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华药危机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华药危机

  秦紫衣把叶天龙掐捏一番后,澳门赌博网站:俏脸含霜踩着油门继续前行。

  如果不是需要叶天龙接近富甲方,周末要参加三姨组织的家宴,秦紫衣真想痛揍这混蛋一顿。

  叶天龙一边揉着身上疼痛处,一边回想刚才的柔软,笑容玩味地回味。

  秦紫衣见状俏脸一寒:“不准笑!”

  叶天龙马上收住笑容,随后,他又想闭上眼睛。

  秦紫衣生怕叶天龙意淫:“不准闭眼!”

  叶天龙叹息一声,右手上抬想要抓把手坐在,秦紫衣又喝出一声:“不准抓!”

  叶天龙一脸郁闷:“秦队,你不要想太多好不好?”

  “我不管!”

  秦紫衣很是霸道:“在你下车前,不准笑,不准闭眼,不准抓。”

  说完后,她加大油门,想要尽快把叶天龙送回去,这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瘟神。

  车子飞驰中,叶天龙转头,贴着车窗望向外面。

  这时,一辆六座商务车映入他的视野,接着车窗落下,一只手探了出来,手指夹着雪茄,弹了弹。

  烟灰飘散。

  在对方要收起手臂的时候,叶天龙捕捉到一张熟悉的脸,独臂曼国人,脑袋还缠着纱布。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目送着商务车慢慢远去,同时默记下对方的车牌。

  “秦队,这个人,你认不认识?昨晚跟吴八桂、朱丽娅碰头的人。”

  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叶天龙散去了玩世不恭,把手机拍摄的照片递给秦紫衣:

  “如果可以,帮我查查这个人底细,我想看看,斧头帮和江家都要保护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秦紫衣开始不以为然,扫过一眼瞬间凝聚目光:“觉温?”

  叶天龙一怔:“你认识?”

  “当然认识。”

  秦紫衣眼里闪烁一抹杀意,似乎对这人很仇恨:“富甲方的一员大将,对富甲方忠心耿耿。”

  “他专门负责港澳台市场的主事人,贪财好色,下手狠辣,手上有不少人命,但跟富甲方一样,摘的干干净净。”

  “没想到他来了明江。”

  秦紫衣作出判断:“八成是营救富甲方的,只是没想到,他还拉上斧头帮和江家。”

  叶天龙轻轻点头:“原来他是富甲方的人,我说吴八桂跟江家怎会这样保护他。”

  秦紫衣冷冷出声:“他竟然来了明江,那就永远留在这吧。”

  “先不要动他!”

  叶天龙轻轻摇头:“他是来救富甲方的,你总要让他把人救了啊,不然富甲方怎么出来?”

  “富甲方不出来,我又怎么靠近他?”

  听到这一句,秦紫衣微微一怔,随后欣喜无比:“决定了?”

  叶天龙叹息一声:“我好像没有选择,赶紧送我回家吧,我要好好睡一觉,然后想一想缺口。”

  秦紫衣没有废话,一脚油门,加快速度。

  只是经过明江大厦的时候,车子遭受到严重堵塞,十分钟才走了五十多米,前方少说一公里的拥堵。

  叶天龙微微挺直上半身,以他对这附近的交通了解,哪怕周五也不可能这状况,显然是前面出事了。

  在叶天龙猜测是不是出现重大车祸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喊叫:“华药骗子,华药赔钱。”

  叶天龙微微皱眉:“华药出事了?”

  秦紫衣也是一脸惊讶:“我看看。”

  她迅速拿起电话了解情况,叶天龙也拿出手机,同时打开车顶的天窗站了起来,向不远处的明江大厦门口张望。

  视野中,大厦门口黑压压一片人群,参与人员有两百多人,有男有女,一个个凶神恶煞。

  他们手里还拿着各种各样的药品,嘴里不断喊叫着:“华药骗子,华药骗钱。”

  “林晨雪滚出来,林晨雪滚出来。”

  几条横幅也拉的很长,上面写着华药是黑心企业,药品无效,吃了只会加重病情。

  数十名大厦保安正全力阻挡着气势汹汹的人群,还有几名华药高层带着人声嘶力竭解释着什么。

  叶天龙还见到穿着职业装的花如雨她们,躲在大厅玻璃后面,隔着窗户看着眼前的场面,愁眉苦脸。

  毫无疑问是大难题了。

  又出事了?

  叶天龙一脸郁闷:“我才几天没上班,华药又出乱子了?难道我真这样重要?”

  他摸出电话,给花如雨三女发了一条微信,没有多久,三女就欣喜如狂向这边冲过来。

  她们很快锁定秦紫衣这部车子。

  “组长,不,部长!”

  尽管叶天龙的服饰奇葩的让人目瞪口呆,但花如雨三女见到叶天龙,还是找到主心骨一样高兴:

  “部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放假三天吗?”

  赵可可还盯着他的床单:“你昨晚跟人滚床单了吗?怎么穿这个玩意?”

  一张大床单,中间剪了一个洞,套进脑袋,两侧用绳子缠住床单和身子,搞得跟中东人一样。

  陈凌儿还从包里掏出一个保温瓶,里面泡的是凉茶,她递给叶天龙解解渴。

  花如雨也看着秦紫衣,弱弱问道:“秦警官,叶部长没做坏事吧?”

  戴着耳塞的秦紫衣见到这场景,眸子掠过了一抹涟漪,似乎好奇叶天龙这么受欢迎,她轻轻一笑:

  “没做坏事,他去游泳,衣服被人恶作剧偷了,我恰好遇见他,就载他一程。”

  三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也没怀疑叶天龙游泳为何从北华区跑到中环区。

  叶天龙接过陈凌儿的茶水,挺直身子扫视门口的人群:“我才离开几天,怎么又有这么大场面?”

  “飞龙帮的人?”

  “不是!”

  花如雨显然已经知道不少情况,站在叶天龙身边告知事情来龙去脉:

  “他们说自己是春风胃药的受害者,吃了华药的春风胃药后,虽然胃当时好转,但几年过去,不仅没有治根,身体反而更加疲惫。”

  “整天嗜睡,胃一吃东西就痛,精神一日不如一日。”

  “他们认为春风胃药有严重副作用,很大可能会致癌,所以就聚集起来讨一个公道。”

  赵可可马上接过话题:“他们要政府介入调查,要华药作出巨额赔偿,还要林总滚下台。”

  “这一看就是有人组织的抹黑。”