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10章 莲花袖箭
  第210章莲花袖箭

  叶天龙很无耻地用小野三郎,澳门赌博网站:换取了宁采薇他们的出门机会。

  六七十号人转到宽阔的门外时,近百名飞龙帮众也赶赴过来,刀棍齐全。

  这个会所,虽然距离斧头帮一个堂口很近,但地缘上更加靠近北华区,飞龙帮的地盘,所以叶天龙宁采薇她们迅速撤入北华区。

  看着数十名飞龙帮众护卫宁采薇他们撤走后,叶天龙就把小野三郎丢给了吴八桂。

  吴八桂憋屈的一边呼叫救护车,一边怨毒无比盯着叶天龙,想吼叫一声大打出手,可此刻已经比不得大厅时的人多势众。

  老鹰身边也有六十多名飞龙子弟,尽管稂莠不齐,可人数摆在那里,不输自己。

  这一战如果爆发,就是百人大战,继而会有更多的人卷入,吴八桂暂时没全面开战的魄力。

  因此他只能恶狠狠盯着叶天龙和老鹰:“小子,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还有那两个女的。”

  吴八桂一舔嘴唇:“先奸再杀,再奸再杀。”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吴八桂笑了笑,眸子不带丝毫感情。

  “鹰叔,谢谢你。”

  面包车开出一公里后,叶天龙给老鹰伤口缠上纱布,一脸歉意地开口:

  “今晚把你跟飞龙帮拖下水了,还伤了这么多兄弟,实在对不起。”

  老鹰闻言哈哈大笑,拍拍叶天龙的肩膀:“叶老弟,你见外了,咱们可是喝过酒的人,你又给我治了伤,你有难,我能帮一把自然要帮。”

  “再说了,我早看斧头帮的人不顺眼,不少兄弟被他们欺负过。”

  “今天有机会干他一架,也算是替兄弟们出出气。”

  叶天龙脸上绽放一丝笑容,掏出一张支票递了过去:“无论如何,你跟这么多兄弟都是被我牵连,搞不好斧头帮会借机向飞龙帮开战。”

  “这里有一百万,鹰叔你们收下,算是兄弟们的医疗费和营养费。”

  老鹰见状瞬间板起了脸,一把推回那张百万支票:“叶老弟,你这是小瞧我们,也是看轻我们。”

  “飞龙帮虽然比不上乌鸦和戴虎狼他们有钱,可为朋友干架治疗的医药费还是有。”

  “你如果还把我们当作朋友的话,那就马上把支票收回去。”

  看到老鹰生气的样子,叶天龙叹息一声,只好把支票收回:“行,今日一事,我就谢谢鹰叔了。”

  老鹰这才满意叶天龙的所为,随后皱起眉头开口:“老弟,飞龙帮虽然不算强大,但还是能扛住斧头帮的打压,不然也不会撑到现在。”

  “可你却势单力薄要小心,你身手虽然不错,但斧头帮人多势众。”

  “手段还无所不用其极。”

  “吴八桂今晚吃了亏,一定会想方设法报复的。”

  老鹰叮嘱叶天龙:“你出入要小心,身边的人也要小心。”

  叶天龙轻轻一笑:“鹰叔放心,我会小心的。”

  接着他眯起眼睛望向前方十字路口:“鹰叔,帮我一个忙,把两个小姑娘送去明江警局,交给秦紫衣警官保护。”

  “告诉她,好好检查两位小姑娘的身体,再派人保护她们两天,免得被吴八桂他们报复。”

  “好!”

  老鹰下意识回道,随后又问出一句:“你呢?”

