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32章 咱们赌一场
  第232章咱们赌一场

  水云间,澳门赌博网站:灯火通明,暖风相送。

  叶天龙开着兰博基尼横在了停车场,打开车门,拉着戴明子走了出来。

  如果不是南宫雄出了事情,叶天龙三五个月都不会到这里来。

  除了跟吴八桂冲突历历在目之外,还有就是跟宁红妆几乎闹翻了,再拿着人家至尊卡过来消费,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可惜最终还是要过来。

  “叶少好,戴小姐好。”

  两人刚刚走到会所阶梯,保安和迎宾小姐就彬彬有礼问候,眼中有着尊敬和惊讶。

  除了她们知道叶天龙是至高无上的贵客外,还有就是很多人都见识过叶天龙的强悍,吴八桂被踹的那一脚,谁不感慨?

  最让他们惊讶的是,那晚风波后,本该被报复挂掉的叶天龙,活得生龙活虎,吴八桂,却死了。

  无论是运气还是阴谋,他们都觉得,自己应该崇拜叶天龙。

  “四楼。”

  戴明子向服务员抛出一个房号:“刘先生和许小姐的房间。”

  “叶少,戴小姐,这边请。”

  身材高挑的服务员微微鞠躬,随后领着两人向四楼走了上去,很快,叶天龙就来到了四楼。

  四楼装修算不上豪华奢侈,更多是一种简约大方,看指引图介绍,三楼有二十多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赌具。

  大厅也摆放着四张桌球和乒乓球,十几人正打得起劲。

  放眼看去,这里就是一个娱乐活动场所,只是叶天龙清晰发现,往来这里的客人只有两种表情,要么笑容满面,要么阴沉如云,毫无疑问这里只有赢家和输家。

  戴明子也补充一句:“这里是小澳城。”

  “别看地方不到,要赌什么都有,赌马、赌球,赌**彩,哪怕斗蟋蟀,每天资金流水吓死人。”

  戴明子幽幽一叹:“一百块起注,上不封顶,曾有人一晚赌了八千万。”

  叶天龙笑了起来:“真是好地方。”

  说话之间,叶天龙还深深呼吸一口气,他感觉到室内空气格外沉闷。

  他抬头扫视房子上空发现没几个通风口,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猜测是会所老板故意使然。

  空气混沌容易让人大脑不清醒,赌起来更会无休无止,加上期间免费供应的酒水,进这里的人九成输光。

  四零三房,叶天龙和戴明子要来的目的地。

  在扭着腰肢的漂亮服务员指引下,叶天龙推开了那扇传出笑声阵阵的房门,随着两人出现在房里,里面声音嘎然而止。

  叶天龙、戴明子见到满脸通红的南宫雄,还有十多名时尚男女笑容讥嘲停滞酒杯。

  叶天龙还见到,刘永康和许佳佳也在,两人簇拥着一个年轻女孩。

  女孩二十岁出头,比戴明子大不了几岁,全身珠光宝气外,还有值得男人惊艳的姿色。

  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双眼皮,瓜子脸,樱桃小嘴,举手投足说不出的贵气,颇有昔日当红女星温碧霞的娇柔样子。

  “明子,叶大哥,你怎么来了?”

  带着酒意的南宫雄摇摇昏沉的脑袋,看着现身的叶天龙、戴明子讶然不已,接着又十分恼怒喝道:

  “蓝小墨,刘永康,许佳佳,今晚是你我对赌,叫明子过来干吗?”

  他拿着麻将重重拍打:“我还没输完,再来四圈。”

  许佳佳娇笑一声:“你还没输完?南宫雄,你应该问问,你还有什么可输的?对了,你还欠不少。”

  戴明子看着扣子解开大半神情微醉的南宫雄,再看看桌上叠起的麻将牌,走到桌子旁边,俏脸一如既往地寒冷:

  “南宫雄,不要玩了,你怎么可能玩得过他们?起来,给我回去,不然以后就绝交了。”

  南宫雄显然很听戴明子的话,咬咬嘴唇摇晃着站起,差一点就摔倒在地,所幸叶天龙眼疾手快扶住:

  “小心点,你喝太醉了。”

  南宫雄看了叶天龙一眼,神情尴尬的笑了,按照承诺,他应该叫叶天龙大哥,可他叫不出口。

  而且叶天龙跟戴明子关系密切,也让他心里有一些抗拒,当下勉为其难挤出两字:“谢谢。”

  此刻,戴明子正望着蓝小墨和许佳佳他们:“蓝小墨,有事冲着我来,对付南宫雄干什么?”

