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39章 救人
  第239章救人

  傅大军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恐龙很想一脚踹过去,但看在叶天龙面前,没有动手。

  叶天龙淡淡戏谑:“我真包庇他们,你能扇到他们耳光?”

  他看着气呼呼的傅大军:“他们虽然言语对你有所恐吓,但自始至终没有对你动手,也没有欺凌郑小蓝,被我威慑后还下跪认错。”

  “不管给不给他们机会,都轮不到你出手教训,就算要打,也是我打。”

  “你真有种,等我走了,自己跟他们四个单挑。”

  郑小蓝忙出声:“叶兄弟,对不起,大军就是脾气暴躁了点,对不起。”

  “暴躁?我他妈暴躁?”

  傅大军看着女人勃然大怒:“我是给你出气,你说我暴躁?你是不是看上这小白脸了?”

  “你肯定是看上他了,不然你不会为他说话,你向来听我的,今天却听他的。”

  “贱人,你也变坏了,被灯红酒绿腐蚀了,想要傍大款了对不对,滚!”

  他恼怒的一推郑小蓝,后者一个踉跄,差一点就要摔倒,叶天龙眼疾手快,一把扶住郑小蓝。

  郑小蓝的冲击力过大,整个身体都贴入叶天龙的怀抱,宛如受惊的小鸟依人。

  恤滑落肩膀,露出白皙肌肤,叶天龙的角度望下,正是一片诱惑的雪白,香气袭人。

  叶天龙迅速收回目光,稳住郑小蓝的身子:“你没事吧?”

  郑小蓝俏脸微红:“谢谢叶大哥。”

  “混蛋,你碰我女人干什么?”

  见到叶天龙抱住郑小蓝,神情还这么温柔,傅大军又受到了刺激,上前一拳打向叶天龙。

  “砰!”

  恐龙按捺不住,脚步一挪,直接把傅大军撞开:“王八蛋,大哥救你,你还打人?脑子进水啊。”

  三角眼汉子四人一脸茫然,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场什么戏。

  “大军,大军!”

  见到傅大军摔倒在地,郑小蓝跑上去搀扶起他:“你没事吧?”

  傅大军忍着疼痛站了起来:“我明白了,今天这一出戏,真正主角不是仇堂主,而是眼前这小子。”

  “高啊,真高,我以为是一场逼良为娼的剧本,却没想到是英雄救美的戏啊。”

  傅大军脑洞大开,指着叶天龙冷笑不已:“只是想上我的女人,没门,小蓝是我的,小蓝是我的。”

  “你以后离我女人远点,不然我跟你同归于尽。”

  说完后,他扯着郑小蓝走向校门:“走!”

  “记住,以后给我离这些人远点,这些有钱人,全是他妈的王八蛋,一个个为富不仁,逼良为娼。”

  “放在四十年前,老子斗死他们。”

  傅大军恨恨不已。

  叶天龙目瞪口呆,我靠!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啊?

  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了。

  “你们四个,也走吧。”

  叶天龙挥挥手,让三角眼汉子四人离去,随后自己也钻入法拉利,让南宫雄开入学校。

  恐龙落后半拍,拉住三角眼汉子:“有机会,多收拾那家伙几次。”

  三角眼汉子一怔,随后笑着点头:“兄弟放心,我明白,他不识好歹,总该吃吃苦头。”

  十五分钟后,研究所宿舍,三楼西座,傅大军拿钥匙打开房门,一脚踹门进去,神情依然气愤:

  “那几个王八蛋肯定是一伙的,什么仇堂主,那就是幌子,刚才那家伙摆明想泡你。”

  “演这么一出戏,当我傻子不知道。”

  他端起一杯水咕噜喝着,看着沉默的郑小蓝道:“我告诉你,以后不要来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连宁采薇也少扎堆一起,整天灯红酒绿,不干点好的。”

  “如果不是需要你赚钱,我早让你离开基金会。”

  郑小蓝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

  傅大军一抹嘴唇,打开电脑:“你要受得住穷苦,受得住委屈,不然以后怎么跟我做大事?”

  “再有半年,我就研究生毕业了,到时我就可以创业了,老子要干一单大的。”

  “只要我成功了,到时什么马阿里,马企鹅,全都给我见鬼去吧,我才是白手起家的首富。”

  郑小蓝依然沉默。

  说完一大堆后,傅大军转过椅子:“你好像昨天发工资了,呆会给我把伙食和水电交了”

  郑小蓝叹息一声。

  “呜”

  十一辆宝马很快停在今晚要负责的区域,南宫雄带着恐龙几个人去办手续,很快,五十号人就被领进了汇演中心。

  恐龙和南宫雄把任务简单讲述后,他们就换上带来的制服以及装备,各自走向了岗位。

  魁梧的身材,笔挺的西服,微型的耳麦,阳刚的气息,还有背部的伸缩棍,让这支队伍很快成焦点。

  不少师生以及校友都拿着手机,对着这群霸气、颜值一体的儿郎拍起照片。

  有人还以为是特警进来维护秩序,因为他们跟学校保安的形象实在相差太远。

  在南宫雄和恐龙忙活不堪的时候,叶天龙正晃悠悠欣赏四周热闹环境,十五分钟后,他又转去汇演中心后面的林子。

  虽然龙部任务是负责汇演中心一块的安保,但叶天龙还是习惯观察周围环境,让心里彻底有底。

  刚走了一半,恐龙追上来:

