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205章 趾高气扬
  第205章趾高气扬

  潘大胖定的房间在九零八,是一个两百平方大小的多功能厢房,喝酒、唱歌、跳舞功能一应俱全。

  叶天龙跟着潘大胖走入进去的时候,里面没有想象中的纸醉金迷,只有一个高挑女子坐在沙发中央,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大屏幕。

  背后是五个类似助理和保镖的人,一个个站得笔直肃穆,对女人很恭敬。

  这是一个很优质的女子,清秀的瓜子脸、桃花眼、樱桃小嘴,一头长发,个头高挑,身材丰满匀称。

  前凸后翘的修长身子,包裹在一袭白色套装短窄裙里,显的更加诱惑动人,性感十足。

  她坐在沙发呈现出来的曲线,是那些自夸年轻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只是她的丹凤眼,带着说不出的犀利。

  尽管隔着十多米远,但叶天龙还是能感觉出她的强势。

  “宁总,你好。”

  潘大胖热情上前:“让你久等了。”

  “知道我久等,还不早点过来?换成你是我公司的职员,你现在已经被炒掉了。”

  高挑女子手指敲着昂贵的手表:“十分钟,你可知道,我少赚了多少钱。”

  向来耀武扬威的潘大胖,此时像是小羔羊一样,点头哈腰:“是我的错,我的错。”

  他连解释都不解释,直接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宁总放心,下次绝不会迟到了。”

  高挑女子神情冷冽,见到潘大胖和叶天龙靠近,澳门赌博网站:不仅没有站起来迎接,反而把身子往后一仰,流露趾高气扬的态势:“认错对我有什么意义?不过看在我母亲的份上,这次算了,希望下次不要这样。”

  “一定不会,一定不会,宁总放心。”

  潘大胖再度连连点头,随后向叶天龙介绍:“叶老弟,这是宁总,王药的副总。”

  叶天龙微微眯起眼睛,虽然知道潘大胖跟王药来往密切,但没有想到今晚见面的人会是王药高层。

  高挑女子没有再看潘大胖,转而把目光落在叶天龙身上:“叶天龙?听说你很厉害。”

  “一个月不到,从一个小助理,升为一个小组长,又成为业务部长,林晨雪身边的红人,可见你也是有点道行的人。”

  “竟然有点道行,怎么就不懂得尊重别人吗?迟到就不说了,说说你身上的衣服。”

  她很是不客气批评叶天龙的服饰:“今晚知道要跟贵客见面,穿这样一身红衣什么意思?”

  潘大胖想要帮忙解释什么,但看到对方犀利眼神,又只能苦笑一声闭嘴。

  宁红妆,二十五岁,黑寡妇的养女,王药常务副总,作风犀利,行事果断,是王药一把尖刀,也是黑寡妇最为信任的人。

  潘大胖开始给她面子是因为黑寡妇,但久而久之,宁红妆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见到宁红妆咄咄逼人,叶天龙淡淡一笑却没说话,只是晃悠悠上前,倒了一杯酒咕噜噜喝下。

  宁红妆俏脸一冷:“叶天龙,你没听到我说话吗?”

  身后助理和保镖也看着叶天龙,目光也是很不友善,觉得这家伙不识抬举。

  叶天龙依然没有理会,拿起话筒向潘大胖喊道:“潘主任,来一首好汉歌怎么样?”

  潘大胖额头渗出冷汗:“叶老弟,歌不忙着唱,咱们先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叶天龙打开点歌单:“聊啥,先唱几首歌开心开心。”

  宁红妆按捺不住,一拍茶几喝道:“叶天龙,你什么意思?”

  “当!”

  一个杯子弹起又落下,发出一声脆响,叶天龙打了一个激灵,像吓了一跳窜出几米,回头扫视房间:

  “谁?谁?”

  他又望向潘大胖喊道:“潘主任,杯子怎会自己弹起来,我好像还听到有人说话。”

  他对宁红妆他们完全无视,目光扫过时都跟没东西存在一样:“这这房间是不是闹鬼了?”

  “叶天龙!”

  宁红妆愤怒不已,腾地坐直身躯:“你玩花样是不是?”

  “谁?谁在说话?”

  叶天龙窜到门口,一副胆怯的样子:“孽障,快快现身!”

  潘大胖眼泪都快出来了,老弟,打脸能不能轻一点啊?

  宁红妆的俏脸再次一沉,按捺不住站起来,指着叶天龙喝道:“叶天龙,你这样有意思吗?”

  叶天龙收敛住玩世不恭,伸伸懒腰走回到茶几身边:“早点站起来,我就不会觉得自己遇鬼了。”

  宁红妆眸子一冷:“叶天龙,你还真小器,我让你尊重我,你就装神弄鬼。”

  “我今晚过来是吃饭的,是寻欢作乐的,穿什么,是我的自由,你不想见,可以不见。”

  在潘大胖纠结如何化解火药味时,叶天龙不置可否地回道:“宁总连我红衣服都看不顺眼,觉得这是对你不尊重。”

  “那我告诉你,我没穿内裤,是不是侮辱了你?不是我小器,而是你把自己看得太重。”

  “另外,我需要告诉你,我这么喜欢穿红衣,是因为牛鬼蛇神太多,我要辟邪。”

  这摆明说宁红妆是牛鬼蛇神。

  宁红妆气得差点要打人:“你”

  “宁总,别生气,天龙老弟就喜欢开玩笑,你别忘心里去,他是刀子嘴豆腐心。”

  潘大胖忙出来做老好人,拉拉叶天龙的衣袖:“老弟,宁总今天是推了两个会过来的,很有诚意。”

  “潘主任,我跟宁总八字不合,这饭就不吃了,勉强坐下来,也不会有胃口。”

  叶天龙淡淡出声:“有什么事,直接开口,能合作就合作,不能合作,就各回各家。”

  潘大胖苦笑一声:“叶老弟,不要生气,大家自己人,一回事二回熟,今晚事故,是我安排不当。”

  他拍拍叶天龙的肩膀:“我自罚三杯怎么样?”

