如非知道叶天龙有两下子,只怕他们要冲进来拆了办公室,喧杂和愤怒声,从外面不断涌进来:

  “末位淘汰已经残酷,现在裁员三成,太混蛋了。”

  “是啊,这让我们怎么活啊?走,我们去找林总,去找荣老。”

  两百名男女推开房门抗议。

  “找林总?找荣老?你们好意思?”

  叶天龙靠在座椅上,无视群情汹涌,只是手指点着桌上报表:“两百号人,底薪五千,一年给你们发工资就要一千二百万。”

  “加上场地费,水电费,广告费,物业费,还有五险一金,公司养你们一年要两千万。”

  “而你们两百号人,一年却连十个亿的业绩都做不到,你们还好意思叫嚣?好意思告状?”

  叶天龙声音低沉:“公司销售十个亿,利润撑死一个亿,你们提成拿走五千万以上,再加上固定两千万成本,公司还剩下多少钱?”

  “只剩下三千万,再扣掉其余同事的广告和薪水,华药基本是为你们做嫁衣。”

  “当然,如果你们的销售真做到十个亿,这个利润还是可以让我向林总和公司交待。”

  “可是你们看看,今年以来,截止到昨天的业绩,有多少?六个亿。”

  “这销售额说明什么?公司自掏腰包给你们发工资了。”

  叶天龙重重拍着桌子喝道:“不砍掉你们三成,公司就要喝西北风了,搞不好还要倒闭了。”

  此话一出,全场变得安静起来,神情多少有些尴尬,付出和收获,谁都会计算。

  自己拉的业务和拿的薪水提成,成不成正比,全都心里有数,也就知道叶天龙有没有撒谎,只是裁员三成,太大压力了。

  这时候被公司炒掉,不仅会少掉不菲收入,还要三个月后才能找到工作,没几个公司年关招员工。

  “当然,我也清楚,这时候裁员对大家很大伤害,谁都要养家糊口,没了工作,压力很大。”

  见到大家都沉默了,叶天龙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

  “可公司现在真负荷不起大家薪资,换成你们是林总是董事长,你们会这样掏钱贴补亏本生意吗?”

  一个组长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艰难挤出一句:“叶部长,我们可以降两成底薪,减少公司成本。”

  “两成哪里够啊,怎么都要三成,叶部长,你就跟公司说,裁掉三成员工跟降薪三成没区别。”

  其余组长也纷纷出声附和:“我们愿意降薪来度过难关。”

  虽然降薪三成也很伤,但起码还有一口饭吃,业绩做好一点也可弥补,比起直接裁员好十倍百倍。

  叶天龙没有出声,只是听着众人的意见,十五分钟后,他目光炯炯看着众人:

  “虽然我觉得,林总不会朝令夕改,而且降薪也是治本不治标,可为了大家,我愿意去找林总,哪怕被她骂的狗血淋头。”

  “没有什么原因,是我觉得大家都不容易。”

  叶天龙拳头一挥:“何况,我们一起唱过爱拼才会赢。”

  不少人微微挺直身躯,脸上多了一抹骄傲和自豪,他们可是跟叶天龙一起唱过歌的人。

  “大家等我半个钟,我上次去林总。”

  叶天龙落地有声:“我一定给你们带来好结果,做不到的话,我第一个辞职。”

  两百号人一个个无比感动,眼睛湿润的看着叶天龙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