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19章 全面开战
  第219章全面开战

  晚上十一点,澳门赌博网站:斧头帮最奢华最有人气的乌鸦酒吧,人声鼎沸,歌舞升平。

  今天酒吧里的人很多,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霎时间暧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酒吧。

  三楼的最奢华厢房,一身黑衣的乌鸦正站在舞台上,拿着话筒,对着大屏幕高唱: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最后我的爱情在故事慢慢陈旧,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最后在别人的故事里我被遗忘。”

  他唱得很是卖力,很是歇斯底里,眼泪都飙了出来。

  十几个亲信和陪唱小姐嘴角牵动,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大,老大!”

  乌鸦情绪正高涨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八两金满头大汗的跑进来,见到乌鸦站在舞台上唱歌,马上识趣地闭嘴,安静聆听着乌鸦高歌:

  “这一次我的爱情等不到天长地久,走过的路再也不能停留。”

  八两金心里很澎湃,可是他清楚,乌鸦最恨有人打扰他唱歌,特别是唱这首十年不变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曾经有人中途打断,结果被乌鸦打断一条腿,还罚唱一千遍,所以八两金只能按捺情绪。

  “献丑了,献丑了!”

  一曲终了,乌鸦把话筒丢到桌子上,随后向众人拱手:“谢谢大家捧场,谢谢大家捧场。”

  十几名亲信纷纷站起来拍手:“唱得好。”

  “老大,唱得太好了,可以参加华夏好声音了。”

  “是啊,老大,声情并茂,去参加比赛,绝对四强啊。”

  “靠,什么四强,冠军懂不懂?”

  七八名陪唱小姐也强颜欢笑拍手,乌鸦的水准,好听一点有感情有沧桑,难听一点就是五音不全。

  可谁也不敢说半点不是,她们都清楚乌鸦的为人和作风,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乌鸦没有在乎众人的阿谀奉承,扯过一张纸巾擦拭着眼泪:

  “这首歌,是我初恋失败时,唱给我喜欢的那个姑娘,你们不知道我当时多伤心,一边用铁锹拍她的头,一边唱着这首歌,心里真是难受。”

  “我第一次恋爱,第一次付出感情,她就这样对我,为了一套房子,跟一个富二代上床了。”

  在全场一片死寂甚至感觉到不寒而栗时,乌鸦继续抹着眼泪开口:“为了永远的留住她,我只能把她埋在后院了。”

  “还把她势利的母亲、姐姐一起埋在那,五十岁的老太太不知悔改,临死前还敢撕我。”

  “我只能用斧头把她双手双脚砍下来,然后丢给她家里的大狼狗吃了。”

  一个青衣女子听到这里,打了一个寒颤,手中酒杯啪一声落地,她脸色瞬间白了:

  “大哥,我对不起!”

  乌鸦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变故,依然如一个痴情汉子自语:“我是真想跟她过日子啊。”

  “为什么女人总是喜欢伤单纯男人的心?”

  乌鸦从舞台上缓缓走下来,把擦过眼泪的纸巾丢在地上,然后坐到青衣女子的身边,柔声细语:

  “你说,为什么女人,总喜欢伤男人的心?我把最大诚意都掏出来了,却依然留不住她离开我的步伐。”

  “你说,为什么?”

  青衣女子身躯微微僵直,随后声音颤抖着回应:“大哥,我不知道,大哥,对不起。”

  “她是女人,你也是女人,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乌鸦摸着她的秀发:“你是不是也想欺骗我?”

  青衣女子的背部都湿了,带着哭腔回应:“大哥,我错了。”

  “砰!”

  乌鸦忽然暴怒,把她脑袋往茶几上一磕,同时捞起一个烟灰缸,砰一声巨响,砸在青衣女子的脑袋。

  一股鲜血迸射出来,青衣女子也发出一声惨叫。

  “砰砰砰!”

  在十几名亲信和小姐微微惊慌却不敢四散时,乌鸦没有半点停歇,拿着烟灰缸对青衣女子就是一顿猛砸。

  一下,两下,三下,他一口气砸了二十下,直到青衣女子不再挣扎和惨叫,他才把烟灰缸丢了。

  “妈的!老子最讨厌一问三不知的人。”

  乌鸦扯过纸巾擦拭着双手,对着青衣女子吐出一口水:“把她给我丢出去。”

  两名亲信低声回应:“是!”随后两人就迅速把青衣女子拖走。

  “全部滚蛋!”

  乌鸦手指一挥,其余女子诚惶诚恐离开,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老大!”

  在房间只剩下自己人后,八两金马上跑了过来,给乌鸦倒上一杯酒:“喝杯酒,压压惊。”

  “事情怎样了?”

  乌鸦没有太多废话,身子后仰靠在沙发上,双脚抬起放在茶几:“刀娘子他们干掉七匹狼的人没?”

  “六个人,五死一伤。”

  八两金尽量放低自己的姿态,轻声挤出一句:“我们伤亡三十多人,对方手里有一把枪,轰了我们三四名兄弟。”

  “还有一个大个子,身手相当勇猛,挑了我们二十几号兄弟,所幸刀娘子及时把他撂倒。”

  乌鸦淡淡出声:“刀娘子没让我失望,搞定了就让兄弟们散掉,避避风头,再丢几个人给警方。”

  “这么大规模厮杀,还十几条人命,总是要给警方交待的。”

  八两金呼出一口长气:“老大,这次怕是无法找人顶罪了,因为刀娘子他们被警察堵个正着。”

  “不仅死了五六个兄弟,七八十号兄弟还被抓入警察局,刀娘子也是启动了紧急小组,才从警方手中逃出。”

  “饶是如此,她也中了一枪,现在正紧急手术中。”

  “什么?”

  听到这里,乌鸦腾地坐直了身子,脸色阴沉了下来:“行动组被抓?刀娘子重伤?”

  八两金艰难点点头:“是的,而且是被警方抓现行,我问过律师,这批兄弟凶多吉少。”

  “狼五那批人也落在警方手里,警方这次才是真正的赢家。”

  乌鸦骂出一声:“一群废物!”

  随后盯着八两金开口:“不是给你钱打点辖区警察吗?怎么警察来的这么快,还直接抓现行?”

  八两金额头冒出汗水:“老大,我可没有克扣这钱,警方来的快,是因为刑警直接动手。”

  “换句话说,人家早料到我们会行动,一直埋伏在梅花宾馆。”

  乌鸦脸色变了变,随后靠回了沙发,冷冷出声:“警方这次行动是谁带队?”

  八两金挤出三个字:“秦紫衣!”

  乌鸦凶光迸射:“又是这娘们,如不是她父亲手可通天,真想把她抓过来圈圈叉叉一百遍!”

  接着他又哼出一声:“抓我的人?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抓多少。”

  “八两金,马上给我传令各堂,向飞龙帮全面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