  “潘主任,不用废话了。”

  宁红妆制止潘大胖出声,高跟鞋敲地站在叶天龙面前:“你没胃口,我更恶心,如果不是我母亲非要我来见见你,我想,我永远都不会跟你坐一起,叶天龙,今晚见面很简单,我们需要你两样东西。”

  叶天龙平静出声:“两样东西?”

  “你给潘主任的药方很有效,但它好像只针对潘主任一人。”

  宁红妆冷笑一声:“换成其他人服用,你的壮阳药就没用,你的保密手段,还真是一流啊。”

  叶天龙扭扭脖子:“跟保密无关,只跟每个人的身体和心理有关。”

  “不管它是有特殊性,还是你的保密手段、”

  宁红妆很直接地开口:“我们希望你能给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方子,即使达不到潘主任这样的疗效,但只要有七成也就成功。”

  “我们想要把它制造成壮阳药,只要疗效好,这个市场有多大,你心里清楚。”

  叶天龙看了潘主任一眼:“第二样东西呢。”

  “你的疤痕伤药。”

  宁红妆也没有丝毫掩饰,甚至眼睛这次有着一股炽热:“你给百里冰涂抹过的药,它能活络筋血,还能痊愈伤口,是毫无瑕疵不留疤痕的痊愈。”

  “我们希望得到它的配方,我们要用它横扫整个美容界。”

  潘大胖止不住讶然,没想到叶天龙还有美容神药,壮阳,美容,两药在手,天下我有。

  他的眼里也看到了滚滚财源,也才明白黑寡妇对叶天龙这么有兴趣,敢情是一个运财童子啊。

  只是黑寡妇今晚派宁红妆来谈判,会不会有点失算呢?毕竟宁红妆太咄咄逼人,已引起叶天龙反感。

  “我确实有这两药的配方。”

  叶天龙漫不经心地笑道:“我对它们换成小钱钱也很感兴趣,只是你好像没跟我谈最实质性内容。”

  “比如我跟你们合作,每年分多少钱?”

  宁红妆竖起一根手指:“你只要给出两个配方,每年就可以获取一成利润。”

  “这数目不错吧?”

  “销售十亿,你有一亿,销售百亿,你有十亿。”

  “比你做华药业务部长好多了。”

  她打出一个响指,很快,一个助理就把合同摆在桌上:“不想错过机会,就赶紧签字。”

  “对不起,我对这条件很不满意。”

  叶天龙看都没有看合同:“我可以给你们配方,但利润分配我不接受。”

  宁红妆神情一冷:“一签就是亿万富翁,还不满意?你还想要什么?”

  “利润掉过来。”

  叶天龙淡淡出声:“我要九成的利润,王药拿一成。”

  “别跟我说你们拿的少,正如你刚才说的,市场是百亿千亿计算,你们拿一成已经很多了。”

  “而且它们会辅助王药快速霸占世界的药品市场,你们会是真正的赢家。”

  听到这一句话,宁红妆快被气死了:“叶天龙,你是不是脑子进水?”

  “你给两张配方,就拿九成?我们累死累活,就拿一成?”

  “你不觉得欺人太甚吗?”

  宁红妆俏脸含霜看着叶天龙:“不要贪得无厌。”

  虽然她清楚叶天龙说的是事实,一成利润也是很诱人的数字,可总是不甘心叶天龙要九成。

  “做生意,你情我愿,哪有什么贪得无厌。”

  叶天龙不置可否地回道:“这就是我开出的条件,你们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宁红妆冷喝一声:“你真要浪费这机会?”

  “我要机会很容易,直接把药方交给林晨雪就行。”

  叶天龙耸耸肩膀:“她开出的条件,一定会比你们翻倍。”

  宁红妆淡淡戏谑:“林晨雪是不会研发这东西的。”

  “以前可能,但现在未必,毕竟人会变的,而且她很听我的话。”

  叶天龙一边笑着回应,一边背负着双手靠近,一直靠近。

  宁红妆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她还制止几个保镖和助理不要上来。

  叶天龙走到了女人面前,女人胸脯几乎要触碰到叶天龙胸口的地步,他停了下来。

  宁红妆眼神锐利,冰冷,如同看着死人一样盯着叶天龙。

  叶天龙笑了一下:“对了,再传一句话给你母亲,我可以考虑给王药两成利润。”

  “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宁红妆低喝一声:“什么条件?”

  叶天龙的目光侵犯着她的胸:“你让我玩一个晚上。”

  “扑!”

  正喝酒压惊的潘大胖,扑一声喷出了嘴里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