  “大哥,全部搞定了,兄弟们也熟悉了现场环境,可以应对一切变故。”

  看到额头渗出汗水的恐龙,叶天龙笑着递上一张纸巾:“辛苦你和兄弟们,待会让南宫雄把巧克力发下去,每人五根,晚饭先用它顶一顶。”

  “毕竟今晚要集中注意力,完成任务后,我再请大家吃大餐。”

  恐龙点点头:“大哥放心,都安排好了。”接着一笑:“南宫雄比我还上心。”

  叶天龙笑着向前走去,昨晚一事,已经彻底折服南宫雄的心,让他急切想要融入进来:

  “他要折腾,就让他好好折腾,你趁机放松一下,晚上还需要你来坐镇呢。”

  他手指一点前方:“走,陪我走走这林子。”

  这是一条一米多的鹅卵石小路,或许是过于偏僻的缘故,不见师生来往,跟百米外喧杂的汇演中心,完全就是两个天地。

  但叶天龙发现,边缘有轮胎的痕迹,他有些诧异,谁开车跑到这阴森森的林子?

  而且看草地的痕迹,车子载重不小。

  不过叶天龙也没怎么放心上,他已经过了一眼名单,今晚参与人员不少,但没有特别扎眼的人物。

  除了最近风头比较足的沈天媚,只是沈天媚的后面也已标注:缺席。

  恐龙跑到叶天龙前行,还交谈了一些安保细节。

  “嗡”

  就在两人往树林深处又走了几十米时,视野忽然多了一辆黑色奔驰车,车子停在两棵树木的暗影处。

  如果不是细心者,很难发现它的存在,此刻,没熄火的奔驰车正不断晃动,吱吱喳喳,响声很刺耳。

  车窗还悬挂着布帘,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和恐龙辨认不清状况,只是隐约见到两个人影。

  没等叶天龙说什么,敬业的恐龙就上前几步,近距离审视晃动的车子,还喊了一声:“有人吗?”

  “啪!”

  话音刚刚落下,一张布帘掉落下来,一个精致的女子俏脸,紧紧贴在车窗上,眼神迷离,嘴巴张张合合。

  虽然隔着一扇玻璃和距离,但依然能够让人感觉到她急促呼吸,看起来好像要窒息一样。

  接着,她一只手又啪的打在车窗上,像是抓床单一样,在玻璃上留下了痕迹,一副挣扎的样子。

  玻璃也被她嘴里的气息喷得迷蒙。

  “大哥,她好像在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不行了。”

  “哎哟,我的妈呀,她肯定是尾气中毒了,要出人命了。”

  恐龙打了一个激灵,向叶天龙喊出一声,随后捡起一块砖头冲了上去,对着另一扇车窗砰的砸下去。

  叶天龙欲哭无泪:“恐龙”

  “砰!”

  车窗很结实,但在恐龙的一击下,咔嚓一声碎裂,整扇玻璃落入车内,恐龙感觉不够通风,对着挡风玻璃又是一砸。

  又一记脆响,挡风玻璃也碎裂了,恐龙还大声喊道:“姑娘,别怕,我来救你”

  话还没说完,恐龙就惊呆了,车里,并非只有一个姑娘在,还有一个络腮胡男子,两人下身都光着。

  不过两人此刻也都目瞪口呆了,似乎没想到车子会被人砸了,他们的行径也都落入外人眼里!

  “啊”

  车里的女子反应过来后,发出一记刺耳的尖叫,吓得恐龙连滚带爬逃回到叶天龙身边:

  “大哥,我好像捅篓子了”

  叶天龙心力交瘁,何止是捅篓子,万一不举,那就是断子绝孙的恩怨了。

  就当恐龙忐忑不安对方兴师问罪时,络腮胡男子和年轻女子却没钻出车门,而是戴上口罩和鸭舌帽,把自己五官尽量遮挡。

  然后络腮胡男子爬到驾驶座,一踩油门,车窗和挡风玻璃破碎的奔驰掉了头。

  掉头的时候,络腮胡男子猛地一转方向盘,车尾狠狠向恐龙打了过去。

  叶天龙脸色微变,扯着恐龙退后几米,险险避开对方撞击,只是几个石头依然打在身上,疼痛不已。

  “呜!”

  没等叶天龙和恐龙站稳,转过来的奔驰又是加速窜前,车头擦向两人的大腿。

  叶天龙拉着恐龙再度退后。

  “呜!”

  下一秒,奔驰叶天龙和恐龙身边很是不甘地窜过,络腮胡男子还狠狠瞪了两人一眼,目光带着说不出的怨毒。

  年轻女子也直立半个身,挺着一对惊人的饱满,对叶天龙竖起拇指,然后倒转。

  “大哥,他们怎么走了?”

  恐龙喃喃自语:“我还没赔钱呢。”

  叶天龙想起两人的装扮,还有连续两次的撞击,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见不得光,自然要走了。”

  “那个女人有点眼熟。”

  看到女人五官的恐龙,眯起眼睛想了一会,随后一拍大腿:“她跟海报上的明星一模一样。”

  “谁?”

  “西门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