  “他欠你多少钱,这钱我替他出!”

  刘永康和许佳佳想要出声,却被蓝小墨挥手制止,她笑了笑:“戴明子,果然护短啊。”

  “不,应该说你果然有钱,三千万,眉头都不皱,就这样扛了下来?我一向不服你,但今天,我可服的五体投地。”

  “三千万?”

  叶天龙和戴明子眼里都流露一丝讶然,没想到南宫雄玩得这么大,还以为这麻将撑死十万八万。

  三千万,不是小数,叶天龙救觉温一条命,也就五千万,不由感慨土豪就是土豪,这钱给自己多好。

  戴明子望向低头的南宫雄:“你输给他们三千万?”

  “准确的说,是四千万零三十八万。”

  蓝小墨双手抱在丰满的胸前,双腿一错,饶有兴趣看着三人:“一千万,他用一套九十三平方的江景房,会所门口的法拉利抵数了。”

  “我这个人仁义,又抹掉了三十八万的零头,他现在还欠我三千万。”

  “戴明子,你要护短,要替他出头,那就拿三千万出来。”

  “拿不出来,人不能走,要走,我就直接给南宫家打电话了。”

  蓝小墨很是快感:“他爹是报业集团副总,他妈是财政厅二把手,相信拿得出三千万。”

  许佳佳笑里藏刀附和:“如果他父母也拿不出,那我就把欠条丢给媒体,起码可以卖个三五十万。”

  她拍着一张白纸黑字,毫无疑问是南宫雄的卖身契了。

  叶天龙很有兴趣看着这一切,随后退后几步,靠在一张长桌上。

  他的手指捏着桌上黑笔把玩,还在意见簿上勾勾画画,像是眼前的事,跟他毫无关系。

  南宫雄脸色巨变:“不能给他们电话!”

  一旦此事闹大,不仅他会被家人责罚,父亲和母亲也会遭受舆论施压,搞不好全都要辞职。

  满脸恬淡笑容中,蓝小墨俏脸忽然一沉,她盯着叶天龙和戴明子冷喝一声:

  “不能给他们电话,那就赶紧给钱,你戴明子不是富可敌国吗?不是一向对朋友护短吗?区区三千万拿不出?还是不想拿?”

  “给你们十分钟,到时我没见到三千万,佳佳,永康,你们一个给南宫家电话,一个联系各媒体。”

  蓝小墨的神情变得狠戾:“你承受得住后果,那就滚蛋,承受不住,那就赶紧给钱。”

  “别乱来!”

  南宫雄喝道:“我正在凑钱,再给我一点时间,三千万,一分不会少你。”

  他还提醒戴明子:“明子,我的债务,你不能背,我会搞定,你绝对不能给钱。”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南宫雄打出几个电话,全都被人拒绝了。

  “这钱,我给!”

  戴明子摸出一张卡,正要丢到桌子上:“把字条给我。”

  叶天龙一把接住,揣入口袋,随后笑嘻嘻:“明子,我可是你男人,你给钱,也要征得我同意啊。”

  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你难道没学婚姻法吗?”

  戴明子一脸黑线,南宫雄双眼通红,有点伤心。

  刘永康和许佳佳则一拍桌子:“叶天龙,你什么意思?不想南宫雄回去?”

  叶天龙看了南宫雄一眼,淡淡笑道:“他是我小弟,我自然要带他回去。”

  蓝小墨饶有兴趣看着叶天龙:“你是戴明子男朋友?”

  “如假包换。”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再来一场对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