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11章 警告不了他
  第211章警告不了他

  清晨五点半,叶天龙提着一大包早餐,走入九叔所在病房的隔壁。

  这间病房,住着宁采薇和郑小蓝。

  门口,三名警员尽忠职守地把守着,见到叶天龙出现,都友好地点点头,俨然认识救了九叔的他。

  叶天龙也笑着点点头,把手里的早餐给他们各分一份,又让他们拿一份给九叔,接着就推开房门。

  他一眼见到秦紫衣正跟两女谈笑风生,宁采薇和郑小蓝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恢复几分昔日应有的神采。

  叶天龙见状高兴的喊出一声:“三位美女,早上好。”

  见到叶天龙出现,宁采薇和郑小蓝同时挣扎着起身:“叶部长。”

  两女脸上有着绝对的恭敬和感激,谁都清楚,昨晚如果不是叶天龙出手,她们只怕要生不如死。

  秦紫衣则瞥了一眼:“来了?”

  “别起来,别起来,躺下,躺下。”

  叶天龙忙上前几步,把两女重新按回到病床上:“美女躺着比站着养眼。”

  宁采薇和郑小蓝扑嗤一声笑了,室内明媚生香,多了几分蓬勃气息。

  秦紫衣却是俏脸一寒:“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秦队,你能吐出象牙?”

  叶天龙嘻嘻一笑,毫不客气打击秦紫衣,在冷艳女警要发怒的时候,赶忙举起手中早餐:

  “别动手,我可是为你们买了早餐,面包、豆浆、油条、还有蒸米粉,打了我,你还好意思吃这丰盛的早餐?”

  秦紫衣肚子恰好饿了,只好忍住怒意,哼哼一声:“看在早餐的份上,这次放过你。”

  叶天龙笑着把早餐放下,摊满了大半张茶几,香气四溢,让人食指大动,他笑着望向床上的两女:

  “美女,你们要吃什么,跟我说,我拿过去喂你们,你们身体不好,不要乱动。”

  他的目光在郑小蓝身上多停留了一会,换了一身灰色病服的她,变得更加素雅了。

  清雅淡然的脸型,吹弹可破的肌肤,无暇圣洁似要把你吃透的眼神,微微现出的小酒窝,美的惊人,宛如清纯大学生。

  她跟宁采薇有着相似的气质,叶天龙暗呼昨晚救得真是正确,不然一颗大白菜就被猪拱了。

  “谢谢叶部长,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此刻,宁采薇和郑小蓝嬉笑一声,双双下床跑了过来,白皙的小腿和脚丫,明晃晃的很是诱人。

  她们在秦紫衣的身边坐下,拿着筷子嚓嚓摩擦几下,随后笑着看向叶天龙:“叶部长,坐下吃饭。”

  郑小蓝还跟叶天龙眨了几下眼睛,很是俏皮,可爱,伸出手跟叶天龙一握。

  叶天龙笑着握了上去,柔若无骨,很是滑嫩。

  “不要老叫我叶部长啊,这样显得很生份。”

  叶天龙松开手坐了下来:“叫我叶弟弟或思密达就行。”

  宁采薇和郑小蓝齐齐啐了一口:“才不要呢。”

  秦紫衣看着一脸遗憾的叶天龙:“看到没?采薇和小蓝都被你吓怕了。”

  叶天龙叹息一声:“秦队,我心是纯洁的。”

  秦紫衣毫不客气回应:“可你的身体是肮脏的。”

  宁采薇和郑小蓝掩嘴笑了起来,房间气氛很是融洽和温暖。

  郑小蓝还偷偷瞄了叶天龙一眼,回想刚才与叶天龙的交流与握手,她的小脸就不由得更添几分红晕。

  心里却莫名地有几分欣喜。

  昨晚生死关头,绝望无助的时候,叶天龙挡在了面前,把她从斧头帮手里救了下来。

  每个男孩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救美的梦想,同样每个女孩也有被英雄救走的梦想。

  那一刻郑小蓝只觉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好英勇好帅气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也有点色,有点坏哦。

  嗯,真得很坏!还偷偷捏自己的手呢可为啥自己毫不反感呢?

  郑小蓝俏脸发烫,随后低头喝入豆浆掩饰。

  四人很快坐下来吃早餐,宁采薇和郑小蓝昨晚没吃东西,又折腾了十几个小时,现在有热乎乎的东西吃,自然是食欲大开。

  只是风卷残云之余,她们也不断夹起东西给叶天龙,让秦紫衣感慨世风日下。

  “你们没事吧?”

  咬着灌汤包的时候,叶天龙望向宁采薇和郑小蓝:“有没有详细检查?”

  “放心吧,她们没事。”

  秦紫衣扫过两女一眼,接过话题:“采薇几处淤青,没有大碍,小蓝虽然中了迷药,脑袋还撞破了,但经过治疗也没事了。”

  “医生说最关键是心理,只要情绪稳定了,她们就算没事了,随时可以出院。”

  宁采薇和郑小蓝也挺直胸膛回道:“叶部长,我们没事了。”

  郑小蓝特地补充一句:“没有你,我们现在都毁掉了。”

  昨晚的她,寻死都成了奢侈,所以感激让她新生的叶天龙。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可以早点回家休息了。”

  “早点回家休息?”

  秦紫衣看了叶天龙一眼:“你们昨晚得罪的可是斧头帮,而且还废了小野三郎他们一伙,斧头帮对你们可是恨之入骨呢。”

  “那些人做事都没有底线的,不仅会对你打击报复,也会对采薇和小蓝下毒手。”

  “等我去找吴八桂好好谈一谈,给他们一点警告,她们再回去不迟。”

  她想得很是周到:“不然她们现在离开医院,很容易被斧头帮抓走,昨晚凶险再度上演。”

  宁采薇和郑小蓝齐齐回应:“谢谢秦队。”

  想到小野三郎和斧头帮众,两女就止不住颤抖了一下,心里有着深深地忌惮。

  叶天龙把包子吃完,意味深长地笑道:“我怕你警告不了他。”

  “警告不了他?”

  秦紫衣重重哼出一声,冷傲清晰可见:“你是低估我呢,还是高估了他?他虽然是斧头帮的堂主,但只要作奸犯科,我就敢一枪毙掉他。”

  “如非采薇和小蓝指证不了事后赶来的他,我早带人把他抓了。”

  “就是现在无法钉死他,我也一大早叫人去找他们。”

  秦紫衣大义凛然:“采薇和小蓝受到的羞辱,必须得到一个公道。”

  宁采薇和郑小蓝满脸感激:“秦队,谢谢你。”

  能逃得生天,她们已经很庆幸,从没奢望过讨回公道,她们想要息事宁人,但又不想拖秦紫衣后腿。

  “不用谢,除恶灭罪,是我该做的事。”

  秦紫衣对两女也很是怜惜:“换成其他人,我也一样做法,你们就安心休养吧。”

  “等调查的兄弟从医院回来,我就拿着资料敲打吴八桂,绝不会让他再伤害到你们。”

  她目光盯着叶天龙:“我不敢警告他,哼,我教训给你看。”

  叶天龙嘿嘿一笑:“秦队,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说你不敢警告他,而是说你警告不了他”

  秦紫衣柳眉微皱:“什么意思?”

  “叮”

  就在这时,秦紫衣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走到外面接听,刚听到第一句,俏脸就一变:

  “什么?吴八桂被杀了?七匹狼下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