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15章 多事之秋
  第215章多事之秋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林晨雪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极力控制到极点的情绪,如雪崩一样倾泻而出。

  原本以为不再心痛的感觉,就这么不可遏制的涌在了心头。

  从孤儿院长大,饱受世间冷暖的女强人,早看惯了情情爱爱,生离死别,她一直认为自己,此生都不会再动真情,可现在却被人牵住了心弦。

  她踢掉高跟鞋,丢掉手里的资料,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就着泪水一口饮尽。

  再倒一杯,再一次喝了个干净,阿拉山口咖啡,没有昔日的香醇甘甜,只有无穷无尽地苦涩。

  “为什么会觉得我不信任你呢?经历那么多事,那么多人,我哪会不知道你是最可靠的?”

  “宁红妆再漂亮,再妩媚,你又哪会挡不住诱惑?”

  “你应该知道,我只是在生气,在吃醋,恼怒你不重视我。”

  “你为何情愿滚蛋,也不肯让我知道,你跟宁红妆会面的细节?”

  “叶天龙,怎么办呢?我爱上了你,可是我要怎么告诉你?”

  一场泪很快流完,喝完七杯咖啡的林晨雪,再度抬起头的时候,眸子恢复了清冷,不带一丝感情。

  也就在这时,林晨雪的手机响起,她戴起耳塞接听,很快传来一个兴奋声音:“321”

  林晨雪先是一愣,随后一喜。

  同一个时刻,南华区,斧头帮总堂。

  这是一栋奢华至极的七层楼房,一二三层办公,二四六住人,七楼为帮主乌鸦的住地。

  戒备森严,防范严密。

  乌鸦,一米八的个子,浓眉大眼、相貌堂堂,

  乌鸦心情好的时候,会像普通人一样,微笑着,拍你的肩膀,说他自己认为得意的网络段子。

  但他愤怒时,他却会变得和你认得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了。

  他那张通常总是红光满面的脸,突然就会变得像是一头饥饿而愤怒的狮子。

  他的眼睛里也会射出一种狮子般凌厉的光芒,随时随刻会将任何一个触怒他的人抓过来,撕成碎片,再一片片吞下去。

  此刻看上去,就是如此。

  他的脸扭曲着,散发杀气,额头青筋毕露,眼睛则怒瞪如铃,充斥着团团血光,整个人显得可怕。

  是的,在明江黑道帮派中,有乌鸦之称的青年,本身就是邪恶的化身。

  站在屋子周围的数十名骨干,澳门赌博网站:都被乌鸦流露出来的暴烈吓坏了,噤若寒蝉。

  因为现在正是乌鸦愤怒的时候。

  双腿断了,受伤不轻的大鼻子,正诚惶诚恐跪在他的面前。

  这曾经把郭氏兄妹压得喘不过气的恶人,现在却像是突然变成了一只羔羊,连气都不敢喘。

  乌鸦用一双布满红丝的眼睛瞪着他,森白牙齿闪烁着寒光:“对你们下手的人,又是叶天龙?”

  大鼻子道:“是。”

  乌鸦笑道:“你说他是华药业务员的?”

  大鼻子又点点头:“是。”

  乌鸦又笑了一声:“除此之外,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鼻子的头垂得更低:“是。”

  乌鸦喉咙里发出怒狮般的低吼道:“那混蛋废掉了小野三郎十几个人,你却连他的来历都不知道?”

  他又问出一句:“谁杀了吴八桂?”

  大鼻子一脸沮丧:“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吴八桂怎么死的,只知道睡了一觉起来,吴八桂就死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有脸来见我,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

  乌鸦突然从椅子上跳起,冲过来,一把揪住大鼻子的衣襟,一下子就撕成两半。

  接着又毫不客气给了大鼻子十七八个耳刮子。

  大鼻子的嘴角已被打得不停的流血,但看起来却连一点愤怒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大鼻子反而觉得很欢喜,很安心,因为他知道乌鸦打得越凶,骂得越凶,就表示还将他当做自己人。

  只要乌鸦还将他当做自己人,他这条命就算捡回来了。

  乌鸦若是对他客客气气的,他今天就休想能活着走出这屋子。

  十七八个耳光打完,乌鸦又给他肚子上踩上一脚。

  大鼻子虽已被打得一脸血,一头冷汗,却还是乖乖地跪在那里,连动都不敢动。

  乌鸦总算喘了口气,不再痛揍大鼻子,他转身把一张桌子踹翻:

  “这是谁干的?这他妈究竟是谁干的?”

