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20章 怕什么来什么(三更)
  第220章怕什么来什么三更

  梅花宾馆事变的第三天,明江大厦对面的早摊档,来上班的叶天龙晃悠悠坐下。

  他现在已经不敢在百石洲吃早餐了,那些商户都知道他是村委红人,变着法子讨好他。

  叶天龙去吃个米线,说了一声米线质量不错,半小时后,天龙八部办公室就多了两箱高级米线。

  叶天龙经过空调修理店,感慨这里冷气够舒服,一个小时后,办公楼的十八台空调全部免费加雪种、

  就连叶天龙经过海鲜档,多望了大闸蟹几眼,当天办公室都多了一个保险箱,里面有十二只大闸蟹。

  这搞的叶天龙压力巨大,连看谁家姑娘都要悠着点,免得半夜房间多了一美女。

  所以叶天龙今天早上起来上班,再也不敢跟以前一样在百石洲吃早餐,只能赶到公司附近的早餐档将就吃一顿。

  他扯了一张纸巾擦拭桌子,同时喊出一声:“老板,两碗豆浆,四个包子,一根玉米。”

  “再给我打包一碗瘦肉粥。”

  前天晚上拿下七匹狼成员和近百名斧头帮众后,秦紫衣就再也顾不得折腾叶天龙了,专心忙碌着手头的案子。

  因为抓了一个现行,澳门赌博网站:警方就把斧头帮众全部丢入监狱,同时对斧头帮旗下的场子再度清查。

  刀娘子也上了通缉榜,警方悬赏五十万抓这个杀人凶手。

  警方还发出传令让乌鸦到警局接受询问,虽然没有证据直接逮捕这个黑老大,但也让他给手下交了不少伙食和医药费。

  警方更要求乌鸦每天要到警局报道,不得擅自离开明江范围,进一步限制乌鸦的自由。

  只是警方虽然铁腕打压斧头帮,但乌鸦依然发出了全面开战的指令,斧头帮跟飞龙帮大战一触即发。

  面对斧头帮的江湖战贴,飞龙帮毫无选择,只能应战。

  梁秀才和老鹰他们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斧头帮借题发挥,但又有苦说不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小野三郎他们不是飞龙帮废的,吴八桂也不是飞龙帮下的手,梅花宾馆被抓现行,更跟飞龙帮没半点关系。

  可梁秀才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样的解释,不但是示弱,毫无担当,而效果也只会是火上浇油。

  因为谁都知道,乌鸦不要什么真相,只要一个开战的借口。

  于是,整个明江开始暗波汹涌,一时间,街道上的暴力事件徒然增多,临街打架的事情屡有发生。

  飞龙帮跟斧头帮大打出手,始作俑者叶天龙却跟没事似的,悠哉吃着早餐,他只是有点惦记刀娘子。

  那晚一枪,叶天龙没要到她的命,让他多了一点后顾之忧,担心这女人窜出来搞事。

  “老板,再拿一包糖给我。”

  叶天龙喝了一口豆浆,觉得不甜就喊老板加糖,就在这时,他的视野涌入一道倩影,站在老板面前:

  “老板,一杯豆浆,一根玉米,两个包子。”

  林晨雪。

  浅黑色的套装,头发高高盘起,精致的脸上画着适宜的淡妆,纤细的小腿,从裙子底下稍微探出来一些,露出盈盈可握的小脚,彰显出高级白领的风范。

  只是,林晨雪的眸子却没有半点感情,很冰冷。

  叶天龙就在她两米外,可她却像是没看见。

  “好勒。”

  胖乎乎的老板动作利索拿早餐,随后一脸歉意:“小姐,不好意思,豆浆没有了,玉米汁怎样?”

  叶天龙忙向林晨雪挥挥手:“林总,我这里有豆浆,给你一杯吧。”

  林晨雪淡淡出声:“不用!”

  兴高采烈的叶天龙微微一愣,没想到林晨雪也会有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

  再怎么说,两人也朝夕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而且,两人还滚过一次床单,呆过同一间浴室

  她怎么可以这么的不负责任?

  叶天龙很是郁闷林晨雪的拒绝,但还是拿去豆浆径直走到林晨雪面前,笑着说道:

  “没事,我买了两杯,给你一杯吧,不用钱。”

  叶天龙一如既往调笑,林晨雪却没有伸手去接,只是从摊档上拿起一杯玉米汁:“我喝玉米汁。”

  叶天龙又挠挠头:“那我们一起坐下吃早餐,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谈谈呢。”

  林晨雪很简单三个字:“我没空。”

  她掏出一百块,要胖乎乎的老板买单。

  叶天龙拿出自己的零钱:“林总,我来吧,给我一个奉承的机会。”

  林晨雪没有回应,只是冷冰冰地拿着一百块。

  原本要接叶天龙零钱的老板,笑容微微僵滞,转而去拿林晨雪的红色大钞。

  叶天龙的心一沉,不是林晨雪的拒绝,而是她的眼睛,有着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态势。

  他心里止不住嘀咕:难道自己在会议室的扬长而去,真的伤害了她的心?”

  “我靠!”

  给林晨雪找了九十块零钱后,胖乎乎的老板忽然一怔,冒出一句粗话。

  叶天龙一愣,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只见两帮混混正气势汹汹相对而行,一伙白衣,一伙黑衣,不用问也知道是斧头帮和飞龙帮。

  两帮人一边前行,一边卷袖子,随后从背后拿出报纸包着的武器。

  叶天龙还认出飞龙帮领队是朱高利,头皮发麻咬了一口包子:“靠,大清早的,不是要开战吧?”