  叶天龙淡淡一笑:“我?前面路口下车。”

  晚上十一点,夜深人静,吴八桂却没得消停,在医院转的跟陀螺一样。

  小野三郎的出事,让斧头帮承受很大压力,命根子的毁损,更是让吴八桂心力交瘁。

  所以吴八桂把一干伤员送到医院治疗后,却没有立即回家放松,而是呆在医院等待手术结果,同时暗暗祈祷小野三郎平安无事。

  如果小野三郎真的无法人道,吴八桂清楚,自己也很可能会被老大阉掉。

  “我告诉你们,一定要治好小野君,一定要治好。”

  吴八桂揪着一个医生怒吼:“治不好,我把你们男的全部阉掉,女的卖窑子。”

  为了显示自己不玩玩笑,他还直接扇了一名护士耳光,打得后者都哭叫起来。

  见到他的举动,一干医护人员惶恐不安,忙绷紧神经开始手术,谁都看得出,吴八桂不是善茬。

  期间,几个护士进进出出,拿着血液和其余药物,神情紧张地让人神经也绷紧。

  “派人去盯住梁秀才、梁子宽、老鹰,找到叶天龙的下落马上告诉我。”

  等待手术结果的同时,吴八桂还给几个干将打了电话,把他们从睡梦中拉醒,让他们想方设法找到叶天龙的下落。

  他需要这颗人头来平息老大的怒火,随后,他把整件事情添油加醋向老大作出了汇报。

  吴八桂向乌鸦告知,喝醉的叶天龙为了抢女人就把小野三郎他们打伤,本来他们可以制止叶天龙的蛮横行为。

  可是没有想到,飞龙帮的老鹰他们跟叶天龙是一伙的人,几十号人出手,把小野三郎废了。

  而且老鹰还叫来近百名飞龙帮子弟,围攻他旗下的几十名兄弟,导致多人受伤。

  吴八桂还建议,飞龙帮开始嚣张了,必须给予打击,不然斧头帮就没面子了。

  只是吴八桂虽然粉饰自己,把过错都推给了飞龙帮,但还是被乌鸦骂的狗血淋头。

  乌鸦让吴八桂先别想着跟飞龙帮开战,当务之急是救治好小野三郎。

  电话

  “哪个是负责人?跟我到休息室一踏。”

  就在吴八桂满脸郁闷摸出香烟咬着时,忽然一个全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语气很是严肃:

  “对于病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关系到他将来能否人道。”

  说完后,戴着口罩的医生就径直走向不远处的休息室,吴八桂愣了一下,随后把香烟丢掉跟了上去。

  “你们在原地等着,我去听医生说就行。”

  吴八桂脸上忧心忡忡,担心医生给出的是不好消息,到时迅速扩散对小野三郎就是二次伤害。

  七八名手下停在原处,安静看着依然红灯的手术室。

  “医生,病人手术情况怎样?”

  走入休息室,吴八桂反手关闭房门,神情变得杀气腾腾:“他的命根子能不能治好?”

  “只要能让它好起来,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他此刻根本无法接受坏消息,所以恶狠狠地威胁:“好不起来,我就要把你们全部阉了。”

  “连一个命根子都驳接不好,你们还算什么医生?”

  “人家国外专家,怀孕的时候,发现胎儿有问题,取出来做手术,放回去都照样活下来。”

  “你们却连一个驳接手术都做不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全部去死好了。”

  吴八桂盯着面前医生:“说,现在情况是好,还是坏?”

  戴着口罩的医生没有立即回应,只是拿起黑笔在病历本上,龙飞凤舞一番,随后丢在凳子上:

  “上面有结果,你自己看一眼。”

  屋内灯光有点昏黄,视线不是很清晰,吴八桂低头扫视,还微微弯腰,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不看还好,一看,勃然大怒,病历本上面,写着一个字:死!

  力透纸背,杀气盎然。

  吴八桂的背,一下子就湿透了。

  “你玩我”

  随后,他又反应过来,勃然大怒:“找死”

  只是话还没说完,光线一暗,心口巨痛,吴八桂感觉自己,仿佛是跟一辆飞驶而来的火车相撞。

  但他没有被撞飞,因为他的脖子被对方搂住了,死死的搂住了,他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他也看不见那个人的脸,他唯一所能看见的,是岩石一般坚硬,并具有压迫性的胸肌。

  还有莲花一样,刺入心脏的袖箭。

  鲜血流了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