  “我知道了,是飞龙帮的人!一定是飞龙帮的人!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两百多名精锐,在黄埔仓库一战,被警方乱枪射死,花和尚更是身中数十弹。

  也就过了一个星期,吴八桂也被人一箭捅死在医院,斧头帮上下很是愤怒,恨不得把凶手大卸八块。

  造型夸张的青年,

  相比而言,在这间屋子中,只有两个人还算是镇静。

  一个人是坐在屋子拐角处的阴影里,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红衣女子,个子不高,身材削瘦。

  整个人,给人一种毫不起眼的感觉,她的脸颊,有着天打雷劈都不会有所反应的平静,双眼微闭,似睡还醒。

  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和杀伐,就如她手中握着的那把藏刀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其它的帮众都刻意跟她保持距离,仿佛她的身上,有什么可怕东西似的。

  她坐的位置虽然偏僻,不惹人注意,但视线很好,大厅里的一切又都在她的观察范围之内。

  这个人,便是乌鸦的贴身护卫,刀娘子,杀人无数,出刀见血。

  还有一个人,是站在乌鸦身后,斧头帮的军师八两金,不过,他的镇静,给人一种装出来的感觉。

  此刻,他正用小心翼翼的口气道:“帮主,这件事,你不要性急,你怎么就能认定,是飞龙帮的人做的?”

  八两金身材瘦弱,长着一张正宗的大饼脸,嘴唇很厚,给人憨厚老实的感觉。

  八两金算得上是乌鸦多年的兄弟,也是当年随乌鸦一起来明江打拼的人,成立斧头帮的元老。

  他这种人,属于那种四平八稳的老实人,没有什么野心和**,就是有点贪财好色,所以深得乌鸦的信任。

  他也是乌鸦在暴怒之时,唯一敢出言提醒的人。

  “你是猪啊!”

  乌鸦眼睛一瞪八两金,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飞龙帮刚跟吴八桂他们冲突完,吴八桂就被人暗杀在医院,不是飞龙帮干的会是谁?”

  八两金嘴角牵动一下:“梁秀才和老鹰没这个胆吧?他们拿什么向我们开战?”

  “飞龙帮连一个百石洲都拿不下来,跟我们开战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他轻声劝告着乌鸦:“大哥,此刻是多事之秋,咱们不能冲动。”

  虽然八两金觉得老鹰他们跟吴八桂开战,确实有点吃了豹子胆的意思,但依然不认为飞龙帮敢杀人。

  “飞龙帮连小野三郎都敢断根,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

  乌鸦哼出一声:“梁秀才就是因为拿不下百石洲,人心惶惶,所以想跟咱们开战来转移内部矛盾。”

  “对小野三郎下手是起因,会所门口干架是挑火,杀掉吴八桂,那就是全面开战了。”

  八两金微微一怔:“小野三郎不是那什么叶天龙”

  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乌鸦的目光变得锐利,八两金心神一跳,马上一转话题:

  “大哥说的有理,飞龙帮连小野三郎都敢废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他心里顷刻什么都明白,乌鸦是要把祸水引给飞龙帮,让皇刀会跟飞龙帮死磕,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至少,飞龙帮比叶天龙更好给皇刀会交待。

  “马上给梁秀才下通牒。”

  乌鸦手指一点:“让他们三天内,把凶手交出来,再赔偿我三个亿,不然,我血洗飞龙帮。”

  在八两金马上安排亲信去处理此事后,乌鸦又拿着地图,指着飞龙帮二十几个重要地盘,把全面开战的大概任务分配了下去,扬言一战就打残飞龙帮。

  待各个堂主领命而去后,乌鸦把八两金和刀娘子留了下来:

  “我从警方口中得到消息,吴八桂其实是七匹狼杀的。”

  “妈的!追杀觉温后,又来对斧头帮下手,这帮越国人,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乌鸦哼出一声:“你调内三堂出去,把那杂碎找出来,乱刀砍死。”

  “刀娘子,你也参这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