  他向离开七八米的林晨雪喝出一句:“林总,回来。”

  林晨雪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继续向前走去,丝毫不在意两批要开杀的人群。

  叶天龙上前一把拉回她:“你傻啊。”

  林晨雪努力挣扎,叶天龙毫不放手,还把她甩入早餐店,他转身去收拾自己的早餐。

  “朱高利!”

  “王暴富!”

  此刻,双方领队正相互吼叫一声,随后振臂一呼:“杀!”

  没有丝毫废话,双方六十多号人就这样冲杀起来,兵器撞击声,厮杀壮威声,打斗声,惨叫声,很快就在早餐档门口响了起来。

  食客见状纷纷往店内躲避,脸上都有惧怕之意,老板也是赶忙关闭店门。

  叶天龙顷刻被隔离在店门口。

  “老板,放我进去,老板,放我进去。”

  见到渐渐蔓延开来的战局,叶天龙赶忙拍打着店门:“我还没娶媳妇,不能挂啊。”

  老板这时才发现落下一人,只是他没有胆量再开门,战火就在五米之外,一开门,很容易被杀红眼的双方砸个稀巴烂,只能哭丧着脸:

  “兄弟,你们怎么不早点进来啊?我不敢开门,你们赶紧走吧。”

  “你去隔壁或者找其他角落躲一躲。”

  叶天龙一脸郁闷,四周店铺也都关了,躲个鸟啊:“老板,行行好,让我进去啊。”

  “这么帅的人出事了,你心里过意得去?”

  老板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又坚定念头:“这我不能开。”

  叶天龙又干嚎一声:“我还没给早餐钱呢。”

  老板连连挥手:“不用了,不用了,你们赶紧走吧。”

  林晨雪眼里划过一丝焦急,向胖乎乎老板娇喝一声:“老板,给他开门。”

  话音落下,店内食客炸开了,纷纷喊叫:“不能开门!”

  “不能开,太危险了!”

  “不开,他顶多一个人没事,开了,我们可能都有事。”

  胖乎乎老板也摇摇头:“不能开。”

  林晨雪没有废话,冲向门口要开门,一群食客一涌而上,把林晨雪死死拉住:“不能开,不能开。”

  “你开门会害死我们的!”

  “你要开门,我们就把你捆起来。”

  一个魁梧男子更是伸出巴掌,气势汹汹:“你开门,信不信我抽你?”

  林晨雪努力挣扎,却被十几个人抓得死死,她眼里有一丝悲哀,喝出一声:“叶天龙。”

  她伸手想要抓点什么,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她后悔没让在停车场的保镖跟过来。

  “林总,你在里面呆着吧,我不会有事的。”

  叶天龙担心林晨雪被人打了,散去进入里面躲避风头的念头,轻声宽慰:“他们伤害不了我的。”

  林晨雪咬着嘴唇没说话,心里却疾然大呼:“不”

  没等他说完,胖老板就把铁门也拉了下来,给自己和里面的人,多加一道保障。

  叶天龙和林晨雪彻底隔离了开来,只有一小块窗户能看到外面,林晨雪踢打着铁门,却无济于事。

  郁闷警察还不来的叶天龙,只能捧着豆浆念念有词:“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我们。”

  见到叶天龙装神弄鬼,林晨雪既愤怒,又担心。

  “砰!”

  在叶天龙祈祷混战不要波及自己时,一个人影一声巨响,倒在他的桌子上,差点把豆浆震了出来。

  叶天龙一眼认出对方:“朱高利?你怎么跑这了?”

  朱高利挣扎起来,认出叶天龙的他讪笑一声:“迷路了,迷路了,叶老弟好。”

  “迷路了就赶紧回去啊。”

  叶天龙一把推开朱高利:“不要来这里啊。”

  朱高利一擦嘴角血迹:“好,我马上回去。”

  朱高利怒吼一声,又拿着武器冲了过去

  “砰!”

  没有多久,朱高利又倒在叶天龙的桌子上,叶天龙伸手把他推开:“你怎么又回来了?”

  朱高利一抹嘴角血迹讪笑:“我来看看叶老弟还好不好?”

  叶天龙赶忙驱赶朱高利:“你不过来,我肯定很好。”

  “那我去了”

  朱高利又嗷嗷直叫返身杀了上去:“杀!”

  “砰!”

  两分钟不到,朱高利又倒了回来,这次,呼吸变粗,血迹变浓,受了不小的伤。

  叶天龙愁眉苦脸:“你干吗又回来了?”

  朱高利笑着一舔血迹:“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喝杯豆浆,再跟人搏斗吧。”

  叶天龙把没喝的豆浆递过去:“不过喝完赶紧走。”

  朱高利咕噜咕噜喝完豆浆,然后又拿着武器冲上去:“杀!”

  “砰!”

  没等叶天龙把手中早餐吃完,朱高利又是一声巨响,倒在桌子上,这次,却笑了一下就昏迷了。

  “大哥,大哥,你不能晕啊。”

  叶天龙欲哭无泪:“你醒醒啊。”

  这时,三名斧头帮众相视一眼,挥舞斧头向朱高利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