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63章 危险
  第263章危险

  见到赵可可的样子,叶天龙呼吸无形中变粗,嘴巴也下意识的张开,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口干舌燥,只想咬两口苹果止渴。

  “组长,你帮我这么多,还救过我几次,我无以回报。”

  赵可可紧咬着嘴唇,给自己最大的勇气:“我想把身子给你。”

  她的言语带着一丝自嘲:“反正迟早都要给男人,还不如给你好点。”

  叶天龙咳嗽一声:“可可,不要这样,我帮你,不是为了得到你,真的是希望你开心。”

  赵可可双手缠上叶天龙脖子:“我知道你没有邪心,所以我才更愧疚,也疼惜你的一直付出,特别是今天一事。”

  “你都可以报警把我送入监狱,结果你不仅相信我,还救了我,甚至让人淬炼我的爹妈。”

  “如果不回报你,我心里永远会负疚。”

  赵可可呵气如兰,苹果气息越发浓郁,香的叶天龙连吞口水,他吃过不少苹果,可没吃过苹果女人。

  还是削了皮滑溜溜的苹果。

  “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也不会跟别人说。”

  赵可可红唇微启:“哪怕凌儿和如雨也不会知道,这只会是你我之间的秘密。”

  眉间传情,娇容醉人。

  事到如今,叶天龙如果再不明白赵可可的意思,他就真是一个白痴了。

  赵可可身子缓缓贴近,羞涩钻入叶天龙的怀抱,呢喃一声:“组长,要了我吧”

  两人的肌肤瞬间贴到了一起,彼此都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那可怕的气息。

  叶天龙感觉自己的身体僵了一下。

  虽然他平时喜欢跟三女嬉笑打闹,但赵可可真要把身子给他,他的脸上却有着说不出的犹豫。

  美女爱英雄,英雄又何尝不喜欢美女?只是叶天龙不太适应赵可可这种报恩方式。

  叶天龙一搂女人的腰低语:“可可,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赵可可却像是铁了心:“组长,你不上我,难道想看其他男人上我?”

  简短一句话,瞬间让叶天龙热血沸腾,就在赵可可抬头的那一瞬间,叶天龙霸道地吻住女人的红唇。

  赵可可先是微微一怔,随后,闭上了美丽眸子,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缠住叶天龙的脖子。

  “嗯!”

  防线一旦崩溃,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动作开始加快,手指如弹琴一样,在赵可可背部滑过。

  赵可可虽然下定决心献身,但这毕竟是她第一次,身体颤抖了一下,体温呈直线上深。

  香气也越来越浓郁。

  他的手正要进一步动作,却听到门外的把手转动了一下。

  “咔!”

  这一记响声犹如惊点巨雷一般,当下让热吻中的两人吓了一跳。

  赵可可神情尴尬停止动作,叶天龙也从她身上起来,两人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穿鞋子。

  叶天龙还冲到客厅,把手机从茶几上拿回来。

  陈凌儿的声音:“咦,门锁了?可可不是应该回到家了吧?”

  花如雨幽幽开口:“是啊,组长给我短信,说他送可可回家休息,他们应该到家了啊?”

  陈凌儿笑嘻嘻地出声:“先不管了,开门进去吧,我们做点饭菜等他们回来。”

  虽然相隔着一扇门,但叶天龙跟赵可可,还是把两人对话听得清楚,这一刻,两人的表情都很难看。

  对于赵可可来说,她一点也不希望今天的事,被陈凌儿和花如雨知道,她不想给叶天龙带来麻烦。

  而且她知道,两女对叶天龙也是有好感,她不想两人伤心。

  叶天龙虽然无所谓,可也不想给赵可可落下口舌,于是很快穿戴好。

  赵可可一脸焦急扯着叶天龙,指了指卧室里的大衣柜,低声一句:“组长,你先藏那吧。”

  叶天龙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敏捷地躲入到窗帘旁边的衣柜。

  “咦?可可的手袋在家啊。”

  此刻,陈凌儿和花如雨已经走入大厅,叽叽喳喳像是喜鹊。

  忽然,陈凌儿见到鞋柜上面一个手袋,还有一双高跟鞋:“高跟鞋也在,可可应该在家啊。”

  花如雨也一指茶几:“桌上有茶水,还冒着热气呢,应该是叶组长也来了。”

  只是陈凌儿和花如雨怎么找不到赵可可和叶天龙二人,视野中,别说人了,就是说话声音都听不到,显得十分疑惑。

  随后,两女几乎是下意识的,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赵可可的卧室,那扇紧闭的大木门。

  “滚床单?”

  两女相视一眼,都读出彼此眼里的意思,正要靠过去的时候,木门忽然打开了,赵可可走了出来:

  “凌儿,如雨,你们怎么回来了?下午不用上班了吗?”

  赵可可用毛巾擦拭着头发:“我正准备吃完午饭回公司呢。”

  赵可可突然从里面出来,让花如雨和陈凌儿微微一愣。

  “我们回来看看你,组长说你情绪不好,让我们陪陪你。”

  陈凌儿的眼睛很是明亮:“而且公司没什么事,所以就回来了,对了,叶组长,不,叶部长呢?”

  “我没事,叶部长已经帮我解决问题了。”

  赵可可低着俏脸,幽幽一笑:“我现在一身轻松,今天难得心情好,叶部长又回归业务部,我请你们去吃牛肉火锅好不好?”

  她又补充上一句:“叶部长刚才是送我回来,但我去洗澡了,估计回了。”

  “这不是他的车钥匙吗?”

  花如雨从沙发缝隙拿起一个钥匙:“他难道不开车回去?”

  两女相视一眼,笑容渐渐玩味:“可可,叶部长真的回去了?”

  赵可可身躯微微一僵,正寻思如何圆谎:“他不在大厅,不就回去了?不然他去哪里了吖?”

  她没有把话说死:“难道他去买东西了?有可能,回来路上,他老说早上没吃东西,饿死了。”

  “是吗?我怎么就不信啊,咱们家里,可是一堆好吃的哦。”

  陈凌儿又盯着她的双腿娇笑:“可可,你小内内穿反了。”

  “是不是跟叶部长滚床单?”

  “肯定是,不然小内内怎会穿反呢?”

  在赵可可一摸睡衣的时候,陈凌儿和花如雨已经冲入了卧室,笑嘻嘻的喊叫起来:

  “抓奸,抓奸。”

  “叶部长,缴枪不杀,缴枪不杀!”

  不等赵可可进来阻止,陈凌儿和花如雨就把卧室翻了一个遍,然后冲向最后一个可能藏匿人的地方。

  大衣柜!

  “砰!”

  衣柜拉开,不见人影。

  三女齐齐一愣,人哪去了呢?

  此刻,叶天龙正向一条游走的巨蟒,无声无息的从窗台横移到楼房的字型结合处。

  这里是周围光线都照不到的死角,然后顺着排水管,又花了五分钟,不引人注意的来到楼下。

  短短的距离,之所以花了五分钟,主要是因为叶天龙不敢太快,免得被人发现引起惊慌。

  楼下拐角的草坪上,有一棵形如华盖的梧桐树,伸展出的嫩叶,摇曳生姿。

  周围一片静谧。

  “嗖!”

  就在叶天龙快要落地的时候,一把锋利的武士刀,从树后悄无声息的抬起。

  暗影中,突兀现身而出的金刚狼,流露着守株待兔老狐狸的那种既奸诈,又有着十拿